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七之後,香港人失去的,是尊嚴

2017/3/17 — 18:35

資料圖片:香港回歸交接儀式

資料圖片:香港回歸交接儀式

九七之後,香港人失去了什麼?這段時間,我忙於寫書,但也盡了最大的善意,與幾批南下的黨官,談香港特首選舉和新一屆特首的施政,以便習近平總書記七月來香港的時候,留一點顏面給他老人家。

問題不只是九七之後中港利益逆轉、低層民生不保、青年前途徬徨、高地價政策與公屋的二元經濟政策不再維護。這些容易解決的,可以撥亂反正,花點公帑、讓點利益、寬鬆執法就可以解決。這些所謂深層次矛盾以前的溫家寶總理也知道。問題在更深的層次。聽了也許令黨官無言以對,故此我也不向這些所謂特使講了。這裡寫給大家香港同胞看,也寫在我的新書《香港有文化》的下冊。

九七之後,香港人失去的,是尊嚴。We lost our grace, lost our dignity. 以前即使英治政府沒錢搞福利,也致力維護香港人的尊嚴,窮人活得有尊嚴。最大的尊嚴,來自文化上的發言權(the right for cultural expression)。最窮的人有了尊嚴,整個社會就可以挺直起來,活得像個人樣。在文化上,英治政府盡力給香港的貧民在文化上的發言權,使他們獲得尊重。那些TVB時代劇集、那些香港電台廣播劇和《獅子山下》,連帶那些土共供應的寫實電影(吳楚帆之類),都在激勵窮人即使窮到病死,窮到要在黑廳當娼妓,也要保持尊嚴。李小龍的電影,是拳打腳踢鬼佬的。現在的香港文化產品,可以容許拳打腳踢北方共產黨官麼?

廣告

我在七十年代領取的官立小學的十元書簿獎學金,有殖民政府的教育司陶建先生的親筆簽名。他真是一張一張地親自簽名。

現在的特區政府,連特首也沒有做官的尊嚴,現在幾個特首候選人,三個都是一副向選委乞票的委屈相,沒有一個顯示出為民請命的尊嚴來。

廣告

我不敢與共產黨的官員講出真正的答案,因為一九四九年以來,大陸人活得沒有尊嚴,連毛澤東主席也是一身匪氣,惶恐終日,毫無元首的尊嚴。

幾年前,看過一段youtube,一位四川的農民小孩,被人欺負之後,拒絕了班主任的懲罰,在班上罵了一整天,講的就是尊嚴兩個字。那段片,有心的共產黨官員,該找來看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