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月三不投

2016/8/18 — 12:48

//不投建制派。這不必解釋。//

//不投建制派。這不必解釋。//

九月選舉,有如醬缸混戰。民主派選民,都感到迷惑。但如果稍加分析,便知道至少應該剔除哪些,大大收窄考慮範圍。

一不投建制派。這不必解釋。

有泛民學者,在這次選舉主張策略性投票,卻又對政黨,只區分建制派與所謂非建制派兩種。若按此模糊不清的區分,豈非意味民主派選民,也應該考慮票投王維基,一位反對勞動人權、反對真民主的富豪?豈非一大堆煽動排外暴力的假本土派,也同樣上榜?如此區分,對於民主派選民,大大不宜。所以除了不投建制,還有兩不投。

廣告

二不投排外極右。

不論是熱普城還是本民前,民主派選民都不應過票。有人稱之為「本土派」,若然,那又如何和推動本土保育運動的朱凱迪、推動社區民主的小麗教室區分開來?又有人稱之為「激進民主派」,更加混帳!首先,又「激進」又「民主」,如果按兩詞的原意,只會是熱普城所仇恨的左翼1。即使根據本地流行的分類來看待這個詞,這種稱呼也無法區分社記和熱普城,因此有弊無利。熱普城與本民前,他們那種排外主義、領袖崇拜、政治宗教化、威權主義、消滅民主多元、反口覆舌,那種煽動青年發動暴力而自己袖手旁觀,統統說明其極右性質,連美國特朗普也趕不上。極右特徵,就是毀滅民主,豈會是「民主派」?而這些行為,客觀上處處幫助中共和689破壞民主運動,實際上是曲線建制派,豈能考慮過票!

廣告

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不理清名稱,選民恐怕會糊里糊塗投錯票死錯人。話說回頭,這些排外極右的存在,更說明上述那位泛民學者的「建制vs非建制」的劃分,有害無利。

至於青年新政,其實不新,都是保守陳舊的排外主義和右翼民粹主義。他們那種「香港民族主義」,竟然要「新移民懂粵語及正體字或英語,經過考試合格,才有公民權」!有人便笑稱,他的八十歲講客家話的祖母,肯定要在香港國成立之日起,失掉公民權了。

三不投「軟弱泛民」。

所謂「軟弱民主派」,至少有以下特徵:

1) 曾是最大泛民黨,或歷史悠久,或兩者兼備。正因為此,所以早已煉成精,成為滑不留手的專業政客黨,只在乎選票,什麼人民,什麼民運,其實只是其工具。

2) 妥協主義,深入骨髓。只要朝廷招降,便心中暗喜,蠢蠢欲動;今次不動,下次也動。試看其記錄,或曾參加臨時立法會,或曾暗室密談,皆非偶然。

3) 妥協主義心理,表現為政綱,就是只敢在基本法鳥籠內講普選,不敢越雷池半步;表現為階級屬性,便是一種上流中產立場,欲在上面統治者與下面普羅大眾之間,居中平衡,從中求利,其實兩面不是人。難怪這些中產政客黨,向來賤視勞動人權,向來賣力支持私有化,向來傾斜財團。即使口頭講幾句基層,你信?

4) 所以,儘管香港經過了831,經過了傘運,經過了書店五子,他們的政治方案居然仍是「重啟政改」!大家可以不同意「自決」、「港獨」、「內部自決」、「永續基本法」等新主意,但大家不能不承認,831決定之後,舊路已死,專制主義者已經鐵了心謀殺港人自治權,你還在跪求普選,願意按照黨設定的鳥籠程序,甘心被黨再玩一次,如此「民主派」,不是「建制民主派」,又是什麼?

不少泛民政黨,都具有上述至少一兩點特徵。但全部符合上述特徵者卻不多吧。面對泛民「攬炒」局面,為了減少惡性競爭,為了懲罰最無骨氣的泛民黨,為了促進民運的更新,都應該不投「軟弱民主派」。不投,最有利大局。

九月三不投,是民主派選民在這次選舉的第一條誡律。

 

註1:按歷史及國際標準而言,不是按香港主流媒體的分類法。按照前者,港共那種「左派」,實是極右派,不是任何意義上的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