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月混戰,你企哪邊?

2016/4/20 — 16:57

對於新生代以自決路線參選,主流泛民紛紛以「攬炒」稱之,或明或暗指責。再加上《香港眾志》的明顯不足,一些民主派群眾,難免有「七國咁亂,唔知點揀」之嘆。於是有一種樸素感情,希望泛民協調參選者,以求勝出建制派。

張文光路線可以休矣

願望雖好,還需講講道理。協調如果只涉人事,只是專業政客的分贓會,與民主無關。道術道術,有道然後有術;有術而無道,只是無源之水。協調,先協調政治路線。

廣告

831及傘運之後,已宣布舊泛民路線破產。破產不要緊,如果主流泛民除舊佈新,提出新思維新路線,而又正合港人民主利益,那麼按此協調,順理成章。主流泛民有沒有呢?當然沒有。沒有即是技窮。技窮還想居高臨下去「協調」,就是尸位素餐,戀棧祿位,而將民運繼續帶入死路。

主流泛民中人,自然會反駁,說根本不需要新路線,因為舊路線很好!例如這幾天,張文光在電視訪問中,尚力言基本法如何保障港人自由,反對新世代的自決路線。司徒文光之言,真是可悲可憐可厭。教育學上有所謂「停止學習」之說。就學童而言,一旦喪失學習動機,就停止學習,不論師長如何灌輸,亦必無用;就發展心理學而言,人到了五十歲左右,也容易停止學習,思維模式定格於二十年前,莫有進步。但張文光為代表的主流泛民,恐怕尚有一病,那就是既得利益太多,名利的糊塗油蒙住心,再無法看得清現實。他們以現實主義自居,其實對現實無知。現實就是基本法不能保障港人自由!你們天天批梁振英,但689就是基本法的產物!一部專制政府可以自由解釋的基本法,焉有自由???831決定尚不能驚醒司徒文光之流,表示他們的臣民心理根深蒂固,表示他們無可救藥,表示民主派選民,不棄之不能有出路。

廣告

自決派如何拆解攻勢

無論新世代以何種動機主張自決,客觀而言,那是舊民運路線破產之後,要實現普選的出路。新世代民主派,雖有不足,香港眾志,亦多幼稚之舉,但真正民主派,不應以公關手段高下,來判別是非。親不親,路線分。主流泛民之錯,不在未曾成功,而在路線錯誤。而今天香港,再沒有多少個十年來浪費了。

主流民主派尚有點力量的論據,不是什麼基本法保障港人,而是借中共的恫嚇來過橋:「自決就是港獨,港獨就是萬惡的分離主義,就是港人自招滅亡」。而第一步,「中共可能拿宣誓手續,以自決/港獨違反基本法,去阻擋自決派議員上任」。這些恫嚇,的確影響選民票投新世代。敵強我弱,無可否認;港獨難成,亦難否認。問題是,很多自決派不主張獨立;而自決亦不等於港獨。[i]何況,自決派如果稍作變通,例如「內政自決」、「政制自決」,也可以輕易抵消中共政治攻勢。中共當然可以繼續橫蠻阻止,但即使暫時當不成議員,卻變成了最好的民主教育和宣傳運動,正好為其後的補選或以後選舉中,預先爭取更多支持呢。

有人說,民主派承受不起這個風險 – 若因此失去一兩議席,就失去否決權,23條接踵而至,所以呀,你們新世代就讓位於勝算高的主流泛民吧。問題是,個個主流泛民議員,都能信任,絕不會臨陣倒戈嗎?你的信心何來?如果多數主流泛民議員,在傘運期間,如此騎牆,傘運之後,如此碌碌無能;如果又有少數主流泛民議員,一貫機會主義,從來貪戀祿位,素性軟弱渾噩;請問,在中共加碼恫嚇之下,將來就不會有一兩三個議員跪低?全數押寶於主流泛民,可能適合那些本身也是保守主義的選民,但一定不適合那些已經知道舊泛民路線已然破產的選民。– 除非主流泛民痛改前非,採納民主自決新路線。但這又回到路線問題:拜託,先釐清路線吧,看誰更有道理,再理會協調吧。問題是,主流泛民敢應戰嗎?

選民板塊也在變

講到選民,有位泛民導師,教導泛民議員,放棄爭取青年,穩住基本盤算了。這真可笑,他以為,青年是鐵板一塊支持本土,而中老年民主派選民,又鐵板一塊支持老泛民嗎? 難道新界東補選中排外本土得到不少票數,此事還不能令他驚醒嗎?種種跡象表明,不少中老年民主派選民,特別是低下階層,也早已不滿老泛民,而欲另覓代理了。香港政治地殼板塊,已然積聚巨大能量,等待爆發地震,而且種種震前徵兆,亦早已出現。可惜這位導師,仍然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九月選舉,作為選民的你,會企哪邊?請企在歷史正確的一邊!其餘一切,都是次要。

 

2014年4月20日

[i] 參看筆者《思想大解放,自決不獨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