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百年前的學運領袖:陳東

2015/8/28 — 13:43

近年,香港不斷湧現的制度暴力和社會不公,激發大學生投身社運,有人讚賞,有人臭罵。繼而港大副校長任命程序遭受政治干預,學術自由受衝擊。港大生以行動抗爭,反被指干預校政,衝擊校委會會議是紅衛兵所為。

扯到去文革,簡直誣陷忠良,憩不知恥。要扯,不如扯去九百多年前中國歷史上第一場學運,一場義薄雲天、波瀾壯闊的公民抗命萬人大請願。

先握要交待歷史背景。

廣告

話說趙匡胤在五代十國的殘局上建立了他的大宋皇朝,一輪勵精圖治、休養生息,總算國泰民安了好幾代。傳至第六代趙頊(粵音:旭,謹敬的模樣,亦可解作信任),就是歷史上世界第三富宋神宗。趙頊用王安石行新法,富了自己和貪官,苦了人民,《清明上河圖》和《流民圖》是終極圖解。

再傳至第八代趙佶(粵音:吉,解作壯健),就是那個性好書畫,喜歡賞玩奇花異草珍禽異獸花綱奇石的徽宗皇帝,他信用蔡京、童貫,狼狽為奸,誣害忠良,以至盜賊蜂起,迫上梁山。這個道君皇帝將國庫餘積揮霍淨盡,還瘋狂加稅(經制錢、免夫錢),更貿然對外用兵,聯金滅遼,引虎逐狼,終至兵臨城下。趙佶慌忙卸責,殫位給太子趙桓,自己逃難東奔,讓他留守汴京(即今開封),就是陰功皇帝宋欽宗。

廣告

1126 年,趙桓十六歲做皇帝,改年號為靖康。他本來也想撤手不管這盤爛攤子,隨老爸離京避難,宰相(正確官名是尚書右丞)李綱力諫不可,親自督師守御,金兵一時未能攻破,名將種師道(時任兩河節制使)率領二十萬勤王兵來援,少年皇帝初時也頗心定,後來又禁不住「求和派」唆擺,竟然將李綱罷官,獻金割地稱臣,遣送宰相親王作人質,向金人乞和。

在這大是大非、危急存亡之秋,甚麼人會挺身而岀?大學師生!

古代最高學府是設於京城的太學,相等於今日的大學。當求和的消息傳出,任教於太學的陳東率領學生「伏闕上書」,於京城南面的宣德門前跪伏請願。陳東呈上奏牘,要求皇帝收回成命,復用李綱,共禦外侮。這時聚集的群眾不止太學生,還有「軍民從者數萬」《宋史陳東傳》。朝廷以為暴動,正想驅趕。右諫議大夫楊時勸大家冷靜,並向皇帝分析說:「諸生伏闕紛紛,忠於朝廷,非有他意,但擇老成有行誼者,為之長貳,則將自定。」(學生在宮廷前擾攘,其實出於忠心,並無別的意思,只要選一個德高望重的人去領導他們,學生便會和平散去。)《宋史楊時傳》。

這位楊時是誰?就是「程門立雪」的典故那位虛心求學、盡得程頤真傳的那位龜山先生。楊時本身既符合德高望重的條件,又是深得軍民愛戴的主戰派,皇帝當即命他兼任國子監祭酒,即是太學生的校長。事件暫時平息,楊時上疏力陳蔡京、童貫罪狀,兩個誤國奸臣終被流放誅死。可惜奸臣誅不盡,歪春吹又生,楊時在位九十日,又被彈劾罷官。此時,北宋皇朝已回天乏術,靖康二年四月,欽宗、徽宗及皇族后妃三千幾人被金人擄走,史稱靖康之難。

陳東這位學運領袖後來怎樣?

據《宋史陳東傳》所載,陳東幾乎遭到即時處分:「學官觀望,時宰議屏伏闕之士,先自東始。京尹王時雍欲盡致諸生於獄,人人惴恐。」學官即是今日的校委會了,他們見闖岀大禍,互相推搪,面面相覷。一班政府官員便提議要懲罰請願人士,第一個要拉的就是陳東,汴京的行政長官王時雍甚至想將全部太學生拘獄。幸好還有一個好官吳敏,他為免奸人乘機冤枉好人,決議不再追究,反而給陳東「賜第,除太學錄」(送他房宅,岀任太學行政)。

欽宗之後的皇帝是高宗,徽宗第九子,欽宗的弟弟康王趙構。他是個一時一樣的皇帝,初時任用李綱、宗澤,想重返汴京與金人打硬仗,不久又軟了下來,將李綱罷相,起用黃潛善、汪伯彥等小人。陳東激於忠義,再次為民請命,上書請求皇帝罷斥黃、汪,復用李綱,還都汴京,不要移駕金陵。與陳東同時上書的,還有布衣(沒有功名的平民)歐陽澈。黃潛善大怒,向高宗提起,陳東曾是個攪事的太學教授,必須嚴懲,否則又有騷亂。高宗交他審理,他竟不經審訉,便派爪牙將陳東、歐陽澈斬首。

潮流興歷史翻案風,有人評說李綱只是空口講白話的文人,這不值得討論。重點是在封建時代,學運領袖得到甚麼評價。

陳東、歐陽澈遇害之後三年,高宗皇帝終於覺悟,罷免了黃潛善、汪伯彥等奸黨,追贈陳東、歐陽澈官階,撫恤家屬,派人往祭,後來又再起用他們的後人,並賜田十頃。

陳東不但得到宋朝皇帝下詔平反,明清兩代都尊為忠義之士,立碑紀念。即使中共亦將丹陽縣大貢村陳東墓列為文物保謢單位,據聞每年六四都有點敏感。亦因此,陳東墓自原來的最高級別的江蘇省第一等文物保謢單位,連降三級到第四等。

是收筆的時間了。我不打算借古諷今,畢竟時代不同,人心不同,(變得更壞了?)我只可以說,歷史不斷重複,我們卻走不回頭。趁今天,做應做的事。無畏無懼,無愧無憾。

 

參考閱讀:

宋史陳東傳

宋史楊時傳

宋史楊時傳(簡譯本)

陳東墓

靖康之恥真相 (歷史翻案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