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西初選】地區工作經驗不及對手? 十問姚松炎

2017/12/28 — 17:51

姚松炎

姚松炎

立法會四席補選將於明年 3 月 11 日舉行,民主派決定在新界東、九龍西兩區舉辦初選,每區最終各有三人角逐。九龍西三人包括民協前議員馮檢基、民主黨司庫袁海文,以及年中被 DQ 的前功能組別議員姚松炎。

同為民主派的他們,於信念、手法、政治路線上有何差異?在議事規則失守的當下,公民社會出現疲態,一地兩檢、國歌法立法即將進行,23條立法也山雨欲來,他們有何對策?

《立場新聞》向三人各提十問,讓他們自述。整合文章請另見此

(問:立場新聞記者;答:姚松炎)

問:被 DQ 後你曾在立場專訪自言「應該做幕後研究,去支援前線政治人物」,後來有段時間又稱考慮循建測界功能界別出選,為何最終落戶九龍西?

廣告

答:我報名前,根據民主派最新評估,當時參選人在帶領民主運動,以至號召力上,都不能提出反 DQ 反威權(的訊息),咁都有一個擔憂。我因為係六個 DQ 議員中唯一一個參選,最能夠帶出反威權,反DQ,而同時我在(政治)光譜上亦被視為最大公約數,最能團結民主派同選民。所以為了大局,希望能夠贏取不單一個地區議席,更能帶同協同效應,全取四席,守住關鍵半數,為了這個重要使命,決定參選地區直選。

問:如何說服大家,你是最適合代表民主派出戰的人選?

廣告

答:今次是因DQ而補選,所以由被DQ的議員參選,才最能夠彰顯到反對DQ,反對人大釋法,萬眾一心,重奪議會,守住關鍵半數的概念。

過去一年我的工作表現都得到認同,透過專業知識,學術研究的基礎,多次能揭示政府許多隱瞞、失實的內容,如果我們要重建廉潔的香港,現在唯有靠民選的議員,我最能夠擔當這角色,專業議政過去這段時間發揮功能有目共睹,我相信市民看得很清楚,需要有我這個專業團隊進去議會,才能夠為香港重新建構一個誠信的政治。

「我就是最大公約數」

問:如何界定自己的政治光譜位置?

答:已有學者幫我定咗位,就是『最大公約數』。我唔會標籤係某一個派別,因為你一旦成為光譜裡某一派別,就不能成為最大公約數。民間都認為,我能夠有呢種包容、兼收並蓄,正正因為我無派別。無論光譜的任何一瓣,都能夠接納我,我都能夠同佢溝通,一齊推進。這個優點是得來不易的,我會守住呢個無黨派、最大公約數的優點、強項。

問:九龍西三個初選參選人不約而同地強調政策的重要性,你怎樣理解自己與另外兩位的分別?

答:當然另外兩位朋友在地區工作時間較長,可能很關注近期很多街坊直接找他們的議題,有人提出問題就去處理。就好像醫生,有病人來到,檢查到有病,就醫病;但我們是醫治未病的,這就是主要分別。

如果你長期在地區,疲於奔命去處理病人,那天有什麼病就去醫病,這都需要的。但是站得高看得遠,高瞻遠矚才會看到其實那些病都有個主因,就是在規劃、制度,以至預防。這些問題上沒做好,所以病才經常湧現,你就日日疲於奔命去救火…

問:你主張的做法是?

答:我們的層次是多做早期的預防工作,好像社區護理、社區牙科、全民退保,這些令市民心情好一點,家庭照顧又改善,社區護理又改善,病也少一點,就不用整天來投訴。你做好地區規劃,由下而上,大家都喜歡該社區的規劃,就不會突然反對、不滿。

「立法會層面要比較宏觀」

問:另外兩位對手都強調有豐富地區經驗,這似乎是你的弱點?

答:當然,如果是區議員,是需要很直接關注細微的地區工作的,所以我都會呼籲另外兩位朋友要繼續做區議員、區議會的工作[1],這是重要的。

但在立法會的層面,我們應該比較宏觀。以九龍西為例,要以整個九龍西作為視野,而不是用一條街、一間舖的層次。用這視野來說,在立法會,譬如中九龍幹線,對整個九龍西的影響,層次就不會停在一間舖、一間屋。

我的工作是和民主派的地區工作者,包括區議員和社區組織等做好聯繫,不需要立法會議員變成區議員,做區議員的工作。否則就資源重疊,浪費公帑。

問:你做立法會議員時,提倡「不接 case」(市民求助個案)[2],而是專注推動議題。若循地區直選進入議會,做法會否改變?

答:大致上可以繼續的。與民共議的優點是,與其不停咁話『我係土地公,我幫你解決地區問題,所以你投我票』,不如我們就建立(組織),你同我一齊去解決社區問題,令居民有第一身的參與,佢會覺得好有成就感。這樣遠遠好過,你變成一個土地公去幫佢解決問題,送蛇齋餅糭,這個長遠無出路。

所以就算我在九龍西當選,我仍然會用呢個方法。但同之前最大分別是,我會開多好多地區辦事處,更加直接支援地區街坊、地區組織,去建立他們那種自助、自救的社區組織。我們可以開好多工作坊,令他們明白,可以學到一些技能,自己幫個社區。就好像授人以魚,不如教佢釣魚,來得更加長遠、有意義。

「議員要在議會擔當 ICAC 的角色」

問:民主派在議會只佔少數,加上議政空間日漸收窄,這時候進入議會還可做什麼?

答:愈是邪惡的政府行為,愈是艱鉅的議會,愈多不公義的情況,我們更需要專業力量,以及有魄力的議員入去,守住底線。大家要留意,在議會裡面,其實守住關鍵半數以達至裡面的平衡,是對社會有利的。如果功能組別和地區直選,被建制派一黨獨大,佢會操控議會,無法無天,上星期議事規則修訂已經睇到好清楚。

除此以外,透過專業議政,其實我們可以提出一些有理有據(的質詢),而且能揭示政府或建制派的誤導失實,甚至是隱暪公眾的利益輸送。(我們)需要議員在議會擔當一個廉政公署的角色,因為而家 ICAC 已失守,只剩下民選議員可以重建香港的廉潔。我入返議會正正要發揮這個專業功能,要守住不可以有利益輸送、官商鄉黑,這樣才能保障香港有廉潔的社會。

問:議事規則已改,面對廿三條等惡法,議員可怎樣抵抗?

答:簡單講,我們要喚起市民的關注、國際的關注,然後在議會裡做好質詢、揭示。其實大家睇返上次廿三條,都係透過不停落街站去喚起市民關注,所以今次市民的關注度可能要重新再提升。

廿三條立法不止是本地事務,其實佢牽涉到國內資金或公司會否來港上市、股票市場會否大幅波動、外資會來港還是撤走,以至整個香港金融同經濟的出路。廿三條立法是國際事務,國際需要關注,如果帶動到,有理由相信可以令一些重視香港長遠發展的團體,及有影響力的人士會叫停廿三條。

問:如何透過初選推動民主運動發展?

答:事實上已經做緊,透過落街站,以及初選候選人的拉票工作坊,我們就已經講述有關議事規則修訂對以後立法會的影響,成功反撃到建制派抹黑我們拉布的言論。

下個禮拜又有財委會會議程序的修訂,將會更加嚴重,導致更多大白象工程,超支不斷。所以我會用初選拉票這段時間繼續做街站、工作坊,接觸不同區域的市民,用專業知識去告訴他們,財委會這一仗更加重要 … 過程中還有好多,包括一地兩檢的小組仍然工作緊,有好多議題,我們在民主運動上一路推進是有效的,透過初選期間,我們更加能夠接觸市民。

 

註:

[1] 馮檢基去屆區議會選舉於麗閣選區落敗,現時不是區議員。

[2] 以往姚松炎議員辦公室不會處理求助個案,而是希望尋求協助的市民自行成立關注組,並與姚辦成為平起平坐的合作伙伴。曾有市民對此感到不滿,怒斥「我識做就唔使搵你啦!」,對此姚松炎直接反駁:「我同你一樣都係素人,你唔識我點會識?靠政治人物做有求必應嘅土地公,香港係冇可能爭取到民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