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西初選】是否「永續參選」?何謂民主運動踢「中場」? 十問馮檢基

2017/12/28 — 17:42

馮檢基

馮檢基

立法會四席補選將於明年 3 月 11 日舉行,民主派決定在新界東、九龍西兩區舉辦初選,每區最終各有三人角逐。九龍西三人包括民協前議員馮檢基、民主黨司庫袁海文,以及年中被 DQ 的前功能組別議員姚松炎。

同為民主派的他們,於信念、手法、政治路線上有何差異?在議事規則失守的當下,公民社會出現疲態,一地兩檢、國歌法立法即將進行,23條立法也山雨欲來,他們有何對策?

《立場新聞》向三人各提十問,讓他們自述。整合文章請另見此

(問:立場新聞記者;答:馮檢基)

 

廣告

問:2015 年曾稱「民協在九龍西一定要承傳,故一定不會重返九龍西出選」,這次為何再選?

答:記住係民協揀我,唔係我自己出嚟,我攞咗(民協內部)78% 票,成個民協大部分支持我嘗試民主派初選。

廣告

2015 年講緊的是民協家事,其實我在 2012 年已離開九龍西,去咗選超級(區議員),希望空到(九龍西)個位出來,比民協其他人透過比例代表制下,可以入到去(議會)。

但今次不是民協家事。是單議席單票,建制派對民主派,不能搵個人去試吓,增加知名度,等佢下一次(換屆選舉)可以贏。呢個是從民協自私的角度去諗囉。我多謝網民個個都係「民協派」,倒返轉頭民協就係「全港派」,民協唔係考慮自己嘅,我們是考慮民協呢堆人入面,邊個可以在(九龍西)110 萬人口,有勝算呢?我們是看勝算,我們要保住個位,不是民協個位,而是民主派個位。

「係咪年齡歧視先?」

問:外界批評你年紀大,霸住個位,甚至是「永續參選」,你有何回應?

答:嗱,如果你用個老字,我就真是問,係咪年齡歧視先?政治不是考年紀,考年紀的話你找個 21 歲的,年紀最輕就最好。你要問,Donald Trump 70 歲為何得?希拉莉選舉時 69 歲,昨天勝出的州長 63 歲[1] 。(從政)是講能力的,特別今次要對住一個強而有力的特首,好熟書的特首。將來你不止針對建制派,你要同特首在政策上、制度上、民主上面拗手瓜。

當然你話,後生衝得就得,咁你就選衝得那一個囉!但如果你覺得議會裡面,除了衝之外,還可能需要跟林鄭在政策上拗手瓜的 … 說句不好聽,今時今日她在政策上,動一動尾巴,我們都知她想做什麼啦!

問:為何自稱在民主運動中踢「中場」?

答:做民主運動,就好像一場波,有前鋒,有中場,有後衛,有龍門,要令到整個運動既有人進攻,也要有人做中場組織,將足夠的材料輸送到前面,還要確保後面穩陣,意思是支持者要愈來愈增加,更多人支持民主運動。我相信如果香港見到民主,不止靠某個政黨、某些人爭到民主,而是靠香港的群眾,整體愈來愈多人覺得我們需要雙普選。

除了前鋒射門之外,在普通的時日,也要令市民覺得同你在一齊。譬如我們(民協)在九龍西不少屋邨,每個月都有長者集會,傾閒計當然有,講食療呀什麼,但每次也會講一些社會權利與義務的東西,例如最近就講民主派反對議事規則,出嚟瞓(留守),在議會衝,為乜呢?甚至有人質我們,係咪太激呀?如果你平時無機會同佢傾,在心裡面積累得多,佢會甩開你的。

我們就是做這些在中場輸送支持者的工作。

「做咗廿年中場,叫我打前鋒我唔識打」

問:威權步步進迫的時代,似乎更多人期望議會多些「前鋒」做抗爭?

答:整個民主運動是一個連繫,你廿三個前鋒,粒粒巨星,一路衝,衝哂,下面斷哂尾,甚至啲人唔知你做乜,群眾上唔到嚟呀!最近我問啲街坊,反不反對修改議事規則呀,佢地都唔知乜嚟,係咪擺街站、派單張就叫做處理咗呢個問題?如果你話唔需要中場,咁咪甩哂囉。

如果你話民主運動唔需要群眾,對唔住,我不認同這是運動,這只是一個事件。你要諗點樣令群眾明白你,跟得上。

我的街坊話,譬如劏房,姚松炎淨係打前鋒,咁劏房點呢?如果你唔處理,中場那班人會覺得,車,你都唔理我,點解要支持你呢?而家劏房有五成在九龍西,四成在深水埗,作為九龍西(議員)係咪唔駛理呢啲嘢?

問:那你可以因應時代,改變踢法,當「前鋒」嗎?

答:民協可以有第二個做(前鋒),唔止馮檢基嘛。但你問我馮檢基做不做先鋒,我話我做中場。我做咗廿年中場,你叫我打前鋒我唔識打。但打中場我強項嘛,周圍飛都得,去到邊度都可以「納」到班街坊返嚟。

問:做中場,為何要入立法會?做地區工作不就可以?

答:不要以為當立法會議員只有議會功能,他既有議會功能,(第二)又可在議會外攻政府的政策,第三落到區,可以統籌、組織街坊。一個普通人組織街坊,你估容唔容易?你有區議員組織係咪容易啲?如果你是立法會議會組織係咪再容易啲?

其次我舉個例,劏房。我們一直關心劏房的問題,過往我們是立法會議員的時候,可以捉局長、助理處長傾,又可以搵班街坊代表約佢傾。但如果無咗呢個位置,佢可以完全唔睬我哋。唔係話約到官就好。但要推政府政策改變,有個議員身分是有幫助的。

「點可以讓 36 億買咗呢啲嘢?」

問:有說林鄭上任後主攻民生政策,並藉此營造推行敏感政治議題的環境。曾稱「對民生興趣大於民主」[2] 的你,如何處理這潛在矛盾?民主黨黃碧雲在 36 億教育撥款一役的做法,於你有何啟示?

答:(透過民主制度)爭取民生、公平分配是大方向,長時空的,今日做唔到,十年都要做。但如果有些事件是今日出現,譬如 DQ,炒你四個議員,今日唔處理,聽日已經無咗呢樣嘢,如果要我排次序,我就排 DQ 重要啲,因為佢有時限。記住 DQ 六個,是整個陣營受損,導致個(議員)數目少咗,咪排山倒海衰哂囉。

教育 36 億(撥款),我今年唔要,我唔信你第二年唔拎返出嚟,可能差一年半年時間。我都游說民主黨某些事上要一齊反對,不能獨善其身,走咗出嚟。點可以讓 36 億買咗呢啲嘢?

問:如你進入立法會,可扮演什麼角色?怎樣改變現時局面?

答:改唔改變得到,好講議會實力,即是議員數目。如果數目唔夠,唔可以隻手遮天,改變哂佢。在現時議會制度下,夠三分一都有否決權,但如果連否決權都無,你話我坐喺議會可以推翻不合理的惡法?呢個係你呃人。

現時入返議會起碼要確保有否決權。有否決權之下我們要盡做,有恰當的法例或政策,我們就推動;違反香港人利益的政策或法例,我們要盡量用不同方式令市民明白問題喺邊度。

問:你是否認同議會抗爭?主張怎樣做?

答:當然現在有種種限制,牆都被建制派築起哂,比以前更難,根本就係剝哂大家啲牙。議事規則賦予議員權力,無咗呢啲權力後要用咩方法呢,要從長計議。

當然最後的方法是議會可否過半,(如果)功能同直選都過半,我們就用議會的程序推翻轉頭囉!(既然)我們是非暴力,不是要革命、攞槍攞炮打一場,只能講(議席)數目。所以翻轉頭,怎樣可以贏到多些議席呢?就係靠中場、後衛喎,後面的街坊是否民主基地的支持者?足唔足夠輸送人入議會呢?

問:假如廿三條立法,你會怎樣做?

答:我講多次,無一個人可以翻天覆地,獨裁者也是。當人愈是權大,愈是獨裁,就愈容易腐敗,愈容易自我毀滅,開始覺得我有權,我過梗,唔駛諮詢,就算惡法都得 … 將來都是你的政治後果。

民主派要講解這些政治後果,輸送返落去社區,令大家明白,下一屆選舉我地要送返啲人入去。

 

[1] 訪問於 12 月 13 日進行,前一天美國阿拉巴馬州聯邦參議員補選結果出爐,民主黨候選人瓊斯(Doug Jones)擊敗共和黨穆爾(Roy Moore)當選。瓊斯現年 57 歲,非馮檢基所言 63 歲。

[2] 見 21-06-2015《明報》政治冷感問系列﹕馮檢基的「一人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