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西初選】民主黨招牌是助力還是負累? 十問袁海文

2017/12/28 — 18:00

袁海文

袁海文

立法會四席補選將於明年 3 月 11 日舉行,民主派決定在新界東、九龍西兩區舉辦初選,每區最終各有三人角逐。九龍西三人包括民協前議員馮檢基、民主黨司庫袁海文,以及年中被 DQ 的前功能組別議員姚松炎。

同為民主派的他們,於信念、手法、政治路線上有何差異?在議事規則失守的當下,公民社會出現疲態,一地兩檢、國歌法立法即將進行,23條立法也山雨欲來,他們有何對策?

《立場新聞》向三人各提十問,讓他們自述。整合文章請另見此

(問:立場新聞記者;答:袁海文)

問:怎樣看自己民主黨員的身分?

廣告

答:我對民主黨的歸屬感好強,呢種歸屬感由前輩到我哋新一代,在民主運動的承擔上做了很多事,由華叔、馬丁(李柱銘)年代,在回歸形勢下,為香港爭取最好、最穩定的安排,去到 03 七一、區議會,地區工作好踏實,以至政改,2010年政改的決定,仁哥(何俊仁)都係好有承擔,真心支持、推動政改,呢個係好典型的民主黨人、好典型的精神,很堅持原則,但同時在現實上爭取最多。

對於身為民主黨人,我可以好舒服、好有信心咁講,我為作為民主黨人感到驕傲。

廣告

「我為作為民主黨人感驕傲」

問:威權步步進迫,民主黨主張的溫和議政路線,仍然可行?

答:我覺得仲有價值架喎。我們不止集中於議會,在議會外我相信我們的議員投放幾多資源在地區服務,也有些開支會做政策研究。我都承認,政策研究和我剛剛入黨時已有些分別,但這是因為政治形勢唔同,要用更多資源去支持地區工作者,開拓服務,打肉膊戰,與建制派爭中間市民的支持。

但與此同時,我們不同的議員在政策上也有一定的成績,涂謹申好熟保安嘢,做保安局局長都得,黃碧雲搞食物安全、食水安全,是專業的。民主黨的路線是最好的組合、最好的平衡。

問:有說林鄭上任後主攻民生政策,並藉此營造推行敏感政治議題的環境。民主黨重民生的取態,似乎容易被利用?

答:比起梁振英,林鄭狡猾同聰明得多,好鍾意用民生項目收買民意,但如果純粹佢做乜你都反,這不是好的策略。我諗民生同埋好的議題可以淡靜啲處理。未來政策上可集中於政府的管治,林鄭 AO 出身,好識得玩程序,當佢有些位做得過分,例如西九故宮。我們要有能力將超支項目挑到出嚟,而不止是在議會用好單一的拉布、抗爭形式,現在所需要更加多元的抗爭策略,要求也更高,民主黨過往的強項,我覺得能夠發揮。

問:七月底 DQ 事件發生後,當進步民主派在議會拉布,民主黨黃碧雲則要求將表決鐘由五分鐘縮減至一分鐘,以讓 36 億教育撥款通過,於你有何啟示?

答:教育界一向是民主運動、支持者的大後方,無理由自己斬自己嘛。

在民生,有時不同界別、不同接觸面,可能考慮唔同。嗰次咁啱係教育界之嘛,如果下次係棕地發展、收回高球場,擺呢啲(議題)上去又會點呢?我會覺得呢啲民生項目係要優先,爭取咗咁耐,而唔係林鄭好好人咁畀返你,兩者要區分返。

民主黨晚宴收領展捐款冇問題

問:對外界批評民主黨黨慶晚宴收取領展捐款,你有何回應?[1]

答:我作為籌款委員會主席,有些黨友話我根本唔駛出嚟講,但我係真心覺得呢樣嘢覺得無問題先出嚟。

搞呢個籌款晚宴前已知道,可能有比較 sensitive 的捐款,可能有中委、黨友有意見,而我們已做諮詢,親自問過一些有可能介意的黨友意見,在照顧黨友的感受上,我係做足的。

關於籌款上應否收領展錢,我想最重要的原則是這些捐款不能有任何附帶條件,有人話,你收得錢又話反,觀感上是 conflict,但我想講,領展佔我們(晚宴)捐款不足 1%,我想市民可以判斷這個數目是否足以影響民主黨立場。你見到尹兆堅、林卓廷最近的表現,也睇到我們行為無受影響。

問:如進入立法會,面對議事規則已修改,你主張怎樣做議會抗爭?

答:底線上面,坦白講只要不傷及別人,這是我最終底線,但在此以外,策略上要佢流會,或者拉布 … 最後只視乎做呢樣嘢有無 impact。

我舉返我在深水埗區議會為例,可能好少人留意。有時見到好差、好離譜的撥款,無做任何利益申報,搞的活動勁戇居,我會由積極出席一些最細的工作小組,打算扑低佢,到之後諗過用授權票,以至策動流會 … 甚至其他議案我都會研究議事規則怎樣中止(會議),係無人用過嘅。所以有些建制派都話我,點解玩到成個朱凱廸咁?係鄭泳舜咁樣講。

如果到最後,件事係好離譜、好不公義的行為,我會用盡我可以用的手段去做 … 但當然,我暫時睇唔到我會點樣將自己綁哂喺張櫈度。

問:如何說服大家,你是最適合代表民主派出戰的人選?

答:我相信我長期對地區的承擔,超過八年,以至我的財經專業,都是作為直選立法會議員所需要的。議政能力、對地區的了解,在三個候選人之中,是最平衡、最好的配搭。我也年輕啦,相信有新的能量、新的思維,為九龍西選民、為香港做得更加多。

問:你的知名度為三人中最低,很多人眼中你只懂醫療美容議題,有何回應?

答:點解啲人只見醫療、美容,是因為本身個 case juicy,而好少民主派做呢啲。第一個case 是一個學生妹搵我嘅,機緣巧合,當時佢做完脫毛的 course、下體的,好 sensitive,但佢又搵我,都對我有種信任,我亦都幫到盡,成功幫佢退到款。由呢個個案開始,引發之後 400 個個案,好多人搵我,都是基於對我能力的信任,希望我能夠幫到手。

但除此以外,醫療政策也不止美容,譬如自願醫保、公私營醫療的 financing、人手問題,我也有一定認識。另外還有公共理財、消費者權益、電力、水資源等方面,我都有研究。

「姚教授不是唯一道理」

問:你以接受求助個案起家,而對手姚松炎則主張「不做土地公接 case」聞名,你怎樣看兩者分別?

答:佢(姚松炎)對求助者要求好高,如果你好 educated 的,當然得啦。最簡單,用消費者權益為例,我的美容 case 四百人之中,有些好叻的,甚至同我一齊放蛇,找海關。

但亦都有一些是好 vulnerable(脆弱),甚至有情緒病、抑鬱症,想過自殺,仲有無空間可以比你教佢做,慢慢做呢?淨係平復佢的情緒都有一定難度,你要做的是怎樣支援多啲,令佢更加勇敢企出嚟?

如果佢(事主)對你有信任,希望你幫到手,你唔應該 reject 佢。我第一個女仔 case,唔通我話你自己搞啦?但到最後我和她一齊經歷,先同美容院打交道,最後問佢願唔願意一齊企出來 … 這種同行,自決派其實都講好多,是好重要的。

我睇到姚教授的道理,但這不是唯一的道理,不能適用於所有情況。

問:如何界定自己的政治光譜位置?

答:我在初選論壇當日答了「民主回歸派」… 我好真心覺得當年基本法起草,去到落實,已接近是對香港最好的安排,當然政治上一 路都做唔到,但其他方面係咪完全做唔到呢?當然我們見到好多干預,但問題究竟係基本法條文未做到,抑或根本基本法內容有問題呢?我覺得是前者。所以現在要諗方法,令中共承諾畀香港嘅嘢落實返。

 

註:

[1] 民主黨今年三月黨慶場刊印有領展的廣告贊助,引來非議,該黨前黨員區諾軒形容「後欄發生這樣的事,直接否定了我從政的核心價值」,袁海文其後以晚宴籌款委員會主席身分撰文解畫,但持續被批評。日前網上流傳一張袁海文與領展高層吳鴻揮等人「摸酒杯底」合照,並指控袁私通領展,袁回應明報查詢時否認指控,強調自己對領展批評清晰,又指與吳同為男拔校友,該次聚會是兩人首次見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