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西初選】馮檢基、袁海文、姚松炎交鋒 談民生說政治

2017/12/28 — 18:05

袁海文、姚松炎、馮檢基

袁海文、姚松炎、馮檢基

立法會四席補選將於明年 3 月 11 日舉行,民主派決定在新界東、九龍西兩區舉辦初選,每區最終各有三人角逐。九龍西三人包括民協前議員馮檢基、民主黨司庫袁海文,以及年中被 DQ 的前功能組別議員姚松炎。

《立場新聞》分別訪問三名初選參選人,同為民主派的他們,於信念、手法、政治路線上有何差異?在議事規則失守的當下,公民社會出現疲態,一地兩檢、國歌法立法即將進行,23條立法也山雨欲來,他們有何對策?

此為三個訪問的整合報道;三人各自的十問十答,請見另文:馮檢基袁海文姚松炎

廣告

*   *   *

政治

姚松炎:透過初選推動民主運動

廣告

今次補選源於年中四議員被 DQ 事件。自從林鄭月娥上任行政長官,香港社會持續被政治議題圍繞,由 DQ 事件、13+3 抗爭者被覆核刑期後判監,到一地兩檢、國歌法立法、立法會議事規則修訂……政治爭議如一個個大浪,拍打在民主派陣營身上。

是以姚松炎一早明言,要利用泛民初選的運動及平台,接觸不同地區的市民,詳細講解議事規則修訂、一地兩檢立法等爭議,從而推動民主運動。

他又稱,自己今次之所以出戰地區直選,全因此前民主派評估,參選人在領導民主運動的能力及號召力上,都有所不足。作為被 DQ 的議員之一,姚指自己的參選,最能夠帶出反威權,反DQ 的訊息,團結民主派及選民。「希望能夠贏取不單一個地區議席,更能帶同協同效應,全取四席,守住關鍵半數,為了這個重要使命,我決定參選地區直選。」

馮檢基:議會太多前鋒,脫離群眾

馮檢基卻批評,現時議會已有太多主打政治的「星級前鋒」,卻慢慢與群眾脫節。「最近我問啲街坊,反不反對修改議事規則呀,佢地都唔知乜嚟,係咪擺街站、派單張就叫做處理咗呢個問題?你廿三個前鋒,粒粒巨星,一路衝,衝哂,下面斷哂尾,甚至啲人唔知你做乜,群眾上唔到嚟呀!」馮檢基又引述街坊批評姚松炎只顧做「前鋒」,未能顧及九龍西選民關注的劏房議題。

馮檢基指出,一場民主運動既需要前鋒,也需要有人踢「中場」,搞組織工作,爭取群眾支持。而他所屬的民協,既在深水埗等地區有大批區議員,歷年來亦與街坊關係緊密,正是扮演這角色的最適合人選。但隨著威權步步進迫,若能進入議會,會否也能因應時勢,站前一點當「前鋒」?馮檢基回應稱自己已做了廿年中場,「你叫我打前鋒我唔識打」。

袁海文:建制派話我似朱凱廸

民主黨向來予人溫和議政的形象,但身為該黨司庫的袁海文卻直言,如自己進入立法會,又面對不公義的審議,會「用盡我可以用的手段去做」,唯一底線是不傷及別人。身為深水埗區議員的他,又指自己在區議會一直用盡方法抗衡「離譜」的撥款,例如從議事規則的條文尋找空間拉倒會議,「所以有些建制派都話我,點解玩到成個朱凱廸咁?」

馮檢基表示,自己不抗拒拉布等議會抗爭方式,但要視乎情況採用。被問到如政府提出廿三條立法,會主張如何在議會裡抵抗,馮檢基坦言,民主派提倡非暴力抗爭,說到底只能靠議席數目來抗衡。作為議員唯一可做的,是向市民講解惡法的後果,「令大家明白,下一屆選舉我哋要送返(民主派)啲人入去(議會)。」

姚松炎則強調,如面對惡法,在喚起市民關注以外,引起國際關注也是重要一環。特別廿三條立法不止是本地事務,更會影響國內外投資者是否留港,屬於國際事務,「如果帶動到(國際關注),有理由相信可以令一些重視香港長遠發展的團體,及有影響力的人士會叫停廿三條。」

*   *   *

民生

袁海文:泛民不能「做乜都反」

三個候選人之中,有兩人來自傳統泛民政黨,唯一例外是姚松炎。姚松炎強調,無黨無派有助自己成為民主派陣營的「最大公約數」:「無論光譜的任何一瓣,都能夠接納我,我都能夠同佢溝通,一齊推進。」又指自己身為「最大公約數」的優點,有利他在與建制派的一對一選舉中勝出。

另外兩名候選人則不約而同認為,政黨背景有助自己做好議政工作。

自言為「作為民主黨人而驕傲」的袁海文指出,民主黨一向在精於地區服務、政策研究,該黨立法會議員對不同民生政策各勝擅場,他認為民主黨的議政路線在高度政治化的社會環境下,仍然甚有價值。袁海文又表示,與梁振英相比,林鄭施政比較狡猾,擅長用民生政策收買民意,但正因如此,泛民不應「做乜都反」,他主張泛民「淡靜一點」處理民生議題及「好的政策」。

被問到為何適合代表民主派出選時,袁海文「大賣廣告」稱,自己熟悉消費者權益、公共財政等議題,具備不俗的議政能力,同時又在地區服務多年,了解居民需要,「在三個候選人之中,是最平衡、最好的配搭。」

馮檢基:熟政策,熟街坊

馮檢基則提到,民協在九龍西紮根近三十年,與街坊關係緊密,例如在不少屋邨,民協的社區工作者每月都會舉行長者集會,有時跟老人家傾閒計,有時則向他們灌輸反對修改議事規則等政治訊息,一直行之有效。

在掌握地區民情以外,馮檢基又認為自己一直熟悉社福、房屋等政策,與政府交手多年,有力與林鄭在政策上「拗手瓜」,「說句不好聽,今時今日她在政策上郁吓條尾,我哋都知佢做乜啦!」

面對缺乏地區經驗,不熟悉基層民情等批評,空降九龍西的姚松炎承認,兩位對手在地區工作時間較長,因此較關注近期街坊直接找他們傾訴的議題,有人提出問題就立即去處理。「就好像醫生,有病人來到,檢查到有病,就醫病;不過我們是醫治未病的。」他點出自己與對手的分別。

姚松炎:立法會議員不是土地公

姚松炎反撃指,同意對手在地區「疲於奔命地處理病人」的良好意願,「但是站得高看得遠,高瞻遠矚才會看到,其實那些病都有個主因,就是在規劃、制度,以至預防。這些問題上沒做好,所以病才經常湧現,你就日日疲於奔命去救火。」他又呼籲袁海文及馮檢基繼續做好區議會等地區工作,但直言立法會議員視野應更廣闊,不能流於「一條街、一間舖」的層次。他期望,如成功在九龍西當選,會與民主派的地區工作者,包括區議員和社區組織等做好聯繫,分工合作,「不需要立法會議員變成區議員,做區議員的工作,否則就資源重疊,浪費公帑。」

姚松炎擔任立法會議員期間,一直提倡不直接處理求助個案,而是專注推動議題,同時希望尋求協助的市民自行成立關注組,並與姚辦成為平起平坐的合作伙伴。被問到若循地區直選進入議會,做法會否改變?姚回答稱「與民共議」的大方向不會改變,「與其不停咁話『我係土地公,我幫你解決地區問題,所以你投我票』,不如我們就建立(組織),你同我一齊去解決社區問題。」唯一分別是若在九龍西當選,他期望開設多個地區辦事處,開設工作坊,直接支援街坊,協助他們建立自助自救的社區組織。

以接收市民求助個案聞名,甚至與民主黨設立「美容苦主投訴熱線」,近年已處理逾 400 個相關個案的袁海文,則批評姚松炎對求助市民要求過高。他強調有些苦主情緒脆弱,根本無法自助,「如果佢(事主)對你有信任,希望你幫到手,你唔應該 reject 佢。…我睇到姚教授的道理,但這不是唯一的道理,不能適用於所有情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