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西補選與投票意義

2018/11/23 — 14:35

李卓人

李卓人

九龍西立法會補選即將於 11 月 25 日舉行。在香港本土民主運動受挫、低迷、無力的今天,在許多議員先後因政見而被褫奪參選權利之後,大家參與這場選舉還有無意義、投票是否只是幫助某君找一份十萬元月薪的工作而已、香港立法會是否已經全面淪為中國人大橡皮圖章而毫無政治功能、直選組別半數不保繼續導致議事規則一改再改又有何憾,成為了很多年輕選民的詰問,繼而選擇無視這場選舉。不投票、不參選、不助選、沒有不總辭的理由,成為了某些人的吶喊,引領風潮於一時。

我想談談我的看法。舉個例子:蘇嘉豪參選惡名昭彰、起訴停權的澳門立法會,本身有意義嗎?贏了議席,就足以翻盤變天嗎?我們是否可以完全套用上述理由,呼籲澳門人不投票、不參選、不助選,高喊澳門民主派沒有不總辭的理由?大家不妨想一想。再舉一例,臺灣在解除戒嚴前曾經有萬年國代,但當時畢竟也有國民大會、立法院等各式增額選舉,專政者只開放少數議席競選,還有做票、買票、恐嚇、殺人等暴行,而且黨外人士即使全部勝選,也改變不了國民黨佔據絕大多數議席的格局,那麼這種翻不了盤、變不了天的選舉和議會,還有意義嗎?選民不只是幫人找工作而已嗎?大家不妨再想一想。看南非,看緬甸,多讀歷史,想得通透,自可免受蠱惑。

參選也好,投票也好,重點從來不在於有沒有效果、用處、成就,而是在於你想表達一個甚麼樣的態度:馴服、沉默抑或抗議。選舉的最根本,不是你要選擇一個甚麼樣的候選人,而是你要選擇做一個甚麼樣的自己:你是否認為需要踐行公義,用選票表達自己的心聲。放眼當下,香港千瘡百孔:禁選小麗、驅逐馬凱、民族黨禁、囚禁義士、審判九子、大搞填海、大灣融合、批駁美國、死不認錯。那麼,你要馴服、沉默抑或抗議?我們可能無力,甚至抑鬱,但最後還得面對上述三個選項,無從逃避,用以考驗自己有無平庸之惡:馴服即助紂為虐,沉默即變相幫兇,抗議即自覺覺他。這是每位選民的關鍵抉擇。即使再失意,即使再無力,我們也要表態,清晰表達對中國暴政殖民、滲透、蛀爛、摧毀香港前途的嚴正抗議。放眼目前,有無多數人表態,以及表態有無結果,從來在所不問。

廣告

接著,有些人會問:為甚麼偏偏呼籲票投李卓人?難道他不是集大中華、老泛民、左翼這「三膠」於一身嗎?年輕人為甚麼還要支持他?我的答案很簡單:一、在專制暴政黑暗面前,在黎明曙光乍現之前,統獨與左右都是雞蛋,這些分野在暴政黑洞內的爭議意義不大,畢竟實現真普選與實現香港獨立在目前情勢下都極度困難,而我們之間的最大共識正是反專制反極權;二、雞蛋必須在馴服、沉默、抗議三者之中,擇一而行,無從含糊,我們必須回答這道考題;三、不投票只是等於選擇了沉默,而唯有投票支持李卓人,儘管其政見未必全孚眾望,但卻是表達對當前政局嚴正抗議的唯一合理選擇;至於投票支持某些滿嘴歪理和謊言的人,當然起不了抗議作用,甚至表達了馴服的態度。有人會問:時至今日,抗議又有甚麼用?請回到上述澳門和臺灣的例子。

有人續問:李卓人會體諒和愛惜支持務實本土思潮的年輕人嗎?在這方面,我對李卓人頗有信心。大家不妨細聽他上週五在榕樹頭造勢晚會的演講。李卓人是一位有同理心和包容心的人,表面上風風火火,內心卻謙卑柔軟,我鼓勵務實本土派年輕人不妨好好跟他詳談。選前如是,選舉之後,無論贏輸,亦復如是。心理距離往往是因為不自省、不溝通、不諒解、沒有寬宏大量的胸襟(三不一沒有)所造成的。

廣告

又有人問:李卓人年逾六旬,大家為何還要投票選他?我認為:如果這次是正常的換屆選舉,我也不會選他,但他是劉小麗被 DQ 兩次後劉小麗的選擇(如果我是小麗,我也不會選擇他,反而會優先選擇有朝氣的年輕人),基於政治倫理,吾從之,況且李卓人在兩年前落選後,已經完全無意爭逐立法會議席,而他近年的最大理想是發展工運組織團體。這次選舉完全是他臨危受命,情況特殊但合情合理。

另有人問:李卓人當年擔任立法會議員的時候,不是曾經投票贊成修改議事規則嗎?不是曾經投票支持過一些政治上完全錯誤的議案嗎?這的確是個很好的質問。畢竟他已經在選舉論壇上公開道歉。人誰無過,過而省咎,善莫大焉。未來會否重覆犯錯,我不敢說必定不會,但至少我對他的寄望較對其他兩名主要候選人的要高得多。至於他對新移民、社會福利、大灣區的諸多看法,實在相當左膠,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也未必完全認同。但是大敵當前,他已經是唯一最不壞的選擇。誠盼大家不分光譜,盡棄前嫌,戮力攻秦,擂戰鼓,逆轉勝!

當然,放眼今天,美國已經針對中國開啟新冷戰,香港立法會的任何選舉也不會改變這個格局。對於這方面,李卓人贏了是一樣,輸了也是一樣,既不會羽化升天,也不會世界末日。的確,這些年來,若干老泛民仍然停留在陳舊的思維結構:懷緬過去常陶醉,中國情結揮不去。口號仍然離不開「關鍵一席、全力支持」這種層次。怪不得很多香港人對今天的民主派是感到很失望的。香港人當然還是會去投票,而我也會繼續呼籲沉默的香港人去投票支持李卓人,但在 2014 年民主夢醒時分之後,大家的心境已經很不一樣了。從今以後,民主不再是單純通過選舉、請願、遊行、示威,就足以賺回來的。我們可以等,我們可以忍,但方法和論述一定要有突破。李卓人或許是一個時代的終章,但老泛民的思維模式顯然不會是香港的終點。香港的政治前途屬於年輕世代,願意突破框框,呼喚自主命運,堅持守護香港,拒絕中國因素,聯繫國際社會。無論李卓人勝敗,也改變不了這股歷史洪流。

 

(編按:2018 年立法會九龍西地方選區補選候選人包括伍廸希、曾麗文、李卓人、馮檢基及陳凱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