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龍西選區的謎團

2016/9/11 — 13:27

【文:許偉恒】

在剛過去的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其中一個令人側目的結果就是蔣麗芸與梁美芬於九龍西選區以高票當選。當眾人對這結果大喝倒彩之際,我卻對九龍西選區的戰況產生疑竇。為何中聯辦只派出兩張建制名單角逐有六個議席的九龍西選區?這樣不是很浪費選票嗎?以下我將提出一種可能的解釋。

首先必須指出,2016年九龍西選區較2012年的五席多出一席,而香港島選區則較2012年減少了一席;這是因應各區人口變化而作出的調整。據規劃署的分區人口推算,2016年香港島的推算人口將遞減至約126萬,九龍西的推算人口則增至約114萬。為配合《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中「立法會選區議席數目需與該區人口掛鈎」的原則,政府遂於2015年底正式刊憲、並於立法會通過以上的議席轉移方案。

廣告

現在讓我們看看近兩屆九龍西選區的立法會選舉結果:

表一:近兩屆九龍西選區結果(只列部份)

廣告

2012年

2016年

參選名單

得票總數

參選名單

得票總數

蔣麗芸

47,363 (當選)

蔣麗芸

52,541 (當選)

黃毓民

38,578 (當選)

梁美芬

49,745 (當選)

毛孟靜

37,925 (當選)

劉小麗

38,183 (當選)

黃碧雲

36,029 (當選)

毛孟靜

32,323 (當選)

梁美芬

34,548 (當選)

黃碧雲

26,037 (當選)

譚國僑

30,634 (落選)

游蕙楨

20,643 (當選)

  

黃毓民

20,219 (落選)

  

譚國僑

15,383 (落選)

  

狄志遠

13,461 (落選)

2012年九龍西選區共有五席,最後建制派取得兩席、泛民取得三席。至本屆九龍西多出一席,按常理中聯辦應多派一張建制名單於本區參選,因建制派於九龍西絕對有能力取得多出的一席。為了說明此點,讓我借九龍東近兩屆的投票結果作為參照:

 

表二:近兩屆九龍東選區結果(只列部份)

2012年

2016年

參選名單

得票總數

參選名單

得票總數

陳鑑林

47,415 (當選)

柯創盛

51,516 (當選)

胡志偉

43,764 (當選)

胡志偉

50,309 (當選)

梁家傑

41,669 (當選)

謝偉俊

47,527 (當選)

黃國健

40,824 (當選)

黃國健

47,318 (當選)

謝偉俊

38,546 (當選)

譚文豪

45,408 (當選)

黃洋達

36,608 (落選)

黃洋達

33,271 (落選)

陶君行

27,253 (落選)

譚得志

31,815 (落選)

九龍東選區共有五席,支持建制派的選民雖只佔該區選民約40%,但由於建制派集中派出三張名單參選,非建制的政黨及組織則因未能成功協調而出現多張名單互相競逐的情況,結果讓建制派乘虛而入並連續兩屆成功以小勝多,較泛民多取一席。九龍西的參選人及選民分佈與九龍東類近,建制派於2012年選舉坐擁約逾八萬票,如他們分拆三張名單出選,在西環的配票操作下三張建制名單各取約25,000票,理論上是有很大機會在九龍西取得三席。觀乎2016年九龍西選區的投票結果,取得第六席的游蕙楨只獲得不足21,000票,而梁美芬及蔣麗芸名單則高票當選,這表示兩張建制派名單白白浪費了大量有用的選票。

我們可以怎樣解釋這奇怪的現象?其中一個可能性是:中聯辦會否曾希望梁美芬或蔣麗芸其中一張名單能夠力爭兩席?但我認為這是不太可能的。首先,過去幾屆立法會選舉的經驗告訴我們,在比例代表制的餘額分配法下,合併名單參選只會浪費選票;2012年香港島選區的結果正可作為最佳的參照:

表三:2012年香港島選區結果(只列部份)

2012年

參選名單

得票總數

陳家洛、陳淑莊

70,475 (當選)

單仲偕

40,558 (當選)

曾鈺成

36,517 (當選)

鍾樹根

33,901 (當選)

何秀蘭

31,523 (當選)

葉劉淑儀

30,289 (當選)

王國興

27,336 (當選)

劉嘉鴻

18,667 (落選)

劉健儀

17,686 (落選)

勞永樂

16,900 (落選)

去屆香港島選區共有七席,最後建制派取得四席、泛民取得三席。但泛民其實有足夠能力於香港島多取一席,衹因公民黨錯誤地將陳家洛及陳淑莊合併為一張名單出選,以至香港島選區最後一席才會落於王國興手上。作為選舉制度設計者的中共及香港政府絶不可能不明白合併名單的壞處。再說,在整個選舉過程中,梁、蔣兩隊人馬均沒有向區內選民發放爭取第三席的訊息,而選舉結果亦反映兩張名單所得選票相若,並無刻意催谷其中一隊建制名單爭取多一席。由此可見,中聯辧似乎並沒有以兩張名單爭取三席的意圖。

或許有人認為這只反映建制派資源有限或缺乏接班人才,我們實在不用作出過度的猜測。但眾所周知建制派背後的金主就是中共,資源匱乏這類解釋根本是毫無說服力的。至於說建制派缺乏接班人才,我們只要看看新界東的容海恩、陳克勤,又或者新界西的麥美娟、陳恒鑌之流也能進入議會,就會明白建制派根本從不存在著接班的問題,因中聯辦所要求的主要不是人的能力而是人格,只要夠無恥夠無骨氣便行了,而這類人現已充斥於民建聯及工聯會中。退一萬步說,中聯辦於本屆立法會的確有提拔專業人士(特別是律師)入局的傾向,我們假設西環真的找不到合適的專業人士參選,那可否安排民建聯多派一張名單參選?事實上,民建聯在去年四月得知政府有意在九龍西增加一席時,早已表示有意爭奪該席(讀者可自行參看2015年4月15日東方日報的報導,當時代表民建聯發言的是蔣麗芸)。但民建聯為何最後竟主動將議席拱手相讓予死敵?最有可能的答案衹能是中聯辦出手阻止他們爭奪第六席。

若以上的理由均難以成立,我們只能相信中聯辦最終派出兩張建制名單出選九龍西選區是刻意為之的。那為何西環要容讓泛民在九龍西輕鬆地豪取四席?我在此提出一個大膽的推測,就是西環要空出一席讓他們心儀的非建制派參選者能成功當選;而這個「心儀的人」很有可能是與中聯辦暗中交往的。在這裡又有兩個可能性:一是中聯辦在九西增加一席是要拯救在本屆選情有暗湧的現任非建制議員,一是要協助新的「偽泛民/本土」參選者入局。讓我循這兩條思路作出一些假設和分析。

先談拯救現任非建制議員論。2012年九龍西非建制議員有黃毓民、毛孟靜、黃碧雲三人。那誰人可能與中聯辦暗中交往?或許大家會立即想到曾進入中聯辦與中共交易的民主黨。但我認為,這位「心儀的人」理應符合兩個條件,一是他在本屆選舉是會出現險情的,二是他應能在議會內發揮重大作用,否則犯不著要中聯辦空出一席來協助他入局。觀乎民主黨與公民黨的票源於近數屆其實十分穩定,這表示二人的選情犯不著要中聯辦空出寶貴一席來拯救;加上黃碧雲在議會的戰鬥力一向不高,黃、毛二人成為中聯辦「心儀的人」的機會實在非常低。這樣,所剩下的就只有黃毓民。

那黃毓民是否滿足以上兩個成為中聯辦「心儀的人」的條件?單從客觀分析是符合的。首先,黃毓民的票源為本土/激進派的支持者。2012年黃毓民得逾38000票,但本屆多了游蕙楨角逐九龍西議席,她的票源有一大部分是來自黃毓民的原支持者,這表示黃毓民的選票將大量被游蕙楨吸走。而依事後孔明之見,黃毓民的確敗選了。因此我們其實很早已可預見黃是可能出現選情危機的。至於黃毓民能否在議會發揮重要影響力?看看連曾鈺成也力讚黃的議事水平即可得知。若我們相信激化議會是中共的對港管治策略,毓民就是不二之選。當然,單憑以上猜測並不能坐實黃毓民就是那位「心儀的人」。首先我們必須問,黃毓民最終為何敗選?中聯辦既知黃選舉有險情,那能否於該區配票給他?我不知道這在實際操作上是否可能,但這至少是以上推論的盲點。更重要的是,中聯辦空出一席還有另一種可能性,就是協助新的「偽泛民/本土」參選者入局。

走筆至此,我相信很多人會立即想到狄志遠,因他所走的中間路線實在令人感到十分可疑。但若他是中聯辦心儀的人,為何他最後衹拿到約13500票?以中聯辦的配票能力,絕對可以從蔣、梁兩張名單轉移其中8000至10000票以協助狄入局,但最終狄卻低票落選了。因此我傾向相信,狄志遠即使的確與中聯辦暗中交往,也衹能是執行票任務的偽泛民。再說,行中間路線的狄志遠即使進入議會亦衹會變得兩面不是人,在議會中既不能完全為政府保駕護航,他入局又能帶來什麼重大作用?因此,狄志遠極其量衹是中聯辦用完即棄的廢子。

剩下就衹有劉小麗和游蕙楨兩名所謂的本土派或自決派當選者。二人在本屆選舉有沒有出現險情?當然有。作為首次參選者二人已難言穩勝,這從選舉初期二人於民調大幅落後已可得見。加上劉小麗缺乏地區樁腳,青年新政在該區亦札根未深,可見二人均符合選情不穩之條件。那二人能否在議會內發揮重大作用?端視乎大家怎樣理解中共的對港管治政策。如我們相信中共有意引導港人走向自決或港獨之路,中聯辦刻意安排一些偽本土或偽自决派的內鬼進入立法會是很有可能的。那究竟誰才是中聯辦「心儀的人」?是一人還是多於一人?我實在不敢妄下判斷,在此惟有留白供讀者自行思考。

本文嘗試根據客觀資料作分析,盡量避免因自己及參選人的政治取向而作過份的引伸,以免錯誤污蔑從政者。加上以上推論始終建基於多重假設之上,故絕不敢斷言推測必定正確。姑妄言之,姑妄聽之可矣。

後記:收筆之際剛巧得知蕭若元先生原來早於選舉後翌日已提出相近的觀點(讀者有興趣可於youtube搜尋「最新蕭析:立法會選舉分析之三」),這使我對自己的猜測添了一點自信。本文屬後出,如能成為蕭先生觀點的一種佐証,於願足矣。

 

作者簡介:中學教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