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是後記

2015/5/27 — 12:17

我剛剛改完所有的論文,並和阿寶將分數輸入電腦。今年的這門政治哲學課,至此真正劃上句號。很累,但也想和大家多說幾句,權作整門課的後記。

我每教一門課,判斷自己教得好不好,主要不是看教學評核,而是看兩樣東西。一是同學上課的眼神。如果同學聚精會神,眼中有光,臉帶微笑,我就知那一堂課教得不是太差。二是看同學的論文。改完大家的論文,我可以和大家說,今年論文的整體水平,是過去那麼多年最好的一年,而且不是好了一點點,而是相當多。而相較於期中論文,期末論文的整體水平同樣提升了不少,說明大家在努力在進步。由於是自定題目,於是從政治正當性到民主到自由到公民抗命,再到社會正義到機會平等到動物權益,以及到全球正義和愛情政治,真是什麼都有,各有各精彩,而且大都寫得認真用心,我讀得很愉快。

為什麼會有這樣大的分別?我自己也感到好奇。也許是因為今年的助教特別出色,也許是因為今年多了在露天上課所以大家吸了不少天地靈氣,但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雨傘運動。在許多同學的「後記」中,都提到當初之所以來選讀這門政治哲學課,是因為運動之後有許多困惑和衝擊,希望來尋找答案。事實上,在不少同學的論文中,我讀到你們的困惑,看到你們的掙扎,感受到你們真誠的思考。我平時常說,我最希望在你的文字中見到你,那是一種讓學問走進生命的境界。今年我讀到不少這樣的文章。我也要特別謝謝同學對我的信任,在論文「後記」中分享你們種種真切的人生體會。每一篇我都認真讀了。


這門課結束後,我相信不少同學以後都未必再有機會修讀政治哲學。各位來自不同專業,有不同的性格和興趣,最後終會走上不同的道路。以各位的能力和志向,只要一直努力,日後一定會在不同領域取得非凡成就。這點我從不懷疑。而隨著時光過去,我們這門課教過的東西,大家終究也會漸漸忘記。有什麼東西會留下來呢?作為老師,我最為希望大家能夠留下來的,是一種政治哲學的精神。

什麼是政治哲學的精神?大家稍為回憶這學期上課種種,自能明白。第一,政治哲學在乎我們生活世界的是非對錯。所以,我們會問人為什麼要有義務服從國家,在什麼情況下人有公民抗命的權利,民主為什麼值得追求而自由又為什麼可貴,我們又會問人在什麼意義上生而自由平等且享有不可讓渡的權利,以及國家為什麼應該給予每個公民平等的尊重。我們如此在乎這個世界是否正義,因為我們知道,一個不正義的制度必然會有人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必然會有人因此而承受痛苦屈辱和宰制。政治哲學要求我們站在一個道德的觀點,去理解和要求我們的社會,以及去感受人世間的苦難。當我們一旦站在那個觀點,它實際上也就要求我們成為那樣的人。

第二,政治哲學要求我們以講道理的方式來明辨是非,曉知對錯。大家還記得在學期之初,我們在新亞書院圓形廣場一起細讀柏拉圖的“Apology”和“Crito”嗎?在這兩篇經典文章中,我們見到蘇格拉底即使面對數百人的雅典城邦陪審團,即使去到生命最後一刻,仍然堅持以講道理的方式為自己辯護,仍然盡最大努力去論證自己的觀點的正當,並言行一致地活出自己的信念,不惜犧牲生命。在政治哲學的世界,我們是以理服人,而不是靠暴力威嚇或巧辭令色。

在乎對錯和在乎說理,是我理解的政治哲學最基本的德性。當然,要將這兩點實踐於生活,並不容易,有的時候甚至要付上代價。而我們生活的世界和生活中遇到的人,往往對此毫不在乎,甚至嗤之以鼻。這些我都知道。但大家想想,當世界人人不願講道德且不願講道理的時候,我們仍然願意回到蘇格拉底的教導,仍然願意以那樣的方式要求自己的生活,不正正是政治哲學以至大學教育的真義所在嗎?這些觀點我們曾在課上做過不少討論,但願大家仍然記得。

雨傘運動過後,我和大家一樣,內心有著巨大的傷痛。我甚至可以說,從街頭回到校園,我整個的對政治的實存感受,也和之前不再一樣。大痛不能言,我們只能讓時間慢慢治癒。而且,我們沒有停下來的理由。我們必須努力前行。這學期,能夠和大家在草地在廣場在陽光下一起上課,共同思考哲學,實在是極美好的一段旅程。祝願大家有美好的將來。
 

原文5月25日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