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給高官上一課《愛國教育》

2017/9/18 — 10:18

相:中大學生報片段截圖

相:中大學生報片段截圖

馮睎乾在他的專欄,以孔孟之道及左傳的故事為香港特區的高官上了一節中國文化課。以儒家理念教導他們應該如何面對批評,也提醒他們要怎樣當官,才可以得到人民的支持,才能成為執政者的榜樣。這一課其實十分有現實意義,理應列作高官的必修科。

作為特區政府主子的中共政權,建黨之初心以至文化大革命後,是要打倒孔家店,要推翻儒家腐朽封建的文化,甚至打正旗號要批孔。不過,今天中共政權已非當年的土匪,已經坐了江山,而且希望千秋萬代坐下去,儒家思想中的忠君愛國及倫理秩序,當然最啱使。所以今天要以儒家思想治國,要尊孔,要向全球硬銷這套突然翻生的中國軟文化,要在全世界每一角落建立孔子學院。既然如此,照計特區政府一眾高官就更應該豎起耳仔,好好受教。

不過,如果明白特區政府從中共政權學來的治國方略,當知只有佢教你,豈能讓你教佢,今天的特區,還會容許這樣大逆不道的事嗎?看來馮睎乾多數又是白費心機,特區高官肯定逃學曠課,睬佢都傻。

廣告

而且,「搬龍門」就是凌駕性的標準,也是特區政府最「明確的」、「一貫的」、「眾所周知的」施政方針。所以大可一句「馮君所講一套,已經是兩千多年前的東西,不一定適合當前特區新形勢下的需要」,跟住轉身走人。

所以,在下不辭淺陋,希望馮君讓我當一次助教,為特區高官補一個導修課,補充一下近代一點的說法。反正今天最熱衷於強制人民愛國的就是中共政權,不如就看看中國共產黨的創黨老祖宗陳獨秀如何談「愛國」。

廣告

當年共產黨還未創立,陳獨秀在章士釗創辦的〈甲寅雜誌〉第4期(1914年) 發表了一篇政論文章巜愛國心與自覺心》,文中討論了什麼是愛?什麼是國?在文章中,他批評國人只有傳統的「盲目的愛國心」。因為「盲目」,所以容易被政府利用。極權政權一方面把「政府」和「國家」混為一談,然後訴諸人民的盲目,以這一種「愛國武器」蠱惑人心。因此,陳獨秀在文章中責問:「愛國,愛國,天下許多罪惡假你之名以行之!」

陳獨秀在文章中指出,只有傳統的「盲目的愛國心」不能算是真愛國。中國人不缺乏這一種盲目的「愛國心」,最缺乏的是建立近代國家的「自覺心」。

就如馮君在其文章結論之責問:「真正熱愛中國文化的人,會擁戴一個根源于共產國際,文革時肆意摧毁傳統,弄死無數知識分子,至今仍然箝制人民思想、言論自由的政權嗎」?人權保障、國民意願、自由法治,這些現代國家的元素全都不講,甚至不准人民講,缺乏了陳獨秀所講的「建立現代國家的自覺心」的,其實又豈獨愛黨盲毛?

今天那些愛黨盲毛,可以收咗錢愛國,可以食餐飯愛國,愛國愛到郁手郁腳,愛國愛到爛口爛舌,愛國愛到不問是非,愛國愛到唔理好醜。顯然,就是陳獨秀所講的「盲目的愛國心」了。

那篇文章中雖然也提到了「真愛國」與「假愛國」,但陳獨秀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要培養國民對建立現代國家的「自覺心」。如果真的要講「愛國教育」,可能培養這一種自覺心才是最重要。作為有權有勢的高官,是不是也應該在自己的權責範圍之內,以這一種「建立現代國家的自覺心」作為行事標準,而不是跟紅頂白拾人牙慧開口埋口鼓動那種盲目的愛國心。起碼也應該積番啲陰德,唔好帶頭破壞香港原有的、較符合現代國家標準的那一些制度基礎。

今日但見國家領導口口聲聲叫人愛國,不斷利用手頭上的「愛國武器」鼓動那一股愛國的盲目性。而且,只要由中共決定了你「首先是個中國人」,你們就連是否不去盲目愛國的選擇權都失去。但另一方面,這些人卻一股腦兒地把家財家眷往據說是亡華之心未死的列強送,這樣口講的愛國情懷難免令人懷疑有幾多分是真。

在香港,一眾特區高官及建制中人忽然愛國愛到爭先恐後,要人接受愛國洗腦教育,但自己的子女就個個都升讀國際學校或負笈海外,叫人愛國的說服力,也難免大打折扣。而且,只要睇吓那些愛國盲毛的音容,老實講,叫人同佢哋一樣咁樣款愛國?唔好啩!

18世紀英國政治家貝爾克(Burke)就曾經說過,「若要人愛國,國家需要可愛」。現在由這樣的一批人壟斷權力、操持政務及示範愛國,確實又是把這個國家的賣相搞得太不好看。

還是要引用馮睎乾文章中最後那一句:「愛國是好事,但把媚共當作愛國,那是弱智」。把媚共當作愛國,就連中國共產黨的老祖宗陳獨秀也不會同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