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許閣下認為……但請繼續站在示威者一方

2019/7/3 — 0:06

今天醒來,該有些人懷著矛盾心情:我該如何看待昨天在金鐘發生的一切?

毋須利申,堂堂正正做個人:我很簡單,有點錢,可以退休,也可以 freestyle 工作的「自由身」。因此,此文非因我發窮惡、冇工開好有閒,或求取任何光環。我只希望堂堂正正說一句:請繼續站在他們的一方。請聽我的看法——

也許閣下認為,他們破壞了整場和平的運動——答:對,他們破壞你想像中的運動模式,但他們沒有破壞運動,因為你的運動目的跟他們相同。就像你認為不吃飯會瘦,卻沒有瘦下來,朋友逼你做帶氧運動,你說「本來就是被動的捱餓嘛!怎麼變成主動的帶氧運動?這朋友真討厭!」這朋友並沒有毀掉你的目標,事實上雙方目標一致。畢竟,如果捱餓有用,你瘦了,朋友才不用將行動昇級,即是說,如果上街有用,林鄭立即下台,立即撤,有人卻竟去爆玻璃,那才是「破壞」運動。因此他們最多只是破壞了你合意的運動方式,但他們並沒有破壞「你的」運動。

廣告

也許閣下認為,「我爭取,但沒說過要爆玻璃喎!我說過要罵人,但沒說過要動手喎!他們破壞公物!」——答:我看,請你放心去支持,或至少不反對這一群示威者。他們昨天的行為所顯示出的,並非「瘋狂」,而是恰恰相反:理性。他們的目標極度清晰,半秒沒忘記目標,不破壞具歷史價值之物,沒有發洩性的、無定向的發洩,完全沒有(如果是發洩性的,你認為海富麥記還能存在嗎?他們晚上仍在好端端做生意哦。)真正的暴徒會趁火打劫,不顧他人安危地摧毀(當年六七暴動周街放爆彈,是真正的暴動與暴徒),豈會像昨天一樣,入立會,見文物、圖書竟加以保護?整個金鐘除了立會,沒有一片玻璃碎過,連漆油都沒有一滴。在我看來,他們今天的目標相當明確,破壞特定的公物,是透過這行為來作出宣言,manifesto。你欺凌我,欺凌到上心口,合法地打我,合法地拉起我的上衣,強搶我全家的自由,我都沒有動手打你,僅塗污你辦公室,作出宣言:你別再蝦我!於我,這像跪求,多於暴力抗爭。

(順提:我反對高舉暴力之抗爭——作為女性,我不能支持一種抗爭方式是首先撇除女性;叫我站去後方,叫我在後排搞搞物資,諸如此類。昨夜的,並非販賣暴力的抗爭,其抗爭方式並沒有高舉體格力量,相反是極度被動,幾乎文弱。見防暴警員,大家一起退,而不是叫女孩先退。噴黑官員的照片,文弱到密。)

廣告

也許你認為,「現在可能弄得阿爺大條道理地出手,豈不弄巧反拙?屆時想遊行都難」——這種說法是未來•先驚,即是,首先假設還未來臨的三步棋,再倒轉頭此刻首先惶恐。上司非禮你,你想放聲叫「唔好」,但你想起這上司跟大老闆很熟,你可能因此失掉工作,再想起大老闆認識很多同行,你可能自此難找工作,一想到這裡,你就不敢叫「唔好」,任由上司將手伸進去,為的就是怕「可能」會「弄巧反拙」。面對暴政極權,不能假設「惡果」而首先退縮,極權最愛的就是恐懼,你越恐懼,就越聽命;恐懼餵飼極權,極權依靠恐懼。阿爺很強勢,但他亦非無所不能,至少他不能阻止的,就是你伸手進我的裙子時,我會大叫「唔好」,我會拚命掙紮。別未來先驚。

也許你認為,「反正廿幾年後都係大陸㗎啦」——答:可能是,如果廿多年後還有大陸嘅話;你怎麼知道?一年前都沒有任何一個人猜到今天如是吧,廿多年後?未到2046,北極可能已經消失,你怎麼知道?「其實廿幾年後都係大陸㗎啦」,這概念反映在一個人心中,什麼謂之「承諾」?「承諾」到底在你心中有否價值?你跟我訂個生日蛋糕,我應承你,你女友生日那天30號送到,那我是否可以10號就送來,說「反正之後個蛋糕都是你的啦」。你向銀行借錢,銀行說12月你要付清,莫非銀行可以7月找收數佬上門,說「反正你12月都將會欠我哦!7月還,一樣啦!你不還錢,我現在就斬你,一樣啦!」香港社會的運作運作基礎就是承諾。如果承諾不存在,就沒有法律。你的結婚證書無效了。

也許你認為,「有沒有其他方法?無論如何,我不會參與主動性破壞公物囉,有沒有其他辦法?」——答:當然有,五花百門,任君選擇,現在不就是各人用各人的方法嗎?有人用「血債票償」,有人用鏡頭評理,有人捐物資,有人捐錢給立場......絕對珍視任何方式,用自己的方式就好了。 Use yor own way. Freestyle babe.

也許你認為,「我只是支持警方執法,不談政治的」——答:抱歉,警力是政權賦予的力量,當你談警力,已是政治。接受「我為撐而撐」,不能接受「這不是政治」之談。至於「法」,難得你說起「法」;法,是寫在書上的,但那是誰家手持的書?誰可以隨意改動的「法」?難得你說起「法」,今天一切,豈不就是因為法律可以「隨時修改」而牽動的?他們追求的,就是撤回惡「法」哦。說一切跟政治無關,或高舉法治基礎的,是自打嘴了吧。

也許你認為,「我已經是中產/中上,反正抵抗無用,不如我安穩渡餘生算了」——答:此刻我們面對的是前所未見的香港政府,我們 80 後、70 後,之前幾十年都沒見過這種政府,可謂人生風平浪靜,從沒感受過極權,所以可能反應也就大了點。幾十歲,事業穩定,銀行戶口又有錢,會覺得,也許聽聽話話過下半世 ok?是的,如果你讀到任何大陸恐怖新聞,是真的絲毫沒有感受,就ok,要直至你完全沒有感覺,才能 ok,否則下半世人都真是極難捱落去。每一代都有自己的育成背景,我們香港80後的育成,是有視野的,知道道德觀和正義感的,就很難告訴自己,我合上眼就算。

後感:人生嘛,沒有所謂「好」與「不好」,好事,也許後來發現原來在人生中屬壞事;壞事,也許在將來明白是好事......閣下的人生定必試過無數次這檔兒事吧,由友誼到職場,由失戀到喪親。所以我覺得呢,生命是難於用「好」「不好」來判斷的,我們是難於在時間恆河中洞釋一切的,洞釋到就是神了。那麼我們手執什麼呢?就是很簡單的,你此刻覺得對,還是不對。你覺得強權不對,就堅持。昨夜有人用另一種方法表示強權不對,他們跟你並沒有走上分岔路。說到底,一切只剩你心中的、最基本的對錯。

我丁點沒覺得任何人需要為我爭取未來,從沒向年輕人道歉,沒回答過年輕人一句感謝,畢竟始終相信,未來,是我自己fight出來的。這就是我的信念。I don't need to thank you you la, no one is fighting for me, because呢,I am fighting with yo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