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說「支那」

2016/10/18 — 15:34

2016 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左為梁頌恆;圖右為游蕙禎)

2016 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左為梁頌恆;圖右為游蕙禎)

【文:曾偉強】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青年新政兩名當選立法會議員的宣誓風波,可謂平地一聲雷,無風三尺浪。但說到底,「支那」二字無罪,問題是出自何人之口,以何種心態,在何種語景之下說出來。

上世紀六十年代中以前,「Negro」一詞並無冒犯成分。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個夢》的演說中,也多次使用「Negro」一詞。但自六十年代後期起,自由主義者開始轉用「Black」替代「Negro」。今天,黑人不會接受,更不會自稱「Negro」。這是因為時代的不同,歷史事件的積累,人為地為某些詞添加了「色彩」,甚至將原先屬褒義的字,也變成了貶意詞。

廣告

青年新政兩位在宣誓時說了「支那」的當選議員,為何如此不得而知,但說了就是說了,何須砌詞「口音」之誤?理應堂堂正正,光明磊落,道出原由。到底是站在那個立場,以何種心態說的,並表明口中的「支那」所指為何。

梁特今天(十月十八日)上午出席行政會議前,主動向傳媒說,「我和特區政府高度關注上星期三少數候任立法會議員,尤其是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我們會密切注視今日的事態發展,有需要的時候會採取跟進行動。」至於是何行動,梁特卻三緘其口。不過,根據《基本法》,即便是需要採取跟進行動,也不應是行政機關或特首。

廣告

反觀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結束外訪,今早返抵香港,在機場向傳媒談及此事時,只說「感覺到非常遺憾和痛心……這一種行為是不尊重選民,亦不尊重香港社會,亦不尊重議會,更加不尊重自己。」並表示希望他們會為不當的言論道歉。

一個語帶威嚇,設下死線。一個和氣婉轉,好言相勸。到底是身分不同,有人出於無奈,還是性格如此,卻又真的不好說。

不過,歷史總有光與暗兩個面向,均應以平等心去正視,才能真正以史為鑑。無論是沉浸於漢唐盛世,憶「支那」上邦;還是經歷了滿清衰敗,視「支那」為恥辱,都不是一種正當的愛國心。

近日傳出可能被收攤的《京華時報》,二○一○年八月一日報道,海淀區北太平莊路的老上海城隍廟小吃店內,出現一幅裝飾畫,畫中的「支那」字樣被指有侮辱國人之嫌。該店負責人卻表示,畫面反映老上海風貌,讓顧客銘記日本侵華歷史,不忘國恥。

雖然,「支那」二字,成為了近代日本侵華的蔑稱;但究其實,自日本名僧空海(西元七四四 ─ 八三五)《性靈集》首次出現「支那」之名以來,「支那」一直是對中國漢人的尊稱。只是在甲午戰爭之後,滿清腐化無能,完全暴露出來,「支那」一詞在日本開始染有戰勝者對失敗者的輕蔑色彩。

弔詭的是,那時的漢人,特別是革命分子,基於日本暗助中國革命,加上那時「中國」一詞還未被公認,所以對「支那」不但沒有抗拒,反而自稱「支那人」,拒絕承認是「清國人」。一九○二年,章太炎等在東京發起《支那亡國二百四十二年紀念會》,提出「光復漢族」。那個「支那」,指的便是明朝。

不過,正如郁達夫在《雪夜》中寫道:「支那或支那人的這一名詞,在東鄰的日本民族,尤其是妙齡少女的口裏被說出的時候,聽取者的腦裏心裏,會起怎麼樣的一種被侮辱、絕望、悲憤、隱痛的混合作用,是沒有到過日本的同胞,絕對想像不出來的。」

到了民初,國民政府便提出抗議,拒絕接受日方公文使用「支那」字樣。直至日本戰敗後,應中方要求,盟國最高司令部最終確認「支那」稱謂含有蔑意,故於一九四六年,責令日本外務省不得再使用「支那」稱呼中國。

不得不提的是,「支那」一詞源自梵文「cīna」,意為「邊遠之地」或「思想之國」;原屬褒義。《翻譯名義集》卷三云:「脂那。婆沙二音。一云支那。此云文物國。即讚美此方。是衣冠文物之地也。二云指難。此云邊鄙。即貶挫此方非中國也。西域記云。摩訶至那。此曰大唐。」另據《楞嚴經疏解蒙鈔》卷十載,印度俗呼廣府為支那,名帝京為摩訶支那。

「支那」二字,確實刺痛了一些人的「愛國心」。但古印度認為印度才是「中國」,因為「梵國必中」。中國之所以自命中國,是在華夏先民的世界觀裏,只有一個「天下」,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是天朝心態也好,夜郎自大也罷!時代在變換,歷史在前行。今天,誰仍在沉醉於「只知有天下,不知有國家」的虛榮,效忠一家一姓一黨以自豪呢?

 

作者簡介:《梁特語錄》作者。自由撰稿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