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談港獨

2016/8/12 — 16:24

5名選選管會除去參選資格的立會候選人。圖片來源:朝雲 攝

5名選選管會除去參選資格的立會候選人。圖片來源:朝雲 攝

港獨不是一個應然(What ought to be)而是實然(What is)的問題。作為一個政治理念和信仰,鼓吹港獨沒有所謂對錯,或者應該不應該,跟其他那怕是千奇百怪的主張,例如割讓,都屬於思想和言論自由的範疇,只是個人或政治組織主觀的喜好,是意識形態多於真理,在一個現代文明開放又多元化的社會裏,根本不必大驚小怪,視若洪水猛獸,亦毋需奉若神明,以為萬般皆下品,只有港獨才是香港唯一的出路。儘管在中共眼中,這是離經叛道、十惡不赦的歪想,務必扼殺於萌芽之中。

作為實然的問題,誰都知道港獨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偽命題,連鼓吹者自己也坦白承認,所以托詞「法理港獨」有之,指為2047年後所謂第二次香港前途自決有之,寄望大陸支爆共產黨倒台全國大亂美軍登陸香港支持獨立建國有之,甚至出爾反爾否定港獨用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將聲稱已是實然主權國家的香港現狀長期延續下去亦有之,但說來說去,都説不出如何獨立建國的具體辦法和實現條件,至今只能停留在理念傳播的階段。

更諷刺的是,港獨由首至尾都是中共尤其是689政權炮製出來的議題。要不是中共倒行逆施,愈來愈専制獨裁,完全蔑視國民基本人權,又驕橫跋扈,背信棄諾,口說「一國兩制」實質不斷破壞「一國兩制」,而地下黨員梁振英上台後又以政治鬥爭為綱,恣意破壞香港的規章制度和核心價值,主動挑撥打壓,所謂港獨思潮根本就不會在本港萌芽,更不會成為蠱惑人心和瘋魔新世代的時尚潮流。港大的最新民調顯示全港百分之十七人支持港獨,在年輕人中支持率更高達四成,絕對不足為奇,隨着選管會違法取消所謂港獨候選人的風波持續擴大(有理由相信,在投票前仍有候選人會因在選舉期間宣揚港獨而被取消參選資格),傾向支持港獨的民意相信只會更加高漲。

廣告

但在民調表態支持港獨與身體力行用實際行動推動港獨甚至不惜犧牲生命以達目的絕對是兩碼子事,不能等量齊觀。

如果民意就能代表一切,那麼自2003年遠超五十萬人上街及前年佔領行動前夕九十萬人通過電子公投表態支持三軌制,便已可足夠在海內外構成壓力,迫使中共在政改上作出實質讓步了。事實當然並非如此,不必贅述。

廣告

本土派說和理非非的泛民搞了三十年民主運動毫無寸進,民主回歸論徹底破產,「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我也看不到實質只是舊瓶新酒,換了一個「港獨」名號,根本與「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無異,單憑民意滙集,會有什麼成功的可能?倘若中共不倒,我敢斷言,再搞三十年至2047,港獨也不會實現。(當然,我們這一代很大機會看不到,所以不會認真看待。)

有所謂知識份子說民主不是最重要,階級矛盾也是次要,獨立才是一切,而反赤化就是非建制派的最大公約數,只要有本土派入選立法會,就是今次選舉的重大勝利。按照這個𨗴輯,四年前打着「民主、本土、反共」旗幟成功當選的黃毓民,難道不是本土派的勝利?四年下來,請問黃毓民對推動港獨又有什麼實質的成績?更不消說如今為了參選要符合不合理的資格要求,連港獨的招牌也丟到九霄雲外去。

事實上,如果馮巍代表中共內部的温和派,早前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經已表明有心理準備有三數個帶有分離主義傾向的本土派會當選,也認為沒有什麼大不了,因為那並不代表社會的主流。所以,即使有梁天琦一類幾個港獨派進入立法會,大家以為香港就真的會變天嗎?極其量,他們也不過是黄毓民或梁國雄的青年版而已,不足為患。

現實上,不要説在中港經濟一體化和中國官僚及紅色資本愈來愈主導本土經濟的情況下,香港完全沒有獨立的物質條件(何況香港至今連自認本土資産階級也沒有),就是香港一如𣁽北克或蘇格蘭,可以公投自決前途,港人權衡自身利害得失,敢信最後的結果,也會一如𣁽北克和蘇格蘭,脫不了。

香港的政治從來都是中國政治的伸延,九七年後,沒有了外來政權的阻隔,相關系數只會更高,在689代表共産黨執政後,更可說中國因素主導一切。我雖然絕不同意陳雲的城邦論,但如果他真的只是一個代號,其實是中共幕後策劃的一個寫作班子,我便有理由相信所謂「城邦建國」,可以是中共內部政治勢力其中一個構思,未必沒有機會出現。只要大家了解當前國情,運用一下政治想像力,準備取消政治局常委制以便集大權於一身的習近平,不是沒有可能效法普京,取締共產黨,改頭換面,成立新黨,實行一黨專政下的總統制,務求自己終生執政,完成其「中國夢」。由於大陸經濟的不平衡發展,上海和深圳皆沒有條件取代得天獨厚的香港,要「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在習近平一统天下後,香港成為走出去的紅色資本家的樂園,或是有中國特色的新租界,「獨立」開去,成為「城邦」,效法大陸一人一票選出首長,永續「自治」,並非沒有可能。

可是,這種借來的港獨,是真正的人民當家作主的獨立自治嗎?

我不贊成港獨,不會樂觀其成,也不會反對港獨,因為事不關己,不會操心。香港之成為香港,是歷史的偶然,「香港人」(非基本法的定義)也是一樣,只會隨着歷史的消逝及身而絕。

 

來源:「政治經濟學」「大紀元時報」2016.8.12-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