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請王䓪鳴反對李國章和 689

2015/11/9 — 16:50

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又有香港大學保皇校委的賊話錄音流出,香港的法庭不是頒下了一個臨時禁制令的嗎?那個媒體夠薑冒「藐視法庭」的罪責,再三揭開校委會一眾港大「信託人」(信錯人)藉著「保密協議」做盡骯髒事的遮醜布?

台灣網界接力放料

廣告

這一次的義舉不再是由香港媒體發起,而是台灣一個名叫「批踢踢」的網上討論區,在「習馬世紀會」的翌日,由網民「懦夫救星」以題為「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上載,確實造成了攞景兼贈興的效果!

這次由台灣網界支援香港院校自主學術自由的義舉是偶然的嗎?!當然不是!之前的台灣「大陽花運動」和香港「雨傘運動」,兩地社運組織早已經是互有連繫,在輿論救濟上互相支援,相信這樣的民間交流與互動的情況只會繼續發展下去,不是極權政府可以憑文攻武嚇可以斬斷。

廣告

地球村之下,訊息流通禁制不了

我要說的是,這樣的情況難道真的很難預測得到嗎?港大前校委主席梁智鴻自把自為地向法院申請禁制令,難道想像不到,在這個由互聯網串連起來的地球村,訊息的流通是沒有辦法禁制的嗎?!

事到如今,本來公開所有會議內容才是最能贏得公眾好感的一著,因為畢竟馮敬恩已經把各閹人在會議內的發言大致公佈了,若梁智鴻懂得反過來玩,索性公開所有內容,那些說了賊話的閹人還可以理直氣壯:「這是我的真實意見!」梁智鴻卻申請禁制令,把火頭燃向傳媒的新聞自由和公眾知情權,這些都是香港人信奉的核心價值,把事情的意義愈捲愈大。

好難相信,從政三十年的公職王的Crisis Management 可以渣成咁!

一次過全面公開會議內容

梁智鴻的處境困難嗎?Well,是不容易!不過,都唔係話無得拆,申請禁制令之前,其實梁智鴻只要假扮是站在「中立」位置負責處理會議程序的人,情況衰不到那裡,但他撲出來申請禁制令就真係蠢到無朋友,這叫做引火自焚,加上把所有校委一下子通統變了被告,請問以後的會議點開落去呢?!若是索性把會議內容公開,其實公眾都已經知道班閹人的醜行,公開了內容也不會有什麼影響,反而令事件立時失去發酵下去的空間,這招叫做轉守為攻,釜底抽薪。

從這一件事反映,香港政界的政治水平真係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王䓪鳴的虛偽

好了!講到這𥚃,當然不可以放過王䓪鳴啦!王䓪鳴反對陳文敏當副校長的主要及唯一理據是這個選擇會分裂港大,分裂港大的元兇是校監689,也請王䓪鳴支持廢除特首當大學校監的制度!若然李國章真的當上校委會主席,可以肯定港大的政治紛擾和分裂情況更加嚴重,也請王䓪鳴表態反對!若只是針對陳文敏一人,妳只是在堂皇的借口下演一場虛偽得叫人作嘔的戲!

究竟誰在分裂香港大學
王䓪鳴的理據符合實情嗎?當然是將事實完全扭曲,跟涉嫌誹謗陳文敏的紀文鳳的劣行無異!

正所謂,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陳文敏當副校長,香港大學本來就沒有人覺得有問題,香港市民根本就不關心這個議題,何來分裂或團結香港大學的問題?!

直至文滙大公挑起議題,689透過他的代理「攪屎棍」在校委會stir up這個議題,才成為了令全港沸沸揚揚的大事件。

是誰令副校長的委任政治化,是誰在分裂港大?!

中共、689和你們這幫為保個人利益棄公義不顧的保皇校委!關陳文敏啥事?!

689排除異己的模式

不去論王䓪鳴的真正動機,伹邏輯之錯謬竟然出於這名多年從事青少年工作的領袖,能否令人不搖頭嘆息?!

要是依著王䓪鳴不分是非的邏輯,以後中共和689行事還不容易?!他們反對的人,就發動文滙大公去攻擊,689指使代理屎棍去做嘢,然後為了不要分裂,就不理固有程序,否決人選。

咁不如索性中共和689說了算把啦!

港大是香港的縮影

香港大學就是香港的縮影,689伸出污糟邋遢的雙手干預原本屬於大學自主範圍的事情,全面引用校監的權力,安插閹人進入校委會,破壞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這樣的情況跟中共收回香港普選承諾,用「白皮書」重新演繹「一國兩制、港人自港、高度自治」是同出一轍的。

有人會說,事已至此,蟻民抗爭是無法令政權骯髒的手縮回去的。我並不認為如此!我們不能確定的其實只是每一次抗爭帶來的結果,但持續的抗爭,待一天政權的氣數和意志衰弱下來,形勢就會突然逆轉,而持續抗爭是令到瘋狂的政權行事愈益乖張,間接成了它的催命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