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亂數救港」— 一個違背民主原則以爭取民主的配票概念

2018/10/4 — 17:38

2016 年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站(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2016 年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站(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果步】

以現時香港局勢,要爭取民主,遊行無用,公民抗命無用,升級至暴力衝突無用,法官只能依從中共釋法判決法律爭議,建制派亦因功能界別小圈子選舉而長期控制立法會大多數議席,所謂三權分立早已有名無實。而近日,只着眼宣傳理念的香港民族黨亦將遭政府取締,把追求自由獨立的團夥打壓至與黑社會無異。要爭取普選,何去何從?

深知風險最低的抗衡方法為民主派人士奪取立法會議員過半數,讓香港人起碼守住三權中的立法權,所以從去屆立法會戴耀廷所策劃的「雷動計劃」開始,便一直思考配票方法。「雷動計劃」最終未能有效配票,但從選舉過程及結果中,我看到了希望:

廣告

(一)鄺俊宇成為「票王」奪近五十萬票,大幅拋離梁耀忠的三十萬票及涂謹申廿四萬餘票

選舉期間,於各項民調顯示,鄺俊宇的支持度一直比另外兩位民主派人士低,於選舉論壇又沒有突出表現,最後竟成為票王。點解?這是因為選民希望能有效利用自己的選票,自行配票,惟最終因無一套完善配票方法而誤將鄺俊宇推成「票王」。配票成果雖不理想,但從票數差距可以推論出,其實有數以五十萬計之選民都願意配票,「策略選民」數目遠遠不止當時「雷動計劃」中登記的二萬人。奈何,我們欠缺一個有效的配票方法。

廣告

(二)低支持度民主派參選人先後公開宣告「棄選」

「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參選人何啟明(民協)、陳琬琛(公民黨)、關永業(新民主同盟),香港島選區候參選人司馬文(公民黨)、徐子見(傘下爸媽),以及九龍東選區參選人胡穗珊(工黨),合共六人,先後宣告「棄選」。自當日起,泛民各黨派更願意協調,以抗衡極權統治。

上述兩個「希望」,加上近日政府與日俱增的橫蠻行為,以及港人對現狀極重的無力感,令我相信這個思考良久的配票概念,或能得到大眾支持。

✽ ✽ ✽

「亂數救港」概念簡述

亂數,英文即 random number。此配票概念,就是以某隨機方法得出一亂數(例如以骰子得出一至六其中一個點數),放棄自由意志,投選該亂數所代表的民主派參選人。根據統計學的 law of large numbers,重複試驗一隨機事件的結果,樣本數量越多,事件發生的頻率越趨穩定。以擲骰為例,若只重覆投擲三十次,六個點數的出現次數未必很平均;若重覆投擲三萬次,你會發現,每個點數的出現次數均是五千次左右。把這簡單理論應用在配票中,便能非常平均地將選票分配給指定數名立法會參選人,以力爭民主派議席數目過半。

請注意,亂數必須由隨機事件產生,例如擲骰,或利用各應用程式的亂數功能。決不能想像自己大腦也能模仿隨機選擇過程,這樣做很有可能「下意識」避開選擇你不喜歡的參選人代表數字。

示範:以二零一六年「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為例

下圖顯示當時九位參選人所得的票數:

當選的五人中,有三名為民主派人士(涂謹申、鄺俊宇、梁耀忠)。若有方法把民主派參選人所得的選票平均分配給四名參選人(假設是配票及公民黨的陳琬琛),民主派便可再奪一席

可是,若建制派亦有方法把選票平均分配給三名參選人,七名參選人之票數便會相當接近: 

在此情況下,四名民主派參選人僅僅以約一萬票險勝三名建制派參選人。若民主派之選票少於總票數的七分之四,形勢便會逆轉,由三名建制派參選人力壓四名民主派參選人,致使民主派只能奪得兩席。

從以上示範可以明白到,配票有望為民主派爭取更多議席。但是,若建制派一方有樣學樣,而民主派又過於進取,想把選票分配給更多參選人,便有可能倒輸議席。因此,決定每一選區安排多少民主派人士參選是一大關鍵。可是,我們要緊記目標是力爭立法會過半數議席。若然太保守,最後只差一席而未能使民主派全體議席(連同功能組別)達三十五席或以上,也視之為失敗。

各選區初步目標議席數

(括弧內為能夠穩奪目標議席數所需的亂數配票選民(或稱「亂民」)比率)

「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五個議席中奪四席(六分之四,66.7%)

新界東:九個議席中奪七席(十分之七,70.0%)

新界西:九個議席中奪六席(十分之六,60.0%)

九龍東:五個議席中奪三席(六分之三,50.0%)

九龍西:六個議席中奪四席(七分之四,57.1%)

香港島:六個議席中奪四席(七分之四,57.1%)

(註:以新界東選區為例,若建制派一方派出三名參選人競選,假設他們也有方法平均分配選票,而建制派所得票數為總票數的十分之三,其餘均為分配給七名民主派參選人的亂數選票,那麼這三名建制派參選人及七名民主派參選人將各得總票數的十分之一。因此,要穩奪七席,新界東所需的「亂民」比率為十分之七。)

而剩餘的三十席功能組別中,須力爭八席,才能獲得過半議席數的三十六席。二零一六年民主派也恰好是奪得八席(若包括醫學界的獨立議員陳沛然),但當中的姚松炎能夠獲勝,是因為其組別有兩名親建制參選人互相「鎅票」。而上述各選區的目標議席數已是相當進取,情況不甚樂觀。可是,這或許已是非暴力手法爭取普選的唯一方法了。至於要如何協調出接受選民配票的參選人,我認為舉行初選最能被大眾接受。

亂數配票的可靠度

如前文提及,「樣本數量越多,事件發生的頻率越趨穩定」。究竟以亂數配票能夠有多平均?為了令大家更具體明白,我以 Excel 編寫了簡單自動程序,利用內置的亂數功能,各選區重覆模擬三千次亂數配票,結果理想。

(此程序的編碼已抄錄至以下連結:https://pastebin.com/4QHkWBTn

假設

在運行編寫好的 Excel 模擬配票程序前,須先假設各選區亂數選票數目。把二零一六年各選區參選人二分為民主或建制派後,各選區一眾民主派參選人所獲得的選票數總和,便是這個模擬配票程序所要分配的選票總數,而這些票數均假設百份百以亂數配票。至於被配票的虛擬參選人數,則設定為上文提及各選區的目標議席數。

分析方法

由於使用了亂數功能,三千次模擬配票的結果均不一樣,各虛擬參選人所得票數差距時大時小,這反映了以亂數配票的不確定性(uncertainty)。下圖是程序運行完結後 Excel 試算表的情況。每一橫行代表着一次模擬配票,各虛擬參選人之所得票數。

要從中理解亂數配票不確定的程度,我把每一次模擬配票獲得票數最少,「最不幸」的虛擬參選人之票數(即以上 Excel 試算表截圖中紅色的數字),繪製成統計圖表,並歸納出「最不幸」參選人票數之可預期區間。

「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摸擬配票結果摘要

亂數選票數目:1,108,171
被配票之虛擬參選人數:4 人

下圖顯示三千次模擬配票裏,四名虛擬參選人中,「最不幸」參選人票數之分布。

圖中各支棒展示出「最不幸」參選人票數在各等距區間的出現次數,橫軸為票數,縱軸為出現次數(frequency)。最長的棒是右三那支,表示了三千次模擬配票裏,有 596 次「最不幸」參選人票數介乎 276,801 至 276,900 票之間。另外,有多於 99%(2,973 次)的「最不幸」參選人票數結果是 275,401 或以上,比起平均分配所有票數(1,108,171 / 4 = 277,042.75)亦只是相差 1,641 票。因此,我們可預期,於「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裏,亂數配票的票數很大機會與平均分配票數相比,相差少於 0.60%。

新界東選區模擬配票結果摘要

亂數選票數目:336,212
被配票之虛擬參選人數:7 人

下圖顯示三千次模擬配票裏,七名虛擬參選人中,「最不幸」參選人之票數分布。

最長的棒是右六那支,表示了三千次模擬配票裏,有 358 次「最不幸」參選人票數介乎在 47,876 至 47,900 票之間。另外,有多於 99%(2,977 次)的「最不幸」參選人票數結果是 47,526 或以上,比起平均分配所有票數(336,212 / 7 = 48,030.29)亦只是相差 504 票。因此,我們可預期,於新界東選區裏,亂數配票的票數很大機會與平均分配票數相比,相差少於 1.05%。

✽ ✽ ✽

結果討論

我們發現,以百分比計,亂數配票於「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的效果比新界東的好,選票分得更平均。這是因為亂數選票越多,能使代表各參選人數字的出現頻率越趨穩定。另一原因是新界東所需要分配的參選人數目比「超級區議會」多,使其不確定性較大。至於其他選區,模擬配票結果亦見理想。不贅。

是否合法?

目前來說,合法。但若此配票概念得到廣泛支持,中共感到威脅,中共或會再一次「創意釋法」,把整個選舉推倒,而本文作者亦會被攻擊為違反《基本法》的反中亂港人士。至於以亂數投票的「亂民」,就算此行為真的被打成違法行為,深信執法人員亦不可能找出使用亂數之證據,拘捕選民。我認為大家可以完全放心應用此配票概念。如真的把選舉推倒重來,「亂民」們再配一次票便可。

立法會議席過半數了,又如何?

這問題好,因為,即使過半數了,亦不會因而得到普選。要通過改變特首選舉方法的議案,是需要多於三分之二出席議員投贊成票。再者,政改議案只能由政府提出,再交到立法會表決。政府又豈會提交一個讓香港有真正民主的政改方案?那麼,過半數了又有何用呢?

有一個方法,就是不通過財政預算案及相關之臨時撥款,使政府無法發放公務員薪資,以癱瘓政府運作。相信有不少人會反對,但希望大家看清現實 — 香港的人口政策已不斷將受洗腦教育的中國人運送到來,加上「大灣區」發展藍圖,可預期港中融合將在未來數年超速進行,講廣東話的香港人將成少數。情況已是迫在眉睫,拖無可拖。

若果以初選作協調方法揀選參選人,初選的辯論應以「如何利用過半數立法會議員之否決權與政府討價還價」為主軸。而每當民主各黨派有分歧時,就由參與初選的各候選人作民意代表,以初選所得的票數,投選出民主派的集體路線。

還有兩年時間

距離下屆立法會選舉尚餘兩年。若讀者認為這一配票概念可取,應立即將本文內容盡量分享出去,說服身邊所有支持普選的親友加入「亂民」行列,務求令社會引起的迴響大得足以使傳媒爭相報導。上文已提及,穩勝目標議席數所需的「亂民」比率高達 70%。民主派的選票比例過往只有約 60%,就算所有投給民主派的選民都一同參與亂數配票,距離穩勝還差得遠。讀者或可期望,當「亂數救港」引起全港廣泛討論,會令本身覺得投票沒用的人,有動力走出一步,因而更接近穩勝所需要的票數,亦有望以群眾壓力使民主派人士以公平、公開的方法協調出各區參選人名單。

此外,戴耀廷正在策劃的「風雲計劃」,讀者亦應考慮是否一併支持。區議會(第一)功能界別的議席是由區議員互選的。此一議席可代替姚松炎因對手陣營互相「鎅票」才能於上屆勝出的議席,使剩餘的三十席功能組別中仍能保住八個議席。讀者亦應積極成為各功能界別的小圈子選民,那些選票比一般人能投的票更有價值。

結語

若果「亂數救港」配票概念真的在下一屆選舉中應用,看起來真的是荒謬至極。無錯,在如此畸形之時代,才會衍生出如此荒謬卻務實的應對方法。理性的香港人能否創造歷史?

 

作者自我簡介:
*本地大學精算系畢業生,副修數學
*現職於本地精算相關行業(即係考精算試有錢 claim 嗰啲)
*並非精算專業機構認可之正精算師;尚有大量考試 /功課未完成,努力中……
*支持主權歸民
*認為中華民國才是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之有效國家
*絕不與港獨分離分子割蓆
*與同業團體「精算思政」無任何關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