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5/2/5 - 1:09

二一遊行

圖:朝雲 Facebook

圖:朝雲 Facebook

想不到理由,也不想用藉口掩飾。遊行結束,不住向人訴苦,像在敘舊。

「有沒有用」是一個充滿歧義,預設的質疑。由印衫,製飾到出書;由街站,講堂到遊行;由鳩鳴,鳩坐或鳩衝,暫無一事可即見功。

在可以做「有用」的事前,始終要做「冇用」的事,否則兩者之間無以延續。

廣告

佔領之際,有一常見的口號,大意就是「不成不撤」。除添美新村,旺角等少數人能信守誓言,自己便未能守節。

因此我不接受,大家在等機會做大事。若我們真有初衷未竟,誓不罷休之志,什麼事都可以幫手,什麼時候都願意出頭。

當只有一萬人繼續行,背後會有十萬人,有心繼續佔繼續衝?我不相信。

我傾向承認,我們真的散了,失去凝聚力和希望。

前者需要取信群眾,收拾人心;後者是新機會來到前,「冇用」的事的推動力。兩者都難上加難。

求諸人前,唯有先要求堅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