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十年前,尊者達賴喇嘛認證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化身

2015/5/15 — 13:27

二十年前的今日(編按:作者成文於5月14日),即 1995 年 5 月 14 日,在印度北部流亡藏人中心的達蘭薩拉,尊者達賴喇嘛認證並宣布西藏境內六歲的更敦·確吉尼瑪(又寫 根敦·卻吉尼瑪)為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化身。三天后,六歲的更敦確吉尼瑪被失踪,成為「全球最年幼的政治犯」。 如今他已二十六歲,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中國政府在當時即任命了另一名男童取代了更敦確吉尼瑪,以十一世班禪喇嘛的名義成為今天中國佛協副會長。

廣告

BBC 資深記者伊薩貝爾·希爾頓 (Isabel Hilton) 著述《尋訪班禪喇嘛》一書,中譯本於 2004 年在台灣出版。我曾很不容易借到這本書,為此復印了幾本保留。 2008 年 5 月的一天,我在北京見到了作者,給她看了這樣的複印版並請她簽字,她很理解地在扉頁署了名,與我合了影。

書中,關於 1995 年 5 月 14 日的記錄包括尊者達賴喇嘛的宣佈如下:

廣告

「今天是釋迦佛首次傳授時輪法的吉日,而時輪法與班禪喇嘛淵源深厚。在這可喜可賀的時刻,我以無比欣喜的心情宣布班禪仁波切的轉世化身。我認證的根敦·卻吉尼瑪,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出生於西藏那曲地區的嘉黎縣,父親袞卻彭措,母親德銘卻敦,他是班禪仁波切真正的轉世化身。」

而中譯本的序言,由著《最後的達賴喇嘛》等涉藏紀實著作的台灣記者林照真所寫。 

其中寫道:

“……《尋訪班禪喇嘛》一書中,作者除以散文體抒情寫景外,更以樸實易懂的文字,忠實紀錄近代西藏問題的起源脈絡,對於西藏坎坷複雜的近代史並不迴避,行文間既溯及歷史,又牽涉現實,堪稱是理解西藏問題的極佳入門書。而當十世班禪圓寂後,中國與達賴間出現微妙政治互動時,作者更以第一手資料訪問達賴喇嘛,也詳實報導關鍵人物恰札仁波切在達賴喇嘛與中共間,認證班禪的艱辛過程,書中對於達賴與中共的互動乃至角力,均有深刻而清楚的描寫。   達賴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班禪十世靈童發生「雙胞案」,中共不但不承認由達賴認證的根敦. 卻吉尼瑪為班禪轉世靈童,還要在十世班禪靈童的尋訪上取得「最終認證權」,中共決定另立新靈童,選出堅贊諾佈為班禪轉世靈童,根敦. 卻吉尼瑪於是受到軟禁並宣告失踪,目前已是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中「最年輕的政治犯」,而堅贊諾布則受到中共刻意安排,成為愛國護教的樣板。 作者感嘆,「兩個班禪」命運不同,相同的是一樣都失去了自由。   班禪雙胞案種下近代西藏宗教紛爭的起源,源自達賴與班禪相互認證的歷史儀軌,在達賴喇嘛認證的十一世班禪失踪後,達賴除了繼續尋找工作外,也已了解到未來複雜的情勢。 「兩個班禪」預言「兩個達賴」將是下一個紛擾不已的世紀悲劇,即使信仰虔誠的藏人堅信就像「兩個噶瑪巴」、「兩個班禪」一樣,從來不會產生真假難辨的問題,未來終將有各種神蹟與啟示說明達賴喇嘛的轉世。 「兩個達賴」或許不會形成難以癒合的宗教悲劇,只是西藏多舛的命運,隨著歷輩觀世音菩薩的代代轉世,依然永無寧日。   書已近尾聲,根敦. 卻吉尼瑪仍未尋獲,國際要求釋放班禪的行動從未停止。 在廿一世紀的今天,「尋訪班禪喇嘛」,尚未劃下句號。 ”

我曾在 1995 年和 2005 年,寫過有關班禪喇嘛的兩首詩。 一首寫於 1995 年 12 月的一天,當天我原來的單位——西藏文聯召開大會傳達有關新班禪被黨確立的文件,坐在會議室被要求聆聽的我當場寫下《十二月》這首詩。 一首寫於 2005 年 10 月的一天,正是在讀了《尋找班禪喇嘛》這本書後寫下的。
十二月


1 、
    聽哪,大謊就要彌天
    林中的小鳥就要落下兩隻
    他說:西藏,西藏,正在幸福
    憤怒的女孩不節食
    遍地的袈裟也在變色
    他們說:為了保住這條命
    但那一個,啊!
    滾燙的血液,滾燙的血液
    誰在來世放聲慟哭?
2 、
    烏雲! 崩潰!
    這是我此刻的幻象
    我也知道,此刻沉默
    就永遠沉默
    千萬張拉長的臉啊
    請敞開心扉
    那顏色尤為絳紅的人
    犧牲一次
    因為生命之樹常青
    靈魂,就是靈魂
3 、
    更大的挫折!
    萬木從未有過的凋零
    小人物噤若寒蟬
    那樣合攏的雙手
    卻被生生斬斷
    要填滿鷹犬的胃
    啊,一串無形的念珠
    誰有資格,從骯髒的
    塵世,毅然拾起?

1995-12 ,拉薩
    班禪喇嘛
    如果時間可以抹煞謊言,
    十年是否足夠?
    一個兒童長成聰穎少年,
    卻像一隻鸚鵡,喃喃學舌,
    那是乞求主子歡心的說辭!
    另一個兒童,他在哪裡?
    他手腕上與生俱來的傷痕,
    是他的前世,在更早的十年
    在北京某個暗無天日的牢房,
    被一付手銬,緊緊地捆縛。
    而今,渺無音訊的兒童,
    是否已經遍體鱗傷? !
    如果黑暗有九重,
    他和他,身陷的是第幾重?
    如果光明有九重,
    他和他,神往的是第幾重?
    也許就在黑暗與光明的每一重
    他在身陷著,他在神往著 ......
    貢覺松! 如此顛倒的人世間,
    怎樣的無常之苦,
    竟在班禪喇嘛的身上輪迴示現!
2005-10-12 ,北京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