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孩政策的慢與暴

2015/11/6 — 19:2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10月29日閉幕的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在公報上宣佈:「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積極開展應對人口老齡化行動」,這是繼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啟動實施「獨生子女可以生兩孩」(單獨二孩)政策之後的重大人口政策改變,意味著中國實施36年的「一胎化」計劃生育「國策」改弦易轍,變成「全面二胎」,但仍舊「堅持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有專家認為在新政策下,每年新增人口300至800萬,中位數為約600萬人,接近香港人口,再加上目前中國約1600萬的年出生人口,年出生人口峰值預料在2200萬人左右,但這樣的水平預計只會持續一兩年,很快就會下降。無論如何,這批新增人口勢必加劇香港奶粉等必需品搶購潮,有限資源再被攤薄,當然不在話下。

自36年前中國強制推行「一孩政策」以來,官方估計至少少生4億人,聲稱減緩了資源需求壓力,但在進入21世紀後,此政策出現兩大嚴重後果。

廣告

一、結構失衡:生育率低、性別失衡、人口老化、勞動力減、家庭贍養負擔大增(一對年輕夫婦通常要贍養4位以上老人),少子化高於全球平均比例,競爭力衰退,尤其是東北三省經濟增速暴跌,青壯人口外流速度驚人。一旦獨子不幸早逝,而且父母過了生育年齡,則在情感受創的同時,也面臨無人養老的「失獨」嚴重社會問題。目前中國「失獨家庭」數量已達千萬,而且就在今年5月,全國各地近千個失獨家庭前往北京,一度聚集在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門外抗議。民怨沸騰,可見一斑。

據中國官方公佈,中國大陸人口在2014年的年齡中位數是37歲,男女比例是1.18對1 。0至14歲低齡人口佔16.5%,低於世界平均26%水平。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2010年上升2.2%,達15.5%。15至59歲年齡段的勞動人口為9.37億人,比2013年減少345萬人,而且是自2011年開始連續3年出現減少。中國總生育率僅1.4,遠低於人口穩定水平2.1,而且接近1.3的「低生育陷阱」。

廣告

二、暴力計生:更嚴重的是,地方政府為完成上級政府攤派的「計生指標」,實施「超生」罰款、禁止孩子登記戶籍等處罰,往往伴隨強制檢查、強制節育、強制絕育、強制墮胎、投進黑牢、濫用暴力、貪污腐化、橫徵暴斂,長期踐踏孕婦人權,剝奪孩子受教育及醫療等基本權利。把山東臨沂計生問題清楚地說出來的陳光誠,同樣受盡折磨,最終幸得逃離中共魔掌。由始至終,各地「計生」宣傳口號還是萬變不離其宗,反而直接說出了暴力計生的反人類、反文明本質:「一人結紥,全家光榮;一人超生,全村結紥;寧添十座墳,不添一個人;寧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個;一胎上環二胎紥,計外懷孕堅決刮;該紥不紥,房倒屋塌;逮着就紥,跑了就抓,上吊給繩,喝藥給瓶。」

對於上述第一個問題,「全面二孩政策」是否「及時雨」?顯然不是,而且在至少20年內幾乎完全無能為力,甚至可能永遠起不到任何實質作用。一個孩子從出生到長大成人,足以供養父母,投入勞動市場,大約需時20年。換言之,即使「全面二孩政策」真能有效鼓勵多生一孩,至少在20年內,也是無法根治上述第一個問題,中國人口老齡化問題將會長期存在。

更重要的是,目前中國生活環境極度惡劣,舉凡空氣、水、油、食物、戶籍、教育、房屋、醫療,都不是適合人類長期居住的地方,遑論小孩。那些貪官奸商,以及那些有點積蓄的中產階級,早已把妻兒和貪贓送到海外定居入籍,不想再做中國人,全面離地掏空。剩下來的就只不過是無意生育的男女,以及部分沒有節育意識的中下階層。

然而,無意生育的男女顯然超過希望多生孩子的男女,而且早已有數據為證。從2013年實施「單獨二孩」(如果一對夫婦中至少一人是獨生子女,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以來,符合條件人士申請「單獨二孩」的比例遠低於官方預期。上海市衛計委今年公佈:90%的上海適婚女性符合雙獨或單獨的政策,但申請二孩的比例卻不到5%。同理,今後實施「全面二孩」,結果極可能不中亦不遠矣。

歸根結柢,現在不是「處處有工開、人人有希望」的快樂時代。反之,中國社會到處充斥著權貴壟斷和惡性競爭,不適合長期留駐或生育繁衍。習近平即使再發「中國夢」,要求2021年GDP超越美國,要求人民幣國際化,要求實現一帶一路,要求中國制定全亞洲自由貿易體系規則,但光是這個人口老齡化問題,就已經是中共政權的「絕症」,問題厚積,無法解決,反噬在即。再多的GDP增長和人民幣國際流通,也只不過是實現習近平自己腦海中的帝王君臨天下春秋大夢而已,根本解決不了人口老化、勞動力減、失獨家庭、倒三角形家庭結構、競爭力衰退等社會向下沉淪問題。

事實擺在眼前:中國降低高生育率的目標在1992年已經基本實現,自1999年起已邁向老齡化社會,老年人口將在2026年達到3億,2037年超過4億,2051年達到最大值,之後一直維持在3至4億的規模。這是「全面二孩政策」所無法逆轉的人口結構和社會問題。就連東北三省青壯人口外流和經濟崩盤危機,習近平也完全無能為力。中國社會已被中共政權推向失控和崩潰邊緣。

歸根結柢,中國實行限制生育的「國策」早已嚴重脫離社會實際,空想「中國人太多,必須有限制」,漠視由於中共實施計劃生育而人為造成(或者加劇)的人口老齡化危機,閉門造車,罔顧事實。畢竟,當1999年中國開始出現老齡化現象的時候,一切改革都已經緩不濟急,何況一拖就是16年,今天的老齡化現象已經積重難返。從今以後,中國人口結構要達到合理程度,恐怕需要大約100年時間,因此絕對不是習近平所講的「光榮的百年」。

那麼,解決之道何在?自由生育、產業轉型、本土意識、鼓勵創意、言論自由、政治改革、民主憲政、打破壟斷、改善環境、社會保障,逐步改善老齡化現象與相關社會問題(儘管這些都不是特效藥),而不是單純推出一個隔著靴也搔不了癢的「全面二孩政策」。當然,一心想著權力和利益的中共高官,既沒有這種速度,也沒有這種高度。

對於上述第二個問題,「全面二孩政策」是否等於開放自由生育?當然不是,依然是計劃生育。這正是中國各地貪官橫徵暴斂的法寶,中共地方各級官員當然不願放棄。

有計生政策,就有橫徵暴斂機會,財源就可以從血泊中滾滾而來,官員金脈也就不會中斷。2012年,陝西鎮坪縣馮建梅女士因沒錢繳納4萬元的「超生」罰款,腹內7個多月的胎兒被強行引產,極度殘忍,喪盡天良。這類案例未來將會繼續層出不窮。

無論是一孩、二孩、三孩、四孩、五孩,只要中共政權一直實行強制性計劃生育,它就是一個侵犯基本人權和人性尊嚴的反人類邪惡政權。1968年聯合國國際人權會議通過的《德黑蘭宣言》表示:「父母享有自由負責決定子女人數及其出生時距之基本人權。」男女的生育權利本是他們本身享有,從來不屬於共產黨或習近平。一個政府可以用激勵和誘導措施引導生育行為(例如稅務優惠或財政補助),調整人口結構,但絕對不得通過強制手段限制國民生育,或者強迫孕婦引產、墮胎、結紥、絕育。

一切侵犯公民生命、身體、健康、自由、財產、安全的行為,均屬國家體制性集團犯罪。這完全是憲政常識,但偏偏卻是習近平指示必須「七不講」的禁忌內容之一。然而,「不講」不代表「不存在」,掩耳盜鈴畢竟無用。只要一直存在強制性計劃生育政策,只要憲法還是明文規定「夫妻雙方有實行計劃生育的義務」,中國就不可能是一個文明國家,認可和保障公民(尤其是女性)的生育決定權和身體自主權也就無從落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