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百萬零一人的遊行之後

2019/6/19 — 13:29

圖片來源:作者 Medium

圖片來源:作者 Medium

早幾天提到,當勇武派與和理非放下敵對態度,懂得互補走位,反對陣營就會變強。事情的發展,證明這道理的確管用。

和理非是 vast majority,但和理非式遊行,政權早見慣亦平常,唯有勇武派挑起衝突她才會害怕。林鄭在周六記招便不打自招,說出心底話:6 月 9 日,一百萬人和平遊行,是充份展現港人文明和多元blablabla(,但我企硬,懶理一百萬守法乖乖);到星期三「暴動」,警民多人受傷 blablabla(,我便不敢企硬,怕死人難收科),所以暫緩,囉。

《紐約時報》分析員也看出香港政權的「欺善怕惡」:

廣告

The risk for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is that the public, particularly the young, may develop the impression that the only way to stop unwanted policy initiatives is through violent protests.

長遠來說,這是香港政府要面對的管治危機,但此刻則是反對陣營可茲利用的 strategy。

廣告

✽ㅤ✽ㅤ✽

不過勝利來得太快,會令人手足無措。林鄭這次快速退讓和拆彈,如何保持反對陣營團結是大考驗。

日前,行會成員和立法會前主席便發功,試圖將 focus 轉到「道歉問題」,說林鄭真誠道歉的話就給她一個機會吧!這是高明的轉移視線,一不留神,你就會跟著他們所指方向走。

然而「道歉」從來不在反對者的訴求清單上。6 月 16 日二百萬人大遊行的要求很清楚:

  • 撤回方案
  • 收回「612 是暴動」言論
  • 釋放被捕示威者,承諾不秋後算帳
  • 林鄭下台

這幾條要求,可說是按著重要性而排列的。

第一條,最難也最重要,絕不能妥協。暫緩不等同撤回,林鄭若不親口講明,看不出政府有任何誠意。

第二條,執筆之際,警務處長盧偉聰已受命出來「撲火」,聲稱不是所有 612 民眾行為都是暴動,「只係有啲人使用暴力,不是成個事件係暴動。」

不肯正式承認濫用武力,當然不收貨,但好歹是一次小讓步,應該乘勝追擊,譬如要求政府這次「特事特辦」,豁免起訴所有示威者。

如果這竟也成事,就索性再要求林鄭公開表明,這次反惡法運動是百分百香港年輕人自發的愛港運動,並非建制派和中共黨媒所誣捏的「由外國策動的顏色革命」

如能由林鄭代我們劍指黨媒言論,將可堵塞藍絲五毛悠悠之口,以後不敢再侮辱香港示威者有錢收、被利用。

這些,在 6.16 遊行前我都不覺得有可能實現,但看見政府撲火之急,似乎一切都有可能。

趁膠著情況未開始,必須好好把握民氣。如果上面三點都能夠成功爭取,老實講,林鄭政府的威信亦蕩然無存,下台與否,只是時間問題了。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