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年前在暗角旁遇到的警察先生,你好嗎?

2019/7/15 — 18:59

資料圖片:警察

資料圖片:警察

2014 年,在七警暗角的不遠處,我曾經遇到這麼一位警察先生:當時他被群眾包圍,最初大家都不斷指責他,對連日警察濫用暴力怨氣,都要發洩在他身上似的。然而,這位警察先生的表現,最後得到在場人士的尊敬。

今天,我特別記掛這位警察先生當晚的每一句說話。希望他還安好,並以此公開信,讓港人知道警察曾是如此專業……

2014 年某個晚上,在暗角旁和群眾對話的警察先生:

你好嗎?

廣告

還記得當日,你被群眾包圍的時候,仍是那麼的冷靜鎮定,落落大方地和七嘴八舌的群眾理論。當時有幾個場面,我到如今都不能忘記;最初群眾的情緒頗為激動,情況和 6.12 未爆發暴力衝突前相約,但擁有高情緒智商的你,一步一步的透過理性的言行,令群眾冷靜下來。作為前線的軍裝警員,你不卑不亢地為警察說項,同時又表示對群眾的憤怒理解,令崩緊的氣氛稍減。我還清楚記得,正當大家討論正酣,你收到同僚的來電,問你是不是被圍堵,要不要立刻派人來增援。聽到增援二字,大家的不安感又爬升。當時你大可以離去,便不用應付這班七咀八舌、又不太友善的群眾。但你的反應是,先叫我們安靜,然後對同僚回話說:「我這裏很好,沒事。你們千萬不要過來。」

也許在職級上,你只是一個軍裝三柴,但在尊業判斷上,你高強過一眾總警司。你明白不要無端的增援,不要刺激群眾情緒,已處理得相當好,而你還選擇留在群眾一方,這個動作,就像藥水膠布,把多日的撕裂修補一下,很治癒。

廣告

這個動作,贏得了大家信任,之後的對話,再沒有指謫,我還打趣的問:你對李偲嫣撐警有何感受,你的反應,再令我佩服;你把聲音壓低了,然後說:「我有委任證,有槍有警棍,使你嚟撐?!」

當時你真的型到不得了!但今天,你也許會因為同僚在執勤時,把你一直引以為傲的委任證和良心深深藏起來,才夠膽暴打百姓,然後再領受一些過氣的老歌星打氣祝福。你當年骨氣滿滿的豪情壯語,也許他們今天會心虧得說不出口。

最後大家問你現在(雨傘運動)的局面該如何處理 ,記得你長嘆一聲,然後說:「希望更多有識之士能夠入到議會和參與政府高層決策,才能撥亂反正。」警察先生,如今回想起你這句說話,真是鼻子一酸,眼淚兩行!我們和你想法一樣,但今天,也許你都看見了,政府已刻意用警察的武器,打出一個軍權政府!把社會推向萬劫不復。

警察先生,今天你還抱有當天的正義和善良嗎?有否受到路西法效應的影響,和手足兄弟一起暴打市民?又或者你已受到排擠,早已辭官歸故里?無論怎樣,我仍慶幸那一年在暗角和大家一起遇到你,你讓我明白,警察可如何得到應有的尊嚴。

警察先生,如你仍在警隊,仍有那份初心,請告誡一下你的前線同僚;由西環操控的林鄭政府,現在把你們變成野獸,目的是不斷挑釁群眾,要人民鬥人民。你們做都的事,不但像第一大黨前主席所言,有辱無榮,最終目的,正如一位警察家屬向烽煙節目表示,似乎要把你們這些前線去送死,以求達到更加暴力鎮壓的政治目的。為香港市民服務了這麼多年,你甘心嗎?!

不知可否把你的智慧和經驗,和同僚手足分享一下,脫下制服,我們都是香港人,當中並沒有仇恨。如果真要我們面對這種割裂和敵對的情況,那是政府與市民之間的事,不是前線警員的責任。所以,請你勸你的兄弟,回歸專業,並支持進行獨立調查。群眾矛頭,只是由西環指使、林鄭帶領的不仁政權。它們只視你們為隨時犧牲的政治工具,但市民視你為有血有肉的香港人。

一位當日和你在暗角對談的小市民敬上

 

(標題為編輯改擬,原題為〈給一位警察先生的公開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