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年前後,9 月 28

2019/9/18 — 12:52

照片攝於 2014 年 12 月初,兩格菲林,記錄了清場之前的金鐘。(作者攝)

照片攝於 2014 年 12 月初,兩格菲林,記錄了清場之前的金鐘。(作者攝)

收到陌生人傳來 AirDrop,香港人日程表,眼睛順著日子掃下去,原來已經排至 9.28,十日之後,雨傘運動五周年。

廣告

2014 年 9 月 28 日下午 5 時 58 分,防暴警在金鐘施放 87 枚催淚彈,繼 2005 年反世貿抗爭後首次使用,已經如殺人武器一般,震撼所有香港人。現在回想,還是聽得見一下接一下的發射槍聲。

然後一晃眼就是五年。五年前五前後,同屬史無前例的社會運動,曾經的堅持死守,到今天像水靈巧。

廣告

最近聽見嘆息幽幽,人們開始記得五年前,當時以為身在絕境,現在居然詭異地變得美好,因為催淚彈不會在社區放題(大概也沒有過期),遊行示威不用完全幪面,打開衣櫃不會為衣服顏色而煩惱,有事仍然可以報警,臉書容許暢所欲言,沒人需要慌張得改名換姓。

偶爾想起夏慤村的種種,那些臨時的家,民間學堂,人性化回收系統,單車發電器,晚上發光的連儂牆等等。
特別記得某一夜不遠處燈飾突然亮起,當清場消息每日來襲,聖誕竟然近了。

好多事情往往等到回望才看出端倪,依然相信沒有五年前的全民實習,不會出現今天這樣走向的逆權運動;當年不 OK 的,記住了,今年期望不會再犯,很簡單也很難實踐。

相比五年前,現況雖然愈趨兇悍,迫至無路可退,惟香港人以同樣的狠勁瘋狂進化,手腳未肯放軟。

剛剛看過美國國會《香港人權民主法案》聽證會,自由亞洲電台把發言翻譯了,節錄黃之鋒一段總結,曾經的意見領袖,今天找到另一個位置,繼續參與。

「我曾經是香港年輕人運動的代言人。然而,在目前的無大台運動中,與我們中間因抗議而被解僱,受傷甚至害怕甚至去醫院,或被迫自殺的人相比,我的犧牲很少。兩個人已失去了一隻眼睛。到目前為止,被捕的 1,400 人中最年輕的是只有 12 歲的男生。我不認識他們,但他們的痛苦是我的痛苦。我們屬於同一個想像的社區,為自己的自決權而奮鬥,因此我們可以建立一個更加光明,共同的未來。

今天出生的嬰兒在 2047 年 7 月 1 日甚至還未慶祝他的 28 歲生日,到時香港的『50 年不變』政策即將到期。那個限期比它的表面的更接近我們;沒有回頭路。數十年後,當歷史學家回顧過去時,我確信 2019 年比 2014 年更加明顯,這將成為一個分水嶺。我也希望歷史學家能夠慶祝美國國會站在人權和民主方面的香港人一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