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年前的這件事與梁振英的紅線論

2018/8/12 — 9:10

2013年《主場新聞》製圖

2013年《主場新聞》製圖

以前我說過,每年8月11日,我都會拿這件事出來講一次,今年特別要繼續講。

過去一個星期,梁振英差不多天天發公開電郵,就是咬住香港外國記者會不放,一再販賣的,來來去去就是他那一套「紅線論」。香港是法治社會,從政府及執法的角度來看,只能講法律。至於有沒有所謂政治禁區或紅線,也不是由政府來決定。如果有人提出一些超越社會接受程度的說話,言論空間及公民社會自然就會作出反應,無需政府由上至下來打壓。一旦要政府出手,就是政府以行政及公共權力壓抑民間社會,也是打擊言論及表達自由。我一直都相信,沒有幾多人對港獨之論有很大興趣。「港獨」議題的舞台,正是梁振英這一流人為香港民族黨創造的,然後就以根本沒有多少人會在意、也不會理會的港獨論,作為壓縮香港言論自由的藉口。這一種陰謀,香港人必須小心,必須警惕,不要中計。

今天大家面對的問題,已經不再是支持港獨與否,而是在於是否接受或容忍政府僊建法律,隨意自己劃紅線,打壓香港人的言論及表達自由。

廣告

至於梁振英講到「外國記者協會不會請黑社會頭目講黑社會的主張,不會請恐怖分子教人如何騎劫飛機」這兩句,就更是令人回憶起特區政府當年在梁振英領導下,曾經做過些甚麼。他自己與黑社會或江湖中人有甚麼關係,才是最引人疑竇,而他也從來未有認真交代過的事。這個才是香港人應該向梁振英強調的「紅線」。

2012年3月底,梁振英當選特首。不多久之後,便出現了他的競選團隊出席小桃園飯局一事。與會中有人有江湖背景,已是「絕對」而「清晰」的事實,政府高層不能與具背景的人士把酒言歡,這才是最絕對而清晰的政治紅線,梁振英先生直到今天對此又作出個什麼說明嗎?

廣告

到他上任後的第二年,他的面具已經差不多完全被撕破,在當年競選期間所說過的種種空話,也已經破產,民望也已經跌到失敗級水平。

5年前,即2013年8月11日這一天,江湖人物拖馬撐梁振英,大家更是切勿忘記。這件事我已經講了很多次,不過還是要不厭其煩繼續再講。

當天,梁振英以特首的身分往天水圍出席居民諮詢大會。之前建制派把所有場內的票差不多取盡。場外則有一位名字響噹噹的江湖叔父輩人物,帶着他的一眾門生撐梁振英,還發生追打示威人士的事件。

這是我記憶所及,第一次政府高層領導要公然由江湖人物幫他們「維持秩序」,這是香港政治最黑暗、最墮落的一天。就算在殖民地時代,都未曾試過政府與江湖勢力公然合流。我認為,從這一天起,整個特區政府已經失去其管治香港的道德基礎。

兩天之後,這位江湖人物接受明報的專訪,刊登於明報頭版(2013年8月13日),專訪中他表明「最想流血衝突」。有證有據,那些報紙及相關的報道仍然可以在網上找到。

對於這件事,特區政府高層,包括當時的特首梁振英本人、好打得的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律政司長、保安局長、警務署長,到了今天已經五年了,仍然未發一言。大家千萬也不要忘記這一點。

當政府要迫害示威者,要以司法工具對曾經參與政治抗爭的人進行政治迫害的時候,便大詞炎炎講法治。 為什麼對當年這件事至今一言不發,為什麼對警察執法時的過火行為卻處處維護?今天當梁振英以紅線論來追殺香港外國記者會,又以「黑社會」來作說明的時候,也許大家更應記住梁振英講過這兩句「外國記者協會不會請黑社會頭目講黑社會的主張,不會請恐怖分子教人如何騎劫飛機」,但「梁振英的班子就曾經出席江湖飯局,梁振英領導的政府要由江湖中人及其門生維持秩序、追打示威抗議人士,梁振英領導的政府也會任由江湖人士公開向全社會作暴力威嚇,事後也一言不發」。梁振英近日説的這兩句可以提醒大家特區政府當年在梁振英領導下曾經作出過什麼榜樣。

當年梁振英領導下的特區政府開了這樣的先例,又有小桃園飯局在先,其後在雨傘運動中又曾經再出現過有人出動江湖人物,縱容江湖人物追打示威者。今天梁振英竟然以這樣的話來說明他的紅線論,不是很可笑也很可恥嗎?他說的話還有任何公信力可言嗎?

 

(編按:代表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薜馮鄺岑的律師行,2018年8月14日向《立場新聞》及鍾劍華發出律師信,律師信內容指出,梁振英競選團隊出席小桃園飯局一事,應發生在梁振英當選前六週、即2012年2月10日,而非當選之後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