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年 屈辱 盡做 退無可退

2019/9/29 — 9:41

2014年,岑敖暉  ( 圖片來源: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facebook )

2014年,岑敖暉  ( 圖片來源: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facebook )

五年。

當然不能忘記,我們在這五年間,所呼吸的每一口氣是有幾屈辱。

這五年間,所謂的日常,不過就是戰友、手足、朋友被審判、被送進牢裡;不過就是目睹著權力階層把玩著「法律」,限制我們的自由、踐踏我們的權力,把我們當作二等公民看待著,一步一步踩上心口。

廣告

在這段時間中擺的街站、講的議題中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怎樣被罵:根本就不多人會就過來罵,因為絕大部份人都是不聞不問,連眼尾都不會照你一下。那些空洞的目光,才是我最印象深刻的景像。

這個城市真的是有所謂希望存在嗎,我們真的是一同、「共同」地活在這城市中嗎?記得有某段時刻,這個問題時不時就會浮現在我腦海中。

廣告

在不短的一段時光中,我曾以為我們必須接受,這個就是香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常態」,所謂的平靜,所謂的新常態。

但我當時不知道的是,面對那些種種的欺壓,很多很多人即使在當下或許沒反應,但也還是看在眼內、記在心底的。

對,大家都是看在眼內的。林鄭、北京口中的「平靜社會」裡的種種骯髒、不公勾當,大家是一直看在眼內的。

五年,看起來很長,但是確實從來都沒有想過,短短五年我們就能從(我以為是深淵)的低處爬起來,竭盡所能向這個惡霸政權反擊,我真的沒有這樣想過。

五年後的今天,不見得比過去更有曙光,更不見得更有希望。

但是現在我們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過去發生的事情,是有累積的。

五年過去,我們每一個都比以前更強大了,但處境卻比五年前糟糕得多。

有權力的人士,經常說要甚麼「回復平靜」。回復平靜,Thanks But NO Thanks。

單是想想這五年的日子,就很清楚明白地回想起,所謂平靜當中的屈辱、冰冷、空洞是怎樣的一回事。

沒錯,在六月以後的這段日子中,是沒有一個晚上可以睡得安穩的,所謂的「快樂」,大概也忘了是怎樣的一回事。

但是我很清楚可以看見的是,這個城市是有愛的,我們的確是共同地被這個城市連結著的,我們是真真正正地「共同」著的。很多很多的情景中,我看不到大家的樣子,但是很清晰地看到大家的眼晴都是有神的,都是有靈魂的,更重要的是,我們是連結在一起的。

要把我們拆散再掉進「平靜」中?單是這一點,就真的不了。

更重要的是,現在放在眼前的,是一個貨真假實的無底深淵,一旦支撐不住失足跌了下去,就幾乎沒有重見天日的可能。有個同事曾經說過一句說話,我一直記著:「我們有多討厭、憎恨香港警察,政權(不僅是警察)、北京就有多討厭、憎恨我們。」

關於這個深淵,大概就是這個國家會動用一切機器和手段去對付我們,不是把我們殺掉就是把我們的靈魂換掉。

所以我們現在的處境,不是萬劫不復是甚麼?不是退無可退是甚麼。

現在也許來到了一個很難突破的樽頸位。但是不要忘記,我們在一起,很強大,大家都真的是很厲害,很多在傳統運動框架中的樽頸位,我們都衝破過很多個。

很多個難關,沒有人會想像到我們能夠突破得了的。而到了今天,他們一直奇盼著的「民意逆轉」,還未有能夠出現。

我們很勁很厲害,所以我們一定要厲害到可以衝破這關口,好好告訴他們:這不是運動的尾聲,不回應五大訴求,運動是不會衰退的,我們無咁易讓你們睇死。

盡做,一定要盡做。因為萬劫不復,真的退無可退。而且,不要忘記,這場運動所累積的不僅是五年前、這五年來的屈辱和不忿,還有血,還有逝去的生命。

因此,此時此刻才不是意志消沉的時刻。

在沒有希望、沒有曙光的日子裡要盡做,現在更更更心須要盡做。

可能這段日子中我們很多都累了,覺得事情不斷在重覆著沒突破,沒關係。不管最近我們缺席了多少場集會、遊行,也沒關係。

十月一日,希望都可以見到大家。

(原刊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