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亞視不獲續牌與中共陰謀

2015/4/7 — 18:20

4月1日,特首梁振英會同行政會議,緊急召開行政會議特別會議,下午宣佈擁有近58年歷史的亞洲電視「不獲續牌」,立即引起全城熱議。亞視經歷了大半年拖糧的日子,無錢、無人、無製作,終於成為了香港歷史上首家不獲續牌的電視台。

還記得在宣佈決定前一天,亞視在傍晚新聞中,曾經率先報導大股東黃炳均及主要投資者王征表示已經接受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的主要條件,會將亞視控股權轉讓予港視,並將豁免亞視所欠大部分債務,但是交易尚需得到法庭委託人(德勤會計師行)及通訊局同意。然而,港視翌日早上開市前嚴正否認買受股權,表示王維基與亞視曾有溝通,但從未達成任何原則性或正式協議。無論如何,港視及亞視的相關證券價格一度飈升,事件幕後是否涉及人為「造市」而違反證券法例,證監會應當跟進徹查。

廣告

正當塵埃未定之際,在當局宣佈亞視不獲續牌的那天早上,由高等法院委任的亞視經理人德勤會計師行正式宣佈收購亞視股份的「白武士」(但礙於保密,沒有透露身分)已經出現,並且與亞視達成協議,簽訂正式條款書,涵蓋交易價格及未來發展,亦即王征、黃炳均等主要投資者同意將約52%亞視股權及債權售予該投資者,預期在1個月內簽訂正式買賣合約,而德勤已將協議書呈交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但成交的先決條件是亞視獲得續牌。當時,很多人相信政府不會隨便否決亞視續牌。然而,說時遲那時快,梁振英團伙視若無睹,立即在下午拍板決定不再續牌給亞視。當然,上述「白武士」交易立即告吹,白白無事。

由於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正式決定亞視不獲續牌,亞視在2016年4月1日前必須停播。政府現正跟香港電台(RTHK)商議,由後者「頂上」亞視現有的2條模擬頻道,直到2020年為止;至於亞視現有的6條數碼頻道最遲在2016年4月1日起必須騰空,由政府當局重新分配。此外,行政會議同步向由李澤楷控制的電盈的「香港電視娛樂」(HKTVE)正式批准牌照12年,6年後中期檢討,務求亞視在停播前後能夠由HKTVE儘快接棒,成為新免費電視台。但是由於HKTVE不被政府允許利用大氣電波傳訊,受限於固網及數碼制式,所以估計約有35%住戶,亦即逾80萬戶,無法在HKTVE開台後即時收看,他們需要付出勞力、時間、費用,購買數碼電視機或機頂盒等設備,預料需要數年時間才會讓HKTVE擴增覆蓋率。再者,特區政府不排除香港電台未必能在1年內準備好「頂上」2條模擬頻道,暫時無法肯定港台及HKTVE能否跟亞視停播時間做到「無縫交接」。如果做不到,那就意味著至少一部分免費電視觀眾,可能在亞視倒閉後只能收看TVB,導致香港跟朝鮮的免費電視經營壟斷狀態無分軒輊。至於由吳光正控制的有線的「奇妙電視」,其正式免費電視牌照仍然有待處理,必須「待住先」。

廣告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一切喧鬧,復歸平靜。事實擺在眼前:亞視不獲續牌,明年4月前必須結業。公司價值只剩下一堆一年後無法繼續經營電視業務的發射站及其他資產,而且資不抵債,遣散員工人數及金額都相當可觀,恐怕很難吸引買家,更加很難獲得法院及通訊局批准上述收購。此外,根據《廣播條例》補充條文,行政會議在決定不續牌後,可指示財政司長法團購買亞視為維持牌照服務而使用或保存的財產,亦即亞視很可能無法在結束營運後繼續保留發射站等資產。因此,有意經營香港免費電視者將傾向另起爐灶,而非購買包袱沉重和負債纍纍的亞視。亞視恐怕無法完成業務重整,最終破產清盤收場。

綜觀全局,問題重重。縈縈大者,略有兩端。

一、缺乏競爭

政府宣佈將亞視的2條現有模擬頻道分配給香港電台提供免費電視廣播服務,以取代目前亞視的地位。然而,為何政府可以「自作主張」把模擬頻道決定分配給港台,而不是將這些公共資源作「公開招標」?此外,香港電台是公營廣播機構,不能經營廣告業務,且其優勢在於時事、社會、文藝節目,而非電視劇、音樂、表演節目。這樣是否符合提供大眾化娛樂及多元化資訊的免費電視台旨趣?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的辯解是:模擬制式將在2020年棄用,如果容許公開申請,程序需時2至3年,屆時模擬制式將會只剩1至2年壽命,所以他認為沒有商業機構會有興趣。這種說法是否一廂情願,甚至自欺欺人?怎知無人問津?為何不由港台暫用,儘快公開招標,隨即交捧給中標者?政府的建議是否變相協助TVB長期保持市場優勢地位,助長濫權溫床,深知港台根本無法與它有效競爭,進而對廣告商、觀眾、資訊流通、言論自由,構成負面衝擊?

至於「2020年全面取消模擬制式」這個限期,早已由政府最早聲稱的2015年底推遲了5年,誰知將來又會否延後到2025年?豈非事在人為?更有甚者,香港電台的設備和人員是否足以應付兩條全天候廣播的新電視頻道?更離譜的是,港台新大樓計畫去年遭立法會親共派聯手否決,今後僅靠目前廣播道舊址,豈非不敷應用?整體電視廣播政策的連貫性何在?

況且,部分其他有意經營免費電視人士已經準備就緒,例如王維基的港視及其團隊,精心制作電視劇,題材新穎,創意澎湃,有場地,有資金,有人才,有作品,為何不讓他們參與公開公平競爭?前年以「一男子因素」無理地否決港視的免費電視牌照申請,今年又不對亞視留下的模擬頻道公開招標,至今不給港視任何機會,而且港視還被人擺了一道訛稱其同意收購亞視,如此遍體鱗傷,情何以堪?此外,亞視餘下的6條數碼頻道又將何時及如何分配?至今一切茫然。

二、中共陰謀

坊間評論大多僅止於上述,亦即分析亞視不獲續牌一事對香港電視市場的影響。然而,較少論者深入分析為何事件竟會發展到如此地步。為何梁振英要拖了接近半年時間,妄稱實踐所謂「程序公義」,及至今年4月才拍板決定不給亞視續牌?換言之,除了明辨亞視不獲續牌有何影響之外,我們尚需了解真正原因,才能掌握病灶。

亞洲電視經營問題,表面上是兩大投資者(王征與蔡衍明)之爭、清盤與重整之爭、支付薪資及遣散費與收回欠債之爭、續牌與不續牌之爭,實際上卻是中國共產黨幕後兩股勢力之爭。唯有掌握這一點,才足以理解幕前出現的各種紛紛擾擾。

以王征及黃炳均為首的陣營持有52.4%亞視股權,以蔡衍明為首的陣營持有47.5%亞視股權。然而,了解中共政商運作的人士都知道,這些商人恐怕只是買辦或白手套,各有藏在幕後的實際控制人。在這些實際控制人心目中,數以億計的欠薪和欠債根本無足掛齒,讓這些白手套之間對簿公堂也是無傷大雅,最重要的是低調地確保一個忠於自己的廣播平台。亞視收視率的確不好,但是破船總有三斤釘,他們都希望確保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喉舌,然後對外不斷標榜它是一個「良心的電視台」。不過,他們意圖控制亞視,但卻不是非要不可。亞視絕非他們的核心利益,只不過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而已。他們可以低調爭逐,可把亞視當作談判籌碼,但絕對不可玩出真火。

我在先前文章中曾經提出,觀乎王征(盛家)與江澤民與上海幫關係密切,而蔡衍明則與以習近平為首的當權派過從甚密,逢迎拍屁(例如去年蔡衍明就聲稱「如同共產黨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兩岸一家親。兩岸本就是一家人,應該攜手共創一個包含台灣夢的大中國夢」,簡直不知所謂),因此我們不妨大膽假設(各方可以小心求證)這是中共幕後兩派對亞視控制權之爭,各自希望擁有一個專屬於自己的喉舌。同時,這些擔綱白手套而站在枱面上的商人,利用中介角色,討好主人,盡情獲取財富、名位、權力。官商同謀,利益共生,各取所需。主僕之位既定,那麼所謂僕人之間的公開鬥爭不涉及主人者,未之有也。

北望赤地,鬥爭熾烈,反貪為名,奪權為實。如果江派通過王征、黃炳均等人繼續出資豢養亞視,一方面就會暴露鉅額資金把抦,讓習派抓住自己的小辮子來「反貪」奪權,另一方面又會存留一個讓兩派人馬互相廝殺的「雞肋」場地,在政治大局上未必明智。然而,江派又不想平白把亞視這塊肉賤價割讓給習派,終究有所失而無所得。

因此,江派有兩個選擇。一是乾脆把亞視清盤結業,一拍兩散,自斷把抦,免招口實,我無你無。二是借香港特區政府之口,宣告亞視不獲續牌,達成把亞視清盤結業的相同目標。正因如此,王征數月來不斷公開唱淡亞視,甚至向通訊局提交一份表明亞視違反幾乎每一條發牌條款的報告,導致通訊局不得不向行政會議建議不續牌給亞視。梁振英拖延數月,實際上就是靜待江、習兩派的妥協或鬥爭結果,窩囊無膽,場外觀潮,不願自決。至於王征在4月1日晚上發表聲明有謂:「今天是香港黑暗的一天,對這一結果並不感到意外,這是兩年來圍繞亞視賣盤的一系列陰謀與騙局的必然結果,也是良心媒體所付出的代價,我感謝社會各界及廣大市民對亞視的聲援與支持。」重點在於他對不獲續牌「不感到意外」,並認為這是必須「付出的代價」,而「陰謀與騙局」只是圍繞「賣盤」而言,絕不及於「不注資」、「違反發牌條件」及「放任清盤結業」。字裏行間,居心盡露。

至於習派方面,由於不是亞視大股東,形勢比較被動。習派旨在奪取亞視控制權,既不願放任亞視清盤倒斃,但又不肯鉅額增資,免致同樣落人口實。因此,習派成功策動蔡衍明通過香港高等法院委任經理人展開公司重整,盡力避免清盤倒斃,同時通過其他名為「白武士」的多個白手套以兩三億之類賤價,試探收購王征實質控制權的可行性,但是江派人馬堅拒賤賣亞視控制權,理由正如上述。

畢竟整個尋找所謂「白武士」的過程,歸根結柢就是習派找人向江派討價還價、希望江派和平交出亞視控制權的過程,但是拖延達數個月,談判依然未見起色,足見中共黨內權力鬥爭的複雜和激烈程度。既然兩派談不攏,在中國當權的習派在亞視這個小戰場,自覺已經無能為力,於是唯有心生一計,另闢蹊徑,暗渡陳倉。換言之,最近一個月,習派終於能夠接受與同意不再續牌給亞視及讓它結業清盤,因為習派現已另有部署。這樣一來,江、習兩派就可以各取所需,彼此不翻開對方的底牌,不撕破臉,同時讓中國共產黨繼續鞏固它對香港電視市場的干預及控制。

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權者,面對江派對亞視控制權寸步不讓,估計最近決定正式放棄亞視,成全大局,同時下好以下三步棋,今後將會照表操課。一是計劃成立一家「香港公營廣播有限公司」,打造立足於香港的「中央電視台」,安排中共喜歡和接納的人員進入公司工作,持續挹注鉅額資金,務求讓它迅速成為香港電視市場及社會輿論的「主旋律」。二是加強干預與繼續赤化「香港電台」,而且如果上述第一步棋走得順利,那麼就很有可能「私有化」香港電台,變相廢棄其公共廣播功能,同時把香港電台內部那些支持民主自由拒共反共的敢言之士,裝到「私有化」的大桶裏面,配合庸俗商業潮流和媚共傳媒大亨干預,令其自生自滅。三是加強干預、滲透、影響TVB和未來啟播的HKTVE的輿論導向,通過廣告商施加壓力,維持庸俗低智娛樂,避免敏感資訊流通,管控新聞政論自由。

關鍵是上述三點中的第一點,只要做得「成功」,那麼亞視是否關門大吉,對於中共來說,都是小事一樁,無足掛齒。這個成立「香港公營廣播有限公司」的計畫,絕非無中生有,反而其來有自。需知道在曾蔭權時代,「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委員會」在2006年成立,由「左王」黃應士擔任主席,正是配合親共人士號召,藉檢討香港電台架構,要求香港電台扮演宣傳政府政策的角色。但是當時公眾意見顯然傾向支持香港電台成為獨立於政府架構的公共廣播機構,一度令眾多親共人士面目無光。親共勢力迅速調整策略,促使委員會在2007年3月發表報告,建議成立全新的「公共廣播服務公司」,同時不考慮讓「香港電台」全面過渡成新公司,實在令人費解。畢竟,這個成立「公共廣播服務公司」的建議,如今喪屍還魂,藉亞視結業之機,全力推動成立「香港公營廣播有限公司」,矢志打造香港的「中央電視台」。果真如此,香港的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必定承受前所未有的負面衝擊。所以此時此刻,我們不宜單純聚焦在亞視不獲續牌對香港免費電視市場競爭格局的影響而已,反而更應留意中共操控香港電視媒體的大局,關注上述三步暗棋的實際操作和惡劣效果,全力反對任何妄圖在香港境內以任何名義設立「中央電視台」的卑鄙計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