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京腔理曲氣壯 回歸謊言世代

2018/11/20 — 14:02

林鄭月娥(RTHK片段截圖)

林鄭月娥(RTHK片段截圖)

美國國會某個委員會提出了報告,建議檢討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特首作出了回應。如果單看其文字內容,真的會以為是外交部發言人的官樣文章;再細味其內容,也明顯是不理事實,是瞪著眼說謊。再看新聞片段,說的時候還要理曲氣壯,更要順水推舟,指斥不跟她一起說謊的部份議員是自毁長城。

取締了民族黨,可以被說成完全沒有影響香港人的集會結社自由。拒絕《金融時報》的馬凱入境就與新聞自由無關。選舉主任對參選人作政治審查,甚至無須給予被剝奪參選權的人作答辯,也是依法治港。究竟是誰自毁長城?

而那些所謂「建制派議員」就即時出來跟大隊,有理冇理批評美國那個委員會及議員一番。批評的內容就更是習慣性本能反應地講假話了。他們作的評論除了迴避事實之外,對美國國會議員的指責,其實用來批評他們自己可能更為恰當。「這些美國政客完全是從本國私利出發,不會真心為港人利益著想」。這不正是那些建制派議員的最佳寫照嗎?美國的國會議員不考慮香港人的利益有什麼出奇?香港的建制派議員及官員不斷出賣香港人的利益,才應該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廣告

今天,那些在扭曲了的議會及政制安排下霸了位的議員,有幾多個是要真心維護一國兩制及港人治港?可能更重要的任務是要代表他們的主子去摧毁香港的獨特性。自己滿口謊言不在話下,還要透過修改議會的議事規則,把講真話的空間也逐步壓縮。

廣告

如果工聯會的陸頌雄議員所講的基本法連美國政府都要尊重,都要遵守,為什麼當中共說中英聯合聲明已經變成歷史文件的時候,他又可以毫不猶豫支持中共的講法?大抵這些建制派議員都是強權的自己人,工聯會這些組織就更是根正苗紅。六七暴動他們已是如此,今天只是盡顯本色而已。

早前政務司長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的發言,已是顯示了這些港人港下的官員,已經失去了講真話的權利了。更嚴重的是他們更意圖要令香港人及國際社會都相信假話。

作為香港政府的最高層,今天不但未能扮演以正視聽的角色,還要帶頭講大話,不是倒退還是什麼?這不是權威的最佳寫照嗎?幾時顯示過是為了要捍衛一國兩制及港人治港?

大陸的官員講假話,中共中央政府講假話,香港政府跟,香港的特首及官員照跟。大家有眼可見,特首及政務司長近日就各方面的批評所作的回應方式及語言風格,已經與共產黨毫無分別。更重要的是其說話的內容也與香港人所見的現實完全不一樣,但卻無阻他們發言時候的高姿態。

作家馬建說很難想像《1984》的情景可以完整地搬到中國。其實,只要回顧歷史,便可以知道類似的情況雖然與小說所描述的不盡相同,但在中國大地上卻已是早見端倪。在六十年前搞「大躍進」時,全國都大放衛星,貧瘠的農村也可以變成「畝產萬斤」,人人都不能不相信土法煉鋼就可以「三年超英、五年趕美」。到了文化大革命,人人講政治,向所有其他人都可以隨意插贜嫁禍,政治帽子亂扣,只要人多勢眾,假話就可以變成真理,捏造的事實就可以變成證據確鑿。中共立國以來,由幾十年來的政治運動,到近年對劉曉波夫婦及維權律師的迫害,以至近月對新疆人民的民族壓迫,都在某種程度上表明《1984》的預言在 1984 年之前就已經降臨中國大地。

在極左及謊言滿天的那個年月,香港的政府官員、警察、不被左派圈子支配的傳媒及知識分子等等,還可以保留說真話的權利。所以才會有了查良鏞的社論,也有林彬先生的良知放言。六七暴動過後,警隊的記錄、新聞處的檔案、傳播媒介的資料庫,都可以如實地把歷史事實記錄下來。社會也可以透過對罪行及錯誤的認知來不斷進步。

有人說這些都是以前的事了,經過幾十年的改革開放,難道還會倒退到那個年代嗎?這無疑是一個美好的願望,也是人人希望可以實現的願望。但事實卻非必然如此。香港社會要倒退起來,也是可以很快的。上面提到的那些對六七暴動的事實記錄及討論,今天已經變了消失的檔案,就連香港警隊的網頁都要參與文過飾非,甚至把資料乾脆抹走。

講真話、批評政府的空間也在逐漸收窄。各種言論平台及傳播媒介,近年都逐漸被與強權結合的商業力量推向牆角。以為互聯網興起可以提供更多自由的選擇嗎?但除了更利便的社會監控之外,大大小小的網媒天天都在面臨被有權勢人士透過商業利益力量擊倒,或透過各種司法暴力去打壓的危機。

中國大陸今天變成謊言社會,香港今天可能還未至於這麼嚴重,但以前很多明明白白的事實被掩飾,檔案被消失,講假話講大話的風氣正在蔓延,這個也是不爭的事實。不知道什麼時候,香港人再沒有不聽謊言的權利。

這種講了假話,你也不能不信的風氣,由政府帶頭做起,現在已經有蔓延到社會各個環節的跡象。不是嗎,沙中線的剪鋼筋醜聞,裏面包含了幾多謊言?在這些謊言被篤爆之前,港鐵的高層及工程總主管人員曾經幾多次在面對公眾質疑的時候公然向着傳媒及市民講大話?對於高鐵及港珠澳大橋的投資回報、營運成本評估、人流預計、及今天對周遭社區造成的影響,今天就全部都說成早已是在預計當中,但這些預計又與當年向議會申請撥款時候的說法南轅北轍。究竟哪一個才是謊言,那一個才是真話?

正所謂上行下效,這種不介意講謊話的管治方式,也開始由政府蔓延到其他領域。天水圍最新入貨的居屋,被發現有十幾處出現空心牆,批盪也出現廣泛的起泡泡,但負責的承建商竟然可以辯說「施工過程有嚴格的質量監控,完全符合標準」,語調也大有你可以不信,話就是這樣說的豪氣。

政府帶頭講謊言,整個社會的風氣就會變成謊言你講佢講人人講,大話變成大道理。明明白白的事實,以前可能還要絞盡腦汁來文過飾非,現在就把謊言講得大大聲,假話變成大道理。

官員及建制派議員,就算不斷以京腔喊話,謊言就是謊言,起碼到了今天,仍然騙不到大部分香港人。無論情況有多困難,香港人都要繼續拒絕變成《1984》。令人感到遺憾難堪的,是今天的政府官員及政客,竟然倒退到就連 1967 年時的殖民地官僚也不如。

當香港人逐漸失去拒絕聽謊言的世度之後,下一階段就可能要透過國民教育及其他更強力的手段,把我們拒絕說謊言的意志也消磨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