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人怕前途盡毀,就難免一齊在一個大監獄終老

2019/8/2 — 14:48

一些人出於好心不斷勸誡香港年輕人切勿輕舉妄動,或切勿參與任何武力衝突,否則一旦被捕會前途盡毀云云,這種警告令一些年輕人感到困擾,或裹足不前,不敢擁抱自己的夢想。多少年來,年輕人對前途盡毀的恐懼,令香港終於成為世界上最貧富懸殊最不開心而竟然又是最穩定的的動物農莊。

但我以活了半個多世紀的經驗,會說,一個人要前途盡毀,並不是能容易早能預知的事,不少在香港幹過前途盡毀的事的人,更是加官進爵。人生的路是千迴百轉,柳暗花明,亦非人人喜歡幹大事成大業,平淡一生亦可樂在其中。

一個人年紀輕輕就能做到自己前途盡毀,決不是輕易的事。任何人因追求公義而受迫害,不僅會得到志士仁人的援助, 也會得到文明國家的同情,絕不會以一般罪犯看待。而且,香港始終不是中國,在中國,你如果向毛澤東像或習近平像潑墨(更不要說向真人了),輕則二三十年黑獄折磨至神經錯亂,重則永遠人間蒸發,這也許才可稱得上是前途盡毀。惟其如是,假若當事人仍覺無悔無憾,則旁人也不能輕率以一句前途盡毀論斷之。

廣告

我在挪威遇過無數的逃避戰火和屠殺或從獄中而來的政治難民,他們都有著比香港年輕人更不堪的遭遇,在一般中國人眼中,都有著前途盡毀的經歷,但他們都活過來,而且一般已經過著比香港中產階級還好的生活。

誰都想沒有犧牲就能直達天堂,但事實是,人人怕前途盡毀,就難免一齊在一個大監獄終老。如魯迅說「坐著而等待平安,等待前進,倘能,那自然是很好的,但可慮的是老死而所等待的卻終於不至;不生育,不流產而等待一個英偉的寧馨兒,那自然也很可喜的,但可慮的是終於什麼也沒有。」

廣告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