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人都可以係食神 — 朱凱廸

2016/9/7 — 15:21

《食神》劇照

《食神》劇照

【文:Eric Cantona】

佔領後兩年的香港,悶局令人窒息。作為社區文化發展工作者,我覺得自己要做得更好,才能在改變社會作出貢獻,所以來高雄的跨領域藝術研究所進修,希望回港可以從民間以藝術作串連,讓民眾充權,從個人到社區到社會一步步的發生質變,對每一個層面有自主的想法,也有團結的力量,對抗政權、金權的壓榨。

然而當立法會選舉有人被剝奪參選權、另有候選人被迫退出,面對黑社會的暴力威脅,藝術在當下是顯得螳臂擋車。向公義質變的速度和黑手的打壓的速度相比,好像也望塵莫及。我有一刻想:讀了藝術,能做到什麼嗎?

當在全然黑暗、翳焗的地底裡,徒手挖著掘頭路,正感茫然之際,朱凱廸拿著火把,從遠處照過來,照出一條路。

立法會新血、社運中堅

廣告

立法會多年來的議員,在社區實幹的人是少數,縱有不少有識之士為香港政治貢獻,但其離地的外和內實在沒法讓我感覺到,除了四年投一次票外,能有何交流。莫論質素奇低的論壇,且看選前那一份份寄入屋的工作報告就知道:我四年只會收到一次。

我身邊的朋友,包括社工、藝術家、教師、社運人,其實都不屑入局。或者是因為參選沒法自由地做實事,或者實際上不相信可能夠票,或者為生活打拼根本無能為力,或者根本不同意這個制度。他們有些保持遠觀、四年一次投票,有些積極助選,有些杯葛,大多會從另一條路做認為對的事。

廣告

據我所知,朱凱廸多年在社運圈,都備受尊重,是中堅份子,集研究、行動、理論於一身,他無所不用其極,也不放棄任何一個缺口,採訪、衝擊、社區營造、寫文章、辦報、研究、組織,甚至參選。這種人非常罕有,而最難得的是,以我旁觀的社運圈,堅持肯參選的好像就只有他一人,除了一位前輩——長毛。

長毛和朱凱廸大不相同,但同是社運出身,深諳基層疾苦、視野宏大,對抗新自由主義對貧苦大眾的壓迫,不遺餘力。長毛只有一個,朱凱廸也只有一個,在今屆立法會他們同在,以朱的潛能,我相信他定能廣義地接長毛的棒,堅守正義,穩住大家的凝聚力。

然而,朱凱廸所帶來的希望,對我來說有多一層意義:朱凱廸的火把旁邊,已有很多人拿著自己的火把,將朱凱廸和他們的火漫延開去。

改變社會,不(只)靠代議

其實,投了票不代表就很支持改革,不投票也並不代表放棄。若投票是公民責任,公民責任卻肯定不只投一張票囉。很多很多人,除了投票的一天,根本完全沒有從生活實踐他所支持的候選人所推動的理念,那只是把自己責任假手於人。另一邊廂我認識不少人,對代議民主嗤之以鼻,卻是為民眾充權付出極多的人。

而朱凱廸,卻是一個各方都欣賞的人,即使拒絕參與選舉的,也衷心支持他。以我觀察,他讓人拜服的除了無窮的毅力和勇氣外,還有他選前選後的參與模式。

我理解他的民主自決理念,是指民眾自主、自管,透過組織同路人和行動實踐,建立共識,自己做決定的理想社區。如果民眾不必由魅力領袖帶頭、不必(更不要)一味做跟隨者,而是能因應由個人到社區到社會的需要,連結合作,一步步取回自己的話事權,是我所解讀的社區自救。因此朱凱廸會連結(被污名化的)原居民、非原居民,對抗以資本傷人、破壞社區的結構性金權勢力。他多年來的社運,都是爭取更多的人合作,尋求更多人的參與。

這種理念,亦在他的競選工程上好好地示範了出來。從小額但人多的眾籌,自主環保改造宣傳品,採納團隊的宣傳行動如踏單車、唱歌(大概不是他提議吧),再到他訪問所說的競選義工自發行動、西鐵示威等等,看到朱凱廸的團隊是真正的充權了。團隊參與度高,宣傳的不再只是朱凱廸的理念,而更是在參與當中所建立的自己的信念,所以一定更投入、更著緊。各人以自己的強項發揮自己的力量為信念作出自己的貢獻,將心中的火漫延。做過社區工作的人都知道,看到參與者能獨立的自發延續,甚至創造新的發展,是何其感動,更是何其難得。

八萬四千多票,讓我為朱凱廸當選高興之餘,更見到一個很重要的希望:星星之火,開始燎原。

由另類走到主流:社會的範式轉移

事實上朱凱廸如能選入,已經是奇績。但我認為最後是那八萬四千一百二十一人,感動之餘,更是欣賞到朱凱廸的工作模式。我看到主流社會為參與式民主背書,那一刻是為我這種在社區工作的人的一大鼓舞。這種民主自決趨勢其實也在世界各地發生:早年墨西哥、當年佔領華爾街、近年的西班牙、台灣、甚至雨傘初期的片刻,有成功有失敗,而香港此時參與其中,能為世界的運動出一分力,實在令人可喜。究竟香港能否出現一個景象:大家都是積極公民(active citizen),在生活細節上的行為決定,都是為心中的理想而實踐?現在言之尚早,但那點點星火就是希望。

看朱凱廸的當選發言,就看到他與很多人不同,不會吹噓或說說自己會堅守承諾什麼的,甚至重點根本不在自己,而是強調大家(團隊及選民以至香港人)繼續的參與,才能把(現在是大家的)信念實踐。朱凱廸當選是奇績,在我卻是最合情合理的結果。他讓我想起《食神》:

「根本就冇食神。或者人人都係食神。老豆老母、阿哥細佬、條仔條女,只要用心,人人都可以係食神。」

沒錯,我手裡都其實一直握著自己的火把。前路是闊是窄,是左是右,就要看今天被朱凱廸點亮的人,會否拿著自己的火把,將希望的光繼續傳開去,一起照亮那改變世界的大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