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大釋法七違反?

2016/11/10 — 17:10

李飛

李飛

每次人大釋法,非建制派的法律界代表,必定會批評和反對,這差不多是常識。我們之前談過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的觀點,今日則談談公民黨成員、吳靄儀大律師的文章。她的《人大常委七違反》,指控很嚴重,但是讀畢整篇文章,論點其實跟戴耀廷早前在 facebook 所寫差不多,不外乎是人大今次釋法「如同修法」,「如同代特區立法」和「如同修改香港特區法例」。

修法應指改動《基本法》的條文原文

在釋法和修法的問題上,有一點似乎必須指出。《基本法》第 159 條中的修改,應是指條文字眼上出現改動,包括增加字眼或減少字眼,廢除整條條文,或者加入一條新條文,而非解釋條文中原有字眼的含義。觀乎今次釋法文件,只是解釋《基本法》第104條原有字眼的含義,條文原有字眼,並無因此增減,更沒加入或廢除任何新條文。吳靄儀將此稱為修法,實屬不妥。

人大常委曾說《基本法》有漏洞?

另一個令人費解的地方,是吳靄儀聲稱人大常委曾「不諱言是因《基本法》有漏洞、香港特區法例有漏洞,故須補充及指導如何以具體細節地實施」。縱觀整份釋法文件,均沒出現吳大狀所述的字眼,既無「《基本法》有漏洞」,也無「香港特區法例有漏洞」,文件只在首段交代人大常委釋法的啟動程序,然後解釋《基本法》第 104 條原有字眼的各種含義。吳大狀的指控,究竟從何談起?

廣告

1972 年已有《宣誓及聲明條例》,點「代特區立法」?

吳藹儀批評今次釋法如同「代特區立法」,「或修改本地法例」,亦是使人摸不着頭腦。《基本法》第 104 條是 1990 年制定之時已有的條文,它雖是憲制性文件,但仍需透過本地立法,才能產生法律效力。事實上,香港已有一條跟《基本法》第 104 條相關的本地法例,那便是吳藹儀也提過的《宣誓及聲明條例》,該法例於 1972 年 4 月 28 日制定。回歸後,因須符合《基本法》第 8 條、第 18 條和第 160 條,曾作修改,包括刪除《條例》原有詳題那句「以及行使《1859 年殖民地誓章法令》第 2 條賦予的權力」。既然香港早有一條跟《基本法》第 104 條相關的本地法例,哪來「代特區立法」一說?

《宣誓及聲明條例》若跟釋法抵觸,仍須由立法會修例

至於「修改本地法例」,也是說不過去的。人大常委在解釋《基本法》第 104 條之後,若發現現行《宣誓及聲明條例》跟此抵觸,頂多根據《基本法》第 160 條:「可依照本法規定的程序修改或停止生效」。即是說,若有人認為現行《宣誓及聲明條例》或部份條文違憲,可先申請司法覆核,法院若判其勝訴,該法例的違憲部份將暫時失效,直至立法會修例為止,如同 1997 年那次修改一樣。如人大釋法後,現行《宣誓及聲明條例》並沒有違憲,便符合《基本法》第 8 條、第 18 條和第 160 條的規定,繼續沿用下去。怎樣構成「修改本地法例」的指控?

廣告

本地法例宣誓要求跟釋法一樣≠解釋香港本地法例

吳藹儀比較嶄新的論點,是她批評今次釋法「如同解釋香港本地法例《宣誓及聲明條例》,亦干涉了法院正在審理的案件」。可是,翻閱整篇釋法文件,連《宣誓及聲明條例》都沒提及,只約略提到「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規定」,更不要談《條例》中的具體條文,或者各個公職人員所需宣讀的法定誓詞內容。請問如何解釋了香港本地法例?

當然,或許吳藹儀發現,現行法例和過去的法院判詞,也有跟釋法內容接近的宣誓要求:如《條例》第 16 條和第 19 條規定議員須在宣誓時讀出法定的〈立法會誓言 (PartIV,Schel2,Cap11) 〉;《條例》第 21 條則規定,拒絕或忽略誓言者,將必須離任或被取消其就任資格。然而,這只能說明現行法例跟《基本法》第 104 條,並無抵觸之處,不能反過來說,釋法文件在解釋香港的現行法例。

法院須按人大釋法為準≠「干涉法院的審判」

至於「干涉法院正在審理的案件」,這點某程度上說得通,因為今次釋法,將有可能影響高院正在審理中的司法覆核案。然而,法院須按人大釋法為準,卻是現行《基本法》第 158(3) 條的規定:「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解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該條款時,應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解釋為準」。吳大狀以《基本法》第 80 條和第 85 條說事,但是很明顯,條文中的「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不蘊含法院可以無視《基本法》第 158(3) 條,或者可將人大釋法視作干預。

未宣誓便不是正式法官

最後談談吳藹儀聲稱,今次釋法將影響法官的任免,因而違反《基本法》第 88 、 89 及 91 條。她這個說法,跟戴耀廷批評釋法將影響立法會議員的就任資格,因而違反《基本法》第 79 條接近。他們似乎就是不明白,未就職的法官和議員,就是候任法官和議員,根本未算正式履新。

他們須根據《基本法》第 104 條,完成法定宣誓,才算正式的法官和議員。正如一個人未正式簽署勞動合約,則未算正式員工一樣,宣誓本身便是許諾,跟簽約有着相同的意義。因此,他們提到的條文,都是正式履新後的解聘程序,跟候任公職人員並無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