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大釋法之後

2016/11/15 — 14:23

全國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是破壞最大的一次,像一把利劍插進香港的心臓,所有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們撫摸着一夥淌血的心,悲憤莫名。

香港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指「對釋法深表遺憾,弊多於利」,認為「在敏感時刻作出釋法決定是極之不幸,動搖公眾對香港法治的信心」。戴耀廷副教授撰文指出,「這次釋法加入具體條文是直接為香港立法」,「加入喪失議員資格的第八種情況,是修改基本法」,「加入的規定可能具追溯力是對案件作出裁決」。這無疑是人大常委會騎在香港終審法院頭上取代它的功能,變相把中國法院頭上有個黨委書記的制度強加於香港之毒辣行徑。

筆者藉本文警告習近平核心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各常委,當前發生的釋法事件,是張德江和梁振英利用人大常委會作出迫虎跳牆的狂妄舉動,應該立即制止。

廣告

梁振英透過律師向法庭宣稱,他和特區政府都沒有主動向人大提請釋法,像是人大自己無端端釋起法來似的,這是惺惺作態。不要忘記,梁振英除了公開以特首名義與中央聯絡外,還有另一個秘密的地下渠道,可以循黨內組織提請要求。梁振英的黨籍關係本在中聯辦地下黨處,自當選特首後變成特別黨員,組織關係己轉到中央。他的直接領導人就是張德江,梁是向張直接要求釋法的。

明顯地,張德江支持梁振英連任,並主動向人大常委會提請釋法要求。所以整個「嚴打港獨」工程,由梁振英批判港大《學苑》到今天的釋法,全部就是張德江為梁振英爭取連任的整個過程。因為反梁振英連任勢力也很強硬,梁至今未得習核心首肯參選特首,必須加祛加碼,為那不知由誰供養成為所謂「港獨分子」的游惠禎,梁頌恒配票保送入立法會,並且索性把至今為止只是口號性質的港獨問題不斷放大升級,製造分裂國家,危害國家利益的恐慌。這種當年八九民運李鵬謊報軍情的現象,正在現實中更荒謬絕倫地翻版。我沒有想到聰明如習核心者也會像鄧小平那樣上當,相信他們的匯報,作出錯誤的評估,容許他們的胡作非為,用牛刀去殺鷄。

廣告

張德江等人為了滿足其威權慾望及權力陰謀,不惜侵害香港的法治精神和制度而抛出的所謂釋法,以為為香港立下規則必然可以迫使港人就範而執行。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香港人在佔中運動中己經深刻認識「違法達義」的精神意義,當廣泛的大律師大法官以及全部民主陣營都感到尊嚴受辱,退無可退時就會不惜犠牲去保護他們的法治理念,堅守獨立自主,拒絕執行人大頒下的程序不公內容不公義的規條,堅持執行本港實行的普通法去判案,而違抗人大常委會的命令時,張德江等人的權威立即掃地,顏面盡失。那時中央怎麼辦呢? 開出坦克嗎?開出解放軍抓人殺人嗎?他們會把中央劫持到一個不可收拾的地步,像六四屠殺一樣。這就是有權用盡的惡果,在自由的香港這是錯誤的管治方法。

人大釋法之後,民主陣營不能被動地逆來順受,反擊是必須的。除了兩場療傷意義的遊行外,在來年的特首選舉中,阻止梁振英連任是大反擊的機會。只要大家不放棄,小圈子選舉仍然有空間讓我們面對幾十萬選民,一票一票地去搶奪選委的資格,現在各行各界人士正以風起雲湧之勢,參與到競逐選委的行列中,是可喜的現像。

在過去的特首選舉中,許多人以中央的標準為準,先行考量一下哪一個候選人是中央能夠接受的。這次大反擊應有大大的不同,就是不要按中央的本子辦事,不要先考慮中央接受不接受,而是選擇自己的理想特首,這是本次大反擊的重要意義。正如特首參選人胡國興所說:「只要市民支持,選委投票選出,中央不能不接受。」最好也辦一場民間特首選舉,選出市民自己的特首,組織一個民間影子政府也是很好的建議。

許多朋友說,香港快要完蛋了,死了。我始終認為只要香港人不放棄,香港是不會完蛋的。請看,各行各業的市民不正在一批又一批地,前仆後繼地不斷抗爭,戰鬥嗎?,香港不會死,我確信。

願香港人選出一個新的特首,可以喘一口氣,休養生息一會,養精蓄銳為未來的日子再戰。我等着開香檳慶祝。

 

2016年 11 月12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