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大釋法及香港法院的司法傲慢 直接損害了香港的民主發展

2016/11/16 — 15:46

游蕙禎、梁頌恆

游蕙禎、梁頌恆

是次人大釋法及香港法院的司法傲慢,直接損害了香港的民主發展。香港建國之後,必須要重訂綱紀,將法院置於國會之下,不容法官指導國會,向國會說三道四,僭越職分。香港人爭取民主,但泛民那群低頭謀私、退休出國的律師,從不告訴香港人什麼是民主,他們根本沒有這個意願甚至也沒有這個能力。他們只是用法治來代替民主,於是抗拒人大釋法,但不抗拒大法官審理政府控告國會的荒唐事。

國會任命大法官之後,會聽從大法官依照法律及法理審判,法律不合時宜的就由國會事後修改,既往不究;國會大選期間的選舉舞弊,會交由法院審理,但選出議員之後,國會內務就絕對不容法院干預。這叫做權力分立(division of power),德國憲政稱為分權與限權(Machtteilung und Machtverschränkung),尤其是基於法理、可以將任何人扔入監房甚至問吊的司法權(警察、檢控官及法庭),更要受到規限。目前香港出現的,是由於國會殘缺而導致司法獨大而不是權力分立!

民主是主權在民,運行在國會。主權在於國民全體,國民全民直接投票產生國會議員代行主權。國會是最高的,神聖的,國會不能有警察進入,國會的內部糾紛也不會在法院訴訟。這是民主制度的主權在民、國會至上的原則大法。

廣告

昨日的大法官判決,認為香港的立法會不適用於英國的國會至上的原則,因為香港有成文的小憲法《基本法》,基本法是國會必須遵守的,而法院可以根據立法會條例及宣誓條例而判決立法會的內部糾紛。此例一開,立法會的權威及尊嚴掃地,立法會的議決及主席的裁決,隨時遭受司法覆核,而司法覆核的大法官在目前是由特首委任(並非國會委任),必要時還可以引用不民主的中國國會 — 人大常委的釋法來協助管理香港的國會事務。

香港人在泛民與中共的合謀之下,在中共和泛民扶助的青年新政的一場假戲的導演之下,香港人輸掉了什麼?這是全世界不會告訴香港人的事情,只有陳雲的面書告訴你。這是inconvenient truth,願意看就看,不看也無所謂。你甚至刻意曲解陳雲,悉隨尊便,由得你,香港是你我有份的。

廣告

附錄:昨日民間法律學者及資深記者劉進圖先生的評論:

「為什麼高院法官可以不引用人大釋法決定,自行達至取消梁游二人議員資格的裁決?因為在整個訴訟過程裏,梁游二人一直拒絕對他們宣誓時的異常行為作出解釋,於是,法庭只聽到律政司一方的指控和論據,包括梁游二人使用英文粗口來代替中國國號,用極具侮辱性的『支那』字眼來形容中國,以及披上寫有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標語,乃係故意侮辱中國及提倡香港獨立,顯示二人根本無意按照誓詞擁護《基本法》及效忠中國香港特區,屬於《宣誓及聲明條例》規定的拒絕宣誓。由於答辯一方不提供解釋或反駁,法官根本不用考慮如何取捨,唯有把律政司一方的陳述當成無爭議的事實,單這一點已經決定了官司的結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