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大釋法懶人包

2016/11/7 — 9:56

基本法(資料圖片)

基本法(資料圖片)

【文:利依平】

1.何謂人大釋法?

人大 =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廣告

釋法 = 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作出立法解釋

2.為什麼人大擁有釋法權力?

廣告

《香港基本法》第158條

「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換句話說,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落在人大手上。

3.人大可以在什麼時候釋法?

《香港基本法》第158條

「但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

換句話說,只有涉及法庭判案,人大才可釋法,並非社會各界在理解基本法上有差異便可尋求人大釋法。

4.什麼機構能向人大提請釋法?

《香港基本法》第158條

「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

換句話說,只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可提請人大釋法。

「在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

換句話說,案件在獲得最終判決前時才可由香港法院向人大提出釋法請求,即當本港終審法院已對案件作出最終裁決時,也不能依靠人大釋法來推翻結果。

5.人大可為什麼類型的條款作解釋?

《香港基本法》第158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

「但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

換句話說,人大不可以在香港自治範圍內的條款進行釋法,只可為中央與香港關係的條款中進行解釋。

6.迄今,人大釋法了多少次?

5次,分別為

1999年 居港權爭議

2004年 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五步曲」

2005年 補選特首任期問題

2011年 剛果民主共和國案

2016年 立法會宣誓爭議

7.人大釋法的爭議點

釋法的主動權

基本法第158條清楚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是唯一認可機構可主動向人大提出釋法請求,但在上述5次釋法中,只有2011年剛果民主共和國案是由終審法院主動提出人大釋法,其餘4次,均是人大自己主動釋法,或是由時任的行政長官提請人大釋法。這些破壞香港司法獨立,根本上違反基本法的行為,多年來引起法律界及民主派人士的批評。基本法是在港實踐「一國兩制」的先決條件,早在1999年,中共政權便主動撕毀這份締約。井水不犯河水,河水必定犯井水這事香港人到底明白了多少?

可以進行釋法的範圍

基本法第158條清楚列明只有涉及法庭判案,人大才可釋法,而非各界在理解基本法上有差異也可尋求人大釋法。除2011年的剛果民主共和國案,2004年的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2005年的補選特首任期問題明顯不屬於「法庭判案」的範圍,人大卻三番四次地濫權,一而再,再而三地踐踏基本法及本港司法系統的獨立性。

釋法中有關條款的所屬範圍

基本法第158條清楚列明人大只可為中央與香港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香港的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補選行政長官的任期,甚至現時的立法會宣誓事宜,哪一項是屬於「中央與香港關係」? 多次人大釋法中,僅2011年的剛果民主共和國案是關係到中央外交的問題,其餘的毫無疑問是本地事宜,是香港自治範圍內的事情,何來什麼中央與香港關係?

釋法的時間點

基本法第158條清楚列明出只有在案件有終局判決前時,由香港法院向人大提出釋法呈請。即當本港終審法院已對案件作出最終裁決時,不能依靠人大釋法推翻結果。以1999年吳嘉玲案為例,人大在案件有了終極判決時,違反基本法158條,主動提出釋法,推翻終審法庭的判決。嚴重打擊終審法院的權威,此舉更觸發香港法律界首次的沉默大遊行。

再以今次立法會宣誓爭議為例,人大在高等法院已展開司法程序及還未有任何終極判決時便主動提出釋法,向本港法院施壓,扮演著審判此案的「主導者」,直接衝擊香港的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此先例一開,是否告訴大家,以後只要人大認為有需要釋法,便可架空香港的司法系統,直接代替香港法院,在香港實行人大自以為是的審判、 做到真真正正的一國一制? 

小結

在人類文明發展中法律是不可缺少的支柱。法律用以規範個人行為、制衡當權者的權力,是社會道德的最後一道防線。法律不是政治工具,法律更不是政權玩弄戲法的場所;所有憲法、法律規限也依賴締約者共同跟從才有其規範效果。筆者寄語這個克伐怨欲、目空一世的中共政權,官迫民反,歷史從來都是不斷重覆迴轉的。

 

作者簡介:我思故我在。土生土長香港人,平凡九十後, 忠於自己,每天上山下海找尋世界之最......最適合自己的一塊桑田。平日閒來寫寫文章,解解鬱悶,只為找志同道合的知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