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心正,世道正

2019/10/21 — 10:41

梁振英,圖片來源:梁振英 facebook

梁振英,圖片來源:梁振英 facebook

寫了給梁振英的公開信後,很感謝網友留言支持鼓勵。亂世當前,唯有人心可貴,人心不死,世道不會淪陷。

有網友提醒我,寫這種信給梁振英,對他不會有什麼作用。這我當然明白,人是服從於權勢和私慾,還是服從於公理和良知,本來就是人與人之間最大的分別。梁振英早就有立場,我怎麼可能去改變一個有志幫共產黨來改變全體香港人的人?我沒有天真到想影響梁振英,他要帶著花崗岩腦袋去見毛澤東,也和我沒有一毛錢關係。

本來我是想以「評梁振英致段崇智校長的公開信」來寫的,但下筆時感覺不痛不癢,才索性直接以公開信的形式。表面上,我和他說點道理,其實我的目的只是想幫段校長說幾句公道話,替抗爭前線的年輕人說幾句公道話。

廣告

梁振英的公開信當然帶有威懾目的,不但威懾段校長,也威懾其他的大學校長,因為他貴為「國家領導人」,又曾任特首,大學校長不得不看他的臉色,他的公開信對段校長和其他大學校長都會產生壓力。但世上的事,只有正與邪﹑對與錯的分別,沒有地位高低的分別。地位高的人做錯事說錯話,不會因為他地位高就變成是對的;同樣的,地位低的人也不會因為他地位低,他做對的事說對的話,就會因為遭到地位高的人反對,而變成錯的。

正與邪﹑對與錯建基於公義和常理,而不是建基於權勢。

廣告

此外,梁振英的公開信也寫得太差,差得讓我不相信他曾經做過特首,他那些謬論是任何一個有普通常識的人都可以駁倒的,只是大家都懶得去理他而已。我大把時間,未免多事,把他的文章看一下,就發現駁倒他不難。一篇狗屁文章可能對主持公道的大學校長造成政治壓力,那就值得去反駁他,以便維護社會公義,讓正義企定,得以伸張。

有網友不同意我稱他為「國家領導人」,所以我今天用引號引起來。平心而論,作為政協副主席,他在政治地位上,算是副國級。雖然香港實際上已差不多「一國一制」,但我們目前還沒有其他辦法,和這個凌駕在我們頭上的政權作切割,所以,比較合理的寫法,就是用引號,引號裡的內涵,各人自己去理解好了。

有人翻出梁振英八九六四時的公開講話,提醒我此人一向首鼠兩端的作風,我一笑置之。人各有志,人各有格,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言行負責,無法躲賴,他的問題只是如何向黨交代而己。他一定是交代清楚了,作了深刻的檢查,否則他是做不成特首的。有政治就有政客,有政客就有這種嘴臉,有這種嘴臉才有我們的不屑。

有人提醒我梁振英會把我告上法庭,我猜梁振英不會那麼「益」我。我一個小人物,說幾句他不中聽的話,就要和他對簿公堂,那我豈不是一夜「暴得大名」!共產黨有一句口頭禪,說是「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惧的」,被人說幾句就跳起來,只是暴露他的蠻橫和無能,有本事他就再反駁我,那才是在思想上見高低。共產黨的作風裡有一條是「批評和自我批評」,希望梁振英多一點自我批評,不要受不了別人的批評。

再說,我的短文無一涉及誹謗,也沒有無中生有,最多就是筆下有點諷刺。本來我也不想這樣,但心裡有氣,手下發癢,老年人倚老賣老,沒有那麼溫良恭謙讓,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有人勸我要出入小心,注意安全,我很感謝陌生人的關心,但別人要對我做什麼,我根本防不勝防。我寫了文章,得罪當道,就要承擔後果,有什麼後果,只有事到臨頭才知道。我已年愈古稀,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人心正,世道才正,世道正,政治才正,因此世道不靖時,人心更要正。梁振英的文章,壞在心不正,心不正的文章要喝止它,不然四處流毒,把是非黑白都顛倒了,天下就沒有說理的地方了。

有人勸我以後寫文章短一點,這一點要接受批評。人老了囉嗦,有時又擔心沒把話說清楚,難免東拉西扯,不著邊際。今日就此打住,關於梁振英,除非有新的事情發生,否則也不再糾纏。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