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心的仗

2015/5/4 — 21:28

Charis Cheung,80後,曾任教師,再回歸校園進修PhD。從課室走到街頭擔任義工,心裡常感謝在此時刻能身在香港,慶幸有份「在場」。

佔領期間,我在「夏慤村」遇上很多獨立又充滿個性的臉容:凌晨時分仍在自修室指導學生的老師;大清早便開工的木工伯伯;送湯、送蔗水、送紅棗蜜、送熱朱古力的年青人;印衫、印環保袋的義工...幫人寄postcard 的、幫人影相的、鼓勵人寫信溝通的、呼籲人思考如何把「雨傘精神」散落社區的市民...還有,不惜工本不停自費製作「雨傘運動紀念品」(如年曆咭、鎖匙扣、鉛筆、頸巾)派送給在場人士的營地朋友。不能一一盡錄。

我跟友人說:「經歷了這兩個多月,『我愛香港』這句話的內容豐富了許多。除了一份『生於斯、長於斯』的共同感覺外,還承載著很多經歷、很多故事...很多萍水相逢,在此時代一起走過一程的『戰友』。」

廣告

所以,我還是感謝!雖然我明白現實有其殘酷。我們在這兩個多月築起了「夏慤村」,但同時也要面對很多「暗角」、旺角黑夜、以及「香港」在「夏慤村」以外的另一面。但,我還是感謝!到有一天,當有人勸我不要太天真,或當我未來要繼續面對傳媒的偏頗、社會的不義時,我會告訴自己:「要記得,我曾經見過、經歷過的美好;然後,我不放棄相信『人心渴望成就美善』的可能!」

始終相信,真正的戰場,是人心。而我能打的仗,在我的心裡。在憤怒時、悲痛時、面對瘋狂的暴力、權力的傲慢、或是因身邊人的犬儒、冷漠而受傷時...我要面對的,仍是我的心。如何回應:是否仍然選擇愛?

廣告

這兩個月的體驗是,「愛很難」。愛可愛的易,愛不可愛的難。迎接生命中美好的易,承受生命中的傷痛與失望難。劉進圖先生說:「面對暴力、不讓仇恨與報復的心情佔據,而失掉『活在愛裡的自由』。」好難!所以,才是戰場。而我但願,能好好打這場仗。

面對將要清場的金鐘,想到一路走來的戰友,以及眾多默默無聞的無私付出,我只覺有幸同行。想到我們走過的這段路,並將要面對的結束與新開始,想跟戰友說:「我覺得,我們要『贏』,不是『贏』在爭取到多少民意,不是在於能改變人大落閘,甚或...不是在於最終能成功爭取到真普選。如果我們要『贏』,是『贏』在,我們沒有因對手的卑劣,而變成像他們一樣卑劣的人。」

想起德蘭修女的話:

「人們不講道理、思想謬誤、自我中心,不管怎樣,總是愛他們;
 如果你做善事,人們說你自私自利、別有用心,不管怎樣,總是要做善事;
 誠實與坦率使你易受攻擊,不管怎樣,總是要誠實與坦率;
 你耗費數年所建設的可能毀於一旦,不管怎樣,總是要建設;
 人們確實需要幫助,然而如果你幫助他們,卻可能遭到攻擊,不管怎樣,總是要幫助。」

(引自Lucinda Vardey:《一條簡單的道路》(新店:立緒文化),頁166至167。)

如果可以如德蘭修女所說「不管怎樣」,那就是「冇得輸」!

不因為別人犯錯,而我不做我相信是對的事。不因別人醜惡,而摧毀我本有的善良。不因別人暴力,而我放棄和平。不因別人恐懼、自私、冷漠,而我不再相信溝通、不再相信愛。

面對香港,面對中國,面對將要繼續踏上的抗爭長路,面對霸權的壓迫,面對未來艱難而不能放棄的每一個對話... 我認為,要留給自己的、留給香港與下一代的,是這「冇得輸」的心。因為,唯有如此,我們的社會才有未來。

PS:心知,其實我的「戰友」並不用我提醒。毋忘初衷!互勉。

 

【編按:本網正刊出《傘下細雨》書中部份章節,本文為其中一篇。另看書本網站瀏覽其他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