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權小知識】公安惡法損害表達自由

2019/8/19 — 19:25

資料圖片:2019年7月22日凌晨,元朗西鐵站附近南邊圍村(RTHK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2019年7月22日凌晨,元朗西鐵站附近南邊圍村(RTHK片段截圖)

7.21 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示威者和市民事件,至今仍未有涉案白衣人被檢控;反觀反送中修例的示威者被迅速落案起訴《公安條例》下的暴動罪,令人質疑選擇性檢控。[1]

聯合國曾多次關注《公安條例》部份條文含混,可能損害和平集會的權利。讓我們看看相關評論。

表達自由與和平集會的權利屬憲制權利,受《基本法》第 27 條、按《基本法》第39條適用於香港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 19、21 條和《香港人權法案》第 16、17 條所保障。若要限制,須有明確法律規定,且出於必要,合乎比例。

廣告

《公安條例》乃規管遊行集會的法例,涵蓋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之規定、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非法集結和暴動罪等。一直以來,公民社會批評《公安條例》不合乎比例損害表達自由及和平集會的權利,打壓反對聲音,亦稱「公安惡法」。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負責監察各地實施《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情況,亦於香港審議結論關注《公安條例》過度限制和平集會的權利,促請港府檢討和修例。

廣告

譬如在 1999 年審議結論中,委員會「關注當局可引用《公安條例》,不當地限制市民享有公約第21條所保證的權利」,並促請港府「應檢討及修訂該條例,使其條文符合公約第 21 條的規定」(段19)。

又如在 2013 年審議結論中,委員會再次關注「《公安條例》中的某些詞語,諸如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或非法集會,其實際適用可能會造成對《公約》權利的過度限制」,並促請港府「應確保《公安條例》的實施符合《公約》的規定」。(段10)

事至今日,公安法繼續成為政權打壓請願示威的方便工具。當局應全面檢討和修例,以符合公約。

註:

信報。〈質疑律政司選擇性起訴 查錫我:做法危險。〉2019 年 8 月 7 日。明報。〈鄭若驊:檢控無受壓 不評論 7.21 白衣人未起訴〉。2019 年 8 月 19 日。

延伸資料:

1. 香港人權監察《「非法集結罪」惡法應予廢除》2010 年 12 月 20 日

2. 香港人權監察《修改《公安條例》的意見》2000 年 12 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