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權小知識】我們與酷刑的距離

2019/8/21 — 10:20

北區醫院虐打案片段

北區醫院虐打案片段

昨日(20 日),有警員懷疑向已綁在病床上的被捕醉酒長者動用私刑的片段曝光,不禁令人思考港人與酷刑的距離有多近。讓我們看看禁止酷刑的人權標準。

人人免受酷刑屬絕對權利,無論任何情況,包括戰爭狀態或威脅、政局動蕩或緊急狀態,皆不能施以酷刑。它亦是我們的憲制權利:《基本法》第 28 條訂明「禁止對居民施行酷刑」;載於《基本法》第 39 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7條及其本地法《香港人權法案》第 3 條訂明保障「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

默許與出手,同屬酷

廣告

此外,適用於香港的《禁止酷刑公約》訂明政府有責任採取有效措施,禁止「由公職人員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職權的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許下造成」的酷刑。

服從上級命令並非合理辯

廣告

根據公約,酷刑就是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報或供狀」、「他或第三者所作出或涉嫌的行為對其加以處罰」、「恐嚇或威脅他或第三者」或「基於任何歧視」而「蓄意使某人在肉體或精神上遭受劇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為」。 (第 1 條)即使涉事公職人員只是服從上級命令,亦不是施行酷刑的理由。(第 2 條)

縱容酷刑,損害法治

一旦出現涉嫌公職人員施行酷刑的個案,當局應迅速和公正調查事件,將施暴者繩之以法,並作出相應檢控和處罰。當局應確保「申訴人和證人不因提出申訴或提供證據而遭受任何虐待或恐嚇」(第 13 條)以及受害人得到補償(第 14 條)。若當局未有嚴正處理酷刑個案,就會縱容、鼓勵和默許公職人員施行酷刑,破壞法治與人權保障。

本地放生,他國仍可檢控

如果當局放生懷疑施行酷刑的公職人員,該人員踏足其他《禁止酷刑公約》適用的地方,仍有可能在當地被捕和檢控。因為公約訂明,締約國如在其管轄領土內發現有被指控犯了酷刑罪的人,而該人所屬國家沒有刑事檢控,該締約國便應自行對該人提出起訴。(第 7 條)

即使未達酷刑程度,仍可構成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政府仍有責任防止其出現(第 16 條),包括迅速公正調查酷刑指控、培訓相關公職人員、「有系統審查逮捕、拘留或監禁的人進行審訊的規則、指示、方法和慣例及對其拘留和待遇安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