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最驚濤駭浪的半年:我乘著浪看風飄去 不覺心煩只覺平安

2017/11/29 — 22:14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2017的下半場,是人生最驚濤駭浪的半年。

7月DQ、8月判刑、10月保釋、11月追薪,政權的魔爪像吊靴鬼般追著我跑,還有下年1月的終審上庭,未知會否回到監獄。身在局中,不得不過著顛沛生活,明早清晨或有警察上門逮捕起訴,不知道下年是議員還是學生,日日追著政治議程跑,人生規劃只是空談。

踏著無間面前路,每天好像在跑步機上追著理想,奮力著又不知何時到岸。一個個大浪迎面拍來,渾身濕透,再也無法退後。

廣告

早兩日回家時,母親一把捉著我,擔心我的狀況,問我怎麼辦。母親很擔憂,覺得我們是弱勢,又面對日益壯大專橫的共產黨,繼續抗爭只會落得更遍體鱗傷。

我又怎會不知道母親的擔憂和現在艱難的時勢呢。只是,面對厄困,除了堅毅地支持下去,已經沒有選擇──將我們身上的磨難惡運轉化成市民對民主運動的支持,以自身的付出壯大民主運動,不屈不撓。在這個時候屈膝,失去市民支持,就是告訴他們,恫嚇奏效了,他們毫髮無傷地贏了。

廣告

就算受挫,都要使我們體質更強、意智更堅、智慧更深,有對明天的希望,有對現況的清醒。

從監獄出來,我其中一個重要的任務是如何讓內心習得平靜,坦然面對眾多困難挑戰。失去議員資格,無法再繼續代表香港市民振臂高呼,坦白說,是很失落。失落在於,並不是名譽身份地位的失去,而是我看見城市中一大部份的人,他們的聲音不再在議會中有足夠的代表,他們的身影不再被看見。議會內沒有年輕人了,香港的代議政制容納不下他們。

回到生活,除了搬遷,不用開會,其餘沒甚麼變化。你們一樣在地鐵巴士上看見我,我一如以往與好友踢足球,望天,望海。即使是議員,從沒有侈華生活,就像我的出身,像草根般活著,有在崖邊茁壯的勇氣。所以,生活倒是好好適應,只是內心對於無法循制度代表香港市民,覺得有點空虛。

但,回到現實,只要有市民支持,又何須為此而煩惱?議事堂的確能夠讓你發表意見,讓市民看見,但真正的變革,從來都不在於此,在於我們任何人都能夠踏足的街頭,在於街角燃點的每顆星火。
我經常勤勉自己,一切只是過程,高高低低,從來沒有好壞之分,只有善惡,和信念。這些志向,支撐著你,走過烽火。

2017的下半場,是人生最驚濤駭浪的半年;我乘著浪,看風飄去,不覺心煩,只覺平安。

感謝身邊的人,給我最美麗的花火。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