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類與 AlphaGo 的差別:自省

2016/3/14 — 10:4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寫這篇文章,不是為人類爭辯甚麼。

這星期一直追看 Alphago vs 李世石的世紀大戰(有兩場甚至完整地看直播),我自己作為神學人,作為科技迷,少不免思考類似這樣一個神學問題:究竟 AI 與人類的差別在哪裏呢?直到昨天李世石追回一局,我彷似稍有一點啓迪:

或者,差別在於 Alphago 不會自省。

廣告

「為甚麼我會輸掉呢?」李世石每一晚都在問這個問題。然而,Alphago 輸掉卻不會。「會思考」與「會反省」是兩碼子的事。反省是人類獨有的功能(當然,世界上也有不懂反省的大笨蛋,不過,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Alphago 的思想只能「向前走」。面對失敗,Alphago 可以學習更多棋局、搜索更多可能性、理解更多變化。不過,對不起,它從來沒有「被預設」一個反省的功能。

因為「反省」全然是思考的另一種玩法。

廣告

反省需要回憶。回憶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或者AI 能夠檢視過去的檔案,不過,回憶其實不是純粹機械式的檢閱過去。就算AI 能夠檢視過去,它也只懂得把過去當作現在來分析。然而,人類的回憶卻是很奇妙的,因為回憶是被動的——不是腦袋尋索過去的片段,而是自我中過去與現在的相遇。因此,在回憶之中,「過去的我」與「現在的我」在進行一種沒有主體-客體之分的交織,「回憶」就在這交織中形成——過去的片段往往像浪花般毫無道理地闖進了我的思想。這個模模糊糊與過去「自我」的接觸,造成人類獨有的回憶。

基於以上模模糊糊的自我交織,人類的回憶往往不是客觀的。面對回憶,人類往往耿耿於懷(詳情可參考早前熱播的《羅生門》)。或許,AI 能夠加增一個檢索過去片段的功能,但是AI 卻不會對過去耿耿於懷。它不會失眠,不會執着,更不會選擇性失憶。當然,耿耿於懷、執着、選擇性失憶,這些都不是好事,但是,其實這些不完美的主觀因素正是靈魂的獨有特質。靈魂的思考沒有AI 般完美,這卻成就了靈魂不可取締的特質。

聖經《創世記》記載人類的錯誤,以及人類對這錯誤的回憶與反省:

耶和華上帝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裏?」
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
耶和華說:「誰告訴你赤身露體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嗎?」
那人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
耶和華上帝對女人說:「你做的是甚麼事呢?」
女人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

從以上對話可見,亞當與夏娃被上帝追問着過去——人類在回憶,人類在反省:「為甚麼我會犯錯呢?」然後,無疑,他們的回憶是零散的,他們的反省更是片面的、主觀的、不完美的。因此,我們可以這樣說:他們是餒弱的。不過,這片面的回憶、主觀的反省、餒弱的表現,卻是靈魂不能被複製模仿的本質。

前陣子有基督徒問:「如果AI 擁有意識,那麼它需要上帝的救贖嗎?」我的答案是:不需要。問題不是 AI 有沒有自由意志,會不會思考「惡事」,以致會不會有「犯罪」的可能。而是,「罪」這回事,神學的角度來說,從來都是靈魂的「專屬玩兒」。從奧古斯丁的觀點來看,「罪」與「惡」是兩回事。雖然兩者都可以導致可怕的結局,但是上帝將人類的敗壞判斷為「罪」;其他一切偏離「善」的事情稱為「惡」。因此,犯罪是人類靈魂的獨家錯誤。或者AI 可以模仿許多人類靈魂的功能——思考、判斷、甚至感情,但是,就算事物A 能夠模仿事物B 的一切,但這卻不代表A事物等同於B 事物。

因此,可以這樣說:「犯罪」是靈魂獨有的問題;同樣,「悔罪」也是靈魂的獨有特質。上帝創造人類,可貴的,就是懂得反省。因為沒有反省,就沒有悔罪的可能。

「為甚麼我會犯錯呢?」這問題,其實很了不起。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