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什麼時候批評政客是言論自由 什麼時候會變成誹謗?

2017/5/26 — 15:44

繼梁振英告梁繼昌誹謗後,何君堯又告任建峰誹謗了。究竟,什麼時候批評政客是言論自由,什麼時候卻會變成誹謗?我嘗試粗略說一說。

要控告別人誹謗,首先要証明有關言論是指他自己,然後又要証明言論貶低了他。這個很容易理解,我說你光明正大,你告我什麼? 又或者,我說阿茂虧空公款,又不是說你,你告什麼?

廣告

但只要原告証明了上述兩點,那就輪到被告去申辯了。怎樣申辯?

如果你說的話是在法庭或者立法會上說的,最好辦,因為那些言論是受保護的 (privileged)。其次,是工作上說的,好像,我是你的上司,我在你的評核報告上寫的,就算把你踩到一文不值,一般來說也是受保護的,但若果我寫好報告了,還要周圍唱,那我還是可能被告的。

廣告

如果都沒有保護的話,怎樣申辯?

那要先搞清楚你的言論是在陳述事實還是在發表意見了。如果我說,XX局長虧空公款,那當然是陳述事實。但如果我說XX局長因為中學還未畢業而沒有足夠水平坐那個位的話,那只要他真的中學未畢業,那我不過是就當局長應有的水平發表意見而已。

如果我說XX局長虧空公款,因而被告誹謗,我就要証明他真的有做過了,就算不能百份百証明,最少也要大致上証明 (justification)。因此,沒有足夠確實証據下,不要一口咬定某某人做了什麼壞事。

如果我只是發表意見呢? 那就容易得多了,意見沒有真假之分,我只須証明我真心相信我的意見就好了 (fair comment),就算我發表意見其實另有目的,我也不算誹謗。

用上述的例子,只要那局長真的中學未畢業,而我又真心認為他因此唔夠班,那麼,就算我批評他的背後,其實有我的政治目的甚至個人目的也好,我也不算誹謗。

講句題外話,美國法律下,政客這種公眾人物要告別人誹謗,難了,因為要掉過來,由政客自己証明,有關言論不但是假的,而且被告明知是假,又或者完全不管是真是假就就拿出來發表,這樣才真的告得入。

為什麼呢對政客如此苛刻? 因為美國法庭認為,你貴為政客,隨便開句聲就能夠馬上開記者會,為自己澄清了,法律不用特別保護。相反,大眾對政權的監督卻甚為重要,因此不能對批評政客的言論太嚴苛,以免窒礙民主。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