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仇恨乃是群眾的本質?

2019/8/15 — 14:43

在歷史上,群眾運動往往是推動社會變革的動力。但與此同時,群眾運動也會造成毀源性破壞,例如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從社會心理學(Social Psychology)的角度,我們可以如何理解「群眾」的心理特徵?

✽ㅤ✽ㅤ✽

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古斯塔夫.勒龐(Gustave Le Bon)在 19 世紀未出版了一本書《The Crowd: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被譽為是群體心理學的經典。勒龐認為,群眾(Crowd)擁有其獨特的特徵,與個人的特徵非常不同:個人是有意識,但集體是無意識。群眾在組織化的過程中,每個成員的觀念和想法會漸趨一致,他們自覺的個性、個人意識會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集體的群眾心理,即是受情感、本能、慾望等無意識因素支配的心理。

廣告

書中列舉不少群眾的特徵,其中有三大特徵,值得我們留意:

  1. 群眾是衝動的奴隸:獨立個體也會受刺激而衝動,但個人的大腦會控制,而群眾則缺乏這種能力。
  2. 群眾只會被極端感情所打動:不論好壞的群體情感都會以極端簡單與誇張的形式展現,並通過暗示和相互傳染迅速散播開來。
  3. 群眾是矛盾共同體:群眾有時殺人、放火,無惡不作,但有時也表現出無私奉獻、勇於犧牲以及公正無私這樣十分高尚的舉動。

群眾心理是具有非常大的傳染力(Contagious),置身在群眾中的個人是很難保持自己的個體性(Individuality),很容易便隨著群眾心理和本能行事。若展現出一些大眾認為不理性的特質,例如瘋狂、衝動、偏執、盲目、狂熱、易被鼓動等等,是無可避免的。

廣告

✽ㅤ✽ㅤ✽

示威者是抗爭者抑或暴民或許只是一線之差。然而,勒龐的分析傾向不信任群眾的本質,但群眾也是人,發生在人身上的東西就不會是必然。我們看到反送中運動一直以來,都充滿著無限可能性,同樣地,群眾亦可以有無限可能性。

與勒龐同期的社會心理學家加布里埃爾・塔爾德(Gabriel Tarde)則有著相反的分析。他稱呼群眾為公眾(Public),並認為在大眾傳播的年代,Public 是 changeable 和 persuadable。個體與個體之間會在公共空間中溝通、對話和討論,而這些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會找出一些彼此的共同意義。這種互動過程有熱情有憎恨,但同時包含判斷力和反思精神,並不是勒龐所說的群眾,只有瘋狂和無知。

我們一直爭取的,是自由、公義和理想,所以我們亦應該有信心,我們是可以超越自己,不斷進步,成為理想。

「真正的公義還未來臨,你們或許因而心中充滿憤怒,這乃是人之常情。但我懇請你們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在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

ㅤㅤ— 梁天琦

 

#團結一致對準政權
#不割席不篤灰不指責只提點
#不完美可接受會改善
#總之核爆都唔割啦

睇政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