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仇恨是沒有出路的

2016/2/19 — 8:25

大年初一晚上,彌敦道磚頭處處,發生過多場警民衝突。

大年初一晚上,彌敦道磚頭處處,發生過多場警民衝突。

人性中,有善、亦有惡。而在萬惡之中,最毒的就是仇恨。

仇恨最恐怖之處,就是它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有一些合情或合理的起源。族群仇恨通常都源於族群間的資源分配難題。宗教仇恨不時都源於某一宗教的腐敗或迫害異己。階級仇恨及政權與人民之間的仇恨很多時都是源於社會的種種不公義。執法人員或軍隊對人民的仇恨雖然有政權為他們「洗腦」的成份,但這亦靠他們去到前線後受到某些人民對他們的不仁才會被確認的。

仇恨能潛伏多時。但它一爆發(可以是「即興」、但更多是政治或社會派系推波助瀾),就很容易一發不可收拾,直至一切被燒到只剩下灰燼。族群仇恨可促成滅族;宗教仇恨可促成過百年的戰爭;階級或政權與人民之間的仇恨可以促成互相批鬥;執法人員或軍人對人民的仇恨可以促成他們毫無悔意地把市民視為獵物那樣亂槍掃射。以上每一種仇恨更會在燃燒完異己後就開始向內燒,創造更多內部批鬥、廝殺。

廣告

所以,仇恨是不可取的,因為它破壞力極強。可惜,香港現在逐漸走入仇恨的道路。

在年初一的事故後,警察及在建制內的人士對於非建制人士(特別是對政權不滿的年輕人)由最近幾年的煩厭逐步升級為仇恨。經過一夜被強烈地攻擊,有些警察看來已經被仇恨攻心,覺得在群眾間開槍是正常的、虐打被捕人士是合理的。政權強硬地不願去了解事故帶出的深層次問題,只顧仇視一切為暴亂、造反。建制內有人把一些香港人視為「禽獸」,亦有人說警察應該更強硬,射殺一些不應再被視為「香港人」的「暴徒」(南美軍警過往大肆射殺平民就是從一種把平民仇視為非人的「害蟲」而開始的)。這種充滿仇恨的表態、言論亦滲透入社會,近日無論我或一些朋友都從身邊的人聽到支持虐打或射殺群眾的看法。

廣告

然而,在非建制一邊亦有一股仇恨甚重的聲音。這股聲音在網上發表仇警的言論都不在話下,但他們同時亦排他性極強,基本上不是與他們一致想法的就會變成這股聲音的仇恨對象。再者,就算在旺角事故前,他們都已經以族群仇恨來做政治賣點(對內地政權踐踏香港堅決反對與仇恨內地人是兩回事)。有這股聲音的人更說,為求他們達到帶動的各種目的(有些目的與爭取民主自由的主流人士相似,但動機就多了份排他的仇恨),做事可以沒有甚麼底線。我亦在身邊聽過一些聲音,說「孫中山都暴力」、「曼德拉都暴力」。

但歷史給我們的教訓很清楚:仇恨是沒有出路的。權貴及執法者以仇恨對待人民就只會令社會反感、怨氣加深,使到他們的離心更大。這種以仇恨去管治的模式亦會摧毀一個社會有效運作時必須有的互信,使社會、經濟、政制日趨癱瘓。至於以仇恨去抗爭的人士,或抱着求變心態支持這股聲音的人士,他們需要看清走上這條道路的後果。就算這股仇恨能較快地(但我對此存疑)帶來動力去推動或推翻某些事或制度,大家以為仇恨就會就此「收手」嗎?無論是政權、宗教或團體,人類歷史充滿了靠仇恨「達標」後不能自拔、繼續沒完沒了的內鬥、廝殺。

至於孫中山及曼德拉的例子,他們的確是有暴力。但他們的出發點絕不是仇恨:孫中山很着重仁愛、信義等價值觀,而曼德拉就算是動武時都時常要抗衡反種族隔離運動內一些仇恨白人的情緒。至少在理念上,他們整體來說都算得上是「暴亦有道」(請不要誤會,我個人在香港當下的環境是堅守非暴力原則的),而從不是「沒有底線」。

仇恨,是一股很強大的力量,因而很容易被誤會為是一股能夠扭轉乾坤的力量。但仇恨亦是易請難送的,凡是請它來去做事的人,都很有機會遲早被這股力量活生生地吃掉。我呼籲香港各方能先放下仇恨,不要把香港帶上玉石俱焚到只剩下灰燼的不歸路。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