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8/4 - 23:31

仇恨螺旋升級,林鄭最後的贖罪機會

林鄭月娥,一個天主教徒,一個相信上帝已在天堂為她預留位置的教徒;你治下的香港,仇恨的螺旋在你兩個月不作為之中,無限升級;仇恨滋生仇恨,由你一手造成,你手握權力,卻無所作為,我真的好想知道,你是否對得住你上帝的感召,你是否對得住耶穌的大愛。

香港警隊,受盡千夫所指,也許他們還不明白,顯著比例的市民容忍甚至開始接受激進示威者的暴力,又是為了什麼。

警隊,理論上只是管治的工具,他們的警棍、催淚彈、胡椒彈、橡膠彈、布袋彈與水炮車背後有一個大腦;警隊,理論上只是這個大腦的手手腳腳,示威者本來不需指罵這些手手腳腳「你好暴力」,要指罵,應該罵幕後指揮者。

可是,現在已經無人搞得清楚,誰是特區政府的大腦,理論上是林鄭,但她龜縮無言,同時放任手手腳腳失控;理論上張建宗是警員頂頭高廿九幾級的上司,員佐級協會可以公然發聲明「強烈譴責」張建宗;理論上公務員不得收受利益,但警隊的幾個基金可以收捐款逾億,警隊究竟為誰服務究竟還講不講中立?理論上執法檢控有原則有規矩,黑衣人無差別被即時控告暴動,但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而警黑更搭晒膊頭暫時無人落案,正是強國版公檢合作;理論上警察講「法治」與黑社會誓不兩立,但元朗黑夜,警黑默契昭然若揭,背後更有中聯辦身影。

林鄭隱身、中聯辦隱身、黑社會隱身,警察成為得到祝福的幕前打手。警察本來只是管治的工具,但失去制衡後,惡獸演化出自己的生命。現在,平民鬥平民,前綫警員惡鬥示威者,紅螞蟻鬥黑螞蟻,是否就是權貴中人的劇本?是否就是林鄭月娥樂見的機遇?警察是否甘願成為爛頭卒的角色?

林鄭月娥數年前接受陳志雲訪問,談到挫折,她回答,自己年年考第一,獨是有一次中期考,只得第四,哭得一塌胡塗;陳志雲說「我直情覺得你有心理問題」,然後追問「你如何終止你的淚水」?林鄭回答:「我考番第一。」並且以後每次都考第一。然後,林鄭露出了高興的笑容。

闖了大禍,林鄭的舉動,旨在穩住保皇黨支持,穩住槍桿子軍心,她在意自己的權力,「好打得」的另一面就係「唔輸得」;林鄭按兵不動,靜待時機,兩個月來,仍然希望伺機反撲,重奪她的考第一;兩個月來,政府對民情的冷漠變本加厲,管治威信不斷惡化,林鄭已經失去公務員支持、失去各個專業界別支持、失去民心、失去一代年輕人,還會支持這個政府的人,大概只剩下警隊與黑社會。

林鄭政府繼續無人駕駛,以為發聲明發射催淚彈就能夠令民意逆轉,已經證實一敗塗地,正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雖然林鄭只是一個傀儡,但傀儡也有掙脫枷鎖的時候,而且法理上她手握權力。

解決辦法,很多有識之士早已苦口婆心提出過,方案很務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調查警方及示威者行為,檢討政府處理手法,探討和解方式;宣布停止檢控所有涉違規警員及涉違法示威者,直至調查委員會發表報告;林鄭亦應同時宣布,為警隊為市民引起麻煩,鄭重道歉,善後工作安排好以後,將會辭職,並同時建議繼任特首按《基本法》容許的權力,特赦所有犯案而被法庭判罰的人。

一切都合法,都是林鄭依法辦事本來有權做的事。警隊可能不高興,但我深信警隊之中,有深明大義之人;中聯辦與中央政府肯定不高興,但一國兩制賦予特首這些權力,一切只是依法辦事,如果中央為此反枱,就更能突顯千古罪人其實不是林鄭。

這並非投降不投降的問題,是這個管治團隊決意把香港推落深淵,或是臨崖勒馬的最後選擇,也是一個傀儡能夠阻止悲劇的最後機會。但願你的上主,能賜你勇氣與智慧,就為香港,做最後一件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