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天我

2015/12/8 — 11:06

圖片來源:梁振英 facebook

圖片來源:梁振英 facebook

第一眼睇,梁振英旁邊果位油光滿臉的儍笑肥佬係邊個?

人生充滿陷阱,隨時失足、無力挽;當你想搖滾、講理想,一張笑騎騎的合照selfie,足以蓋棺定論。

死於一個與梁振英的自拍,歷史在重複,不須唏噓。

廣告

我成長於那個年代,就是「今天我」是派台歌,第一次聽《海濶天空》,不是遊行集會,是在商業電台,新鮮一曲,那是1993年。

廣告

也就是,每天哼着「今天我,寒夜裏看雪飄過,懷着冷卻了的心窩漂遠方」時,家駒為了打開日本市場,去日本宣傳,在一個荒唐無聊,他應該會鄙視的遊戲節目中,上天開了一個玩笑。

每次聽到「今天我」,我聽到的,是一場人世間的悲劇。是故,我從不敢跟唱。

我曾經喜愛的歌手,都死了,陳百強、黃家駒、張國榮、梅艷芳。

活得好好的那位,叫譚詠麟。

人的成長,就是一個理想磨滅的過程,beyond的歌,早已預告。例如這首,真實得,有點冷酷。

當人們一一跪倒時,就看誰能堅持到最後;當不肯跪倒的人變得瘋狂,我只願成為最後一個變瘋狂的人。

堅持不跪不瘋,可能,就是路;最少,無走錯路。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