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天我

2015/9/30 — 15:17

雨傘運動開始時, 我覺得香港可以靠民眾力量, 令政府改變施政, 我真的相信有商有量, 我真心以為香港人仲有希望。

雨傘運動開始時, 我覺得香港可以靠民眾力量, 令政府改變施政, 我真的相信有商有量, 我真心以為香港人仲有希望。

【文:一毫子】

一年前, 我政治冷感, 沒有登記成為選民, 只關心樓價、 股價、 英超, 同埋「幾時唔使咁wok」(按:行內術語,整句來說就是「不用太辛苦」的意思)。

然而, 一年前在9.28發生的雨傘運動改變了我。 我發現原來wok嘅唔止我, 仲有香港。

廣告

雨傘運動開始時, 我覺得香港可以靠民眾力量, 令政府改變施政, 我真的相信有商有量, 我真心以為香港人仲有希望。 然而, 隨著時間過去, 我只見到一個顛覆我認知的香港政府, 及作為香港人的無奈。 抗爭兩個多月, 不歡而散, 最後只在政改表決時換來「等埋發叔」此等笑話, 苦中作樂一番。

香港現時彷彿走進一個無盡旋渦, 不論是最近的港鐵大型行李選擇性定義、 一直存在的水貨客問題、 以至世界杯外圍賽中國對香港, 結構上都非常相似, 皆為群眾與官方授權組織的角力,即是音樂人vs. 港鐵、反水貨市民 vs. 警察、 球迷 vs. 足總。 然而奇怪的是,所有代表官方組織受靶的前線人員, 都只不過是「打份牛工」的香港人, 所以結果又是香港人鬥香港人, 而真正有權力影響大局的少數人, 就可以「食住花生, 等你打到無力, 然後睇定黎食」, 立於不敗之地。 試想想由始至終, 有沒有人因任何事件而問責下台?唉, 卿姐所言甚是,我們都是傻仔!

廣告

這種「集體性失焦」, 只會不停地為香港人帶來巨大消耗, 增加解決問題成本, 但確實又別無他法。 歸根究底在於在位者無需向群眾交代, 他們的「老細」肯肯定不是香港市民。

所以在不公平的框架下苦苦掙扎的同時,  我們亦需要考慮如何「刪掉重來」, 重新制定框架。 如果我們暫時未能令自以為「超然」的特首下台, 暫時未能令獨裁的政權倒台,我們至少還可以在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中盡最大努力, 選出能代表自己的理想人選。

今天我, 是一個選民, 仍然關心樓價、股價、英超, 同埋「幾時唔使咁wok」, 而我更加關心的是香港政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