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天是世界母語日,你說母語了嗎?

2019/2/21 — 18:05

圖片素材來源:台灣原住民族文化園區 facebook

圖片素材來源:台灣原住民族文化園區 facebook

Kin-á-ji̍t sī sè-kài bó-gí ji̍t , lí kám-ū kóng bó-gí ?
今天是世界母語日,你說母語了嗎?

世界母語日跟孟加拉的獨立有關。1952年2月21日,當時還屬於巴基斯坦的孟加拉達卡大學學生發表宣言,抗議政府不准他們使用孟加拉語,但他們得到的回應是巴基斯坦政府的槍聲跟子彈,多名學生在那場抗爭中喪命,為了紀念這場用生命捍衛母語的運動,1999年,聯合國將2月21日訂為世界母語日。

孟加拉人沒有因此放棄他們的母語,到了1956年,他們持續的抗議讓巴基斯坦政府終於把孟加拉語列入官方語言,雖然這仍改變不了孟加拉人就是文化次等公民的事實,但至少,語言成了他們凝聚民族意識的核心。1971年3月,孟加拉人決定宣佈獨立,巴基斯坦政府旋即展開鎮壓,屠殺了上百萬人,但孟加拉的自由戰士們並沒有屈服,越來越多目睹同胞受難的當地駐軍選擇加入獨立軍陣營,民兵也在各地組織游擊戰分散政府武力,湧入大量難民的印度開始支持孟加拉獨立軍並提供武器,最終,1971年12月16日,巴基斯坦軍宣布投降,全世界見證孟加拉國浴血誕生。

廣告

同時間,台灣呢?

巴基斯坦獨立的那年(1947),台灣發生 228 大屠殺,國民黨把機槍架在現今行政院的頂樓,掃射走上街頭抗議的台灣人,從此我們進入了噤聲的年代、白色恐怖的年代。

廣告

達卡大學生為母語殉道的那年(1952),中華民國頒布《加強國語教育辦法》,責成各級校長監督全校師生使用國語嚴禁方言,從學校開始,灌輸我們的孩子說母語是錯誤的、低下的、沒有知識水平的。

1972年,孟加拉獨立的第一年,國民黨開始規定電視台每天只能播 1 小時台語節目,黃金時段完全不准台語,而即使在「國語連續劇」中,也有使用台灣國語的潛規則,只有在罵髒話、演反派或是很苦、很窮、很倒楣時,演員會使用台灣國語來發音,潛移默化地讓台灣人覺得,台語使用者就是沒水準、就是低賤的次等公民。

這些政策,至今都影響著我們。

曾有個圖博(西藏)作家評論中國人時說:「最能代表中國人的一句話,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因為他們無法理解多民族共生的理念,所以中國人每到一個地方,必定是從語言文字開始,逐步地把當地人洗成中國人,否則他們就不會心安,現在他們在圖博、東突厥斯坦(新疆)、香港就是這麼做,而相同的洗腦工作,中華民國在台灣幾乎已經完成了。

去年,我們通過了國家語言發展法,明定所有族群的母語都是國語,但我們都很清楚這不過就是假平等,真正的「國語」只有華語。就像韓國瑜說的「母語回家學」一樣,中國人的語言可以在學校教,中國人的語言可以在每一堂課使用,而台灣本土語言的課程只不過每週 1 小時就被嫌多,而那 1 小時多數還是用華語在授課。原本應該是你的母語,現在卻要透過其他語言當媒介才能學習,還有什麼比這更悲哀的?

當同一個地區有兩種以上語言並行時,強勢語言都將消滅弱勢語言,因為「語言是為了溝通」、「講國語大家才都聽得懂」,弱勢語言必定會被限制在某些特定情境,越來越難以在其他領域上使用。這就是為什麼許多多族群國家都設有「語區」來保護特定語言,例如瑞士有德語、法語、義大利語與羅曼語等四個語區,比利時有荷語、法語區跟德語區,在這些語區中,「所有事情」都是用該語言進行,因為只有留在生活中的語言才是活著的語言,才是能持續跟著時代前進的語言。如果你覺得我們的母語文化是值得保存的,那逐步在特定區域推動全母語就是必要的措施,否則像台灣這樣把所有人都浸潤在華語環境中,本土語言終究會成為一種特殊技能,就像吊點滴維持生命的殘軀一樣,只活在母語課老師口中,命懸一線地代代相傳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