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天的陽光,一如十六年前般猛烈

2019/6/9 — 15:07

【文:李偉圖】

那一年,我們第一次上街,手上拿着董建華和蛋糕的海報,天空很藍,陽光很猛烈,一腔熱血和不滿,世界也不分黃藍,訴求只有一個。

那時我們也還年輕,當時大概從來未有想過,往後的日子,五十年不到,比董建華更不堪的,陸續有來。國民教育、各種各樣的大白象工程、釋法又釋法、假普選,我們熟悉而曾經引以為傲的香港,竟一天一天變得陌生。

廣告

我們想像不到,今天的立法會基本上已失去功能,反對派議員要參選,選舉主任竟有生殺大權,隨時 DQ。議會內由主席到祕書長,一切都在政府控制之下,那些法案的討論,一讀二讀幾多讀都好,在當權者眼中,都只是儀式,做做樣而已,他們日夜揣測,阿爺的心意,一收到指令,那些橡皮圖章議員,就急不及待按掣投票通過,聽話服從有效率。

逃犯條例的修訂,是因為公義?那為何又為商界豁免若干罪行?是因為港人在台灣殺人案?但台灣已表明,就算條例通過,亦不會提出移交;而且修訂後,香港法庭並沒有提出質疑的權力,提出移交的國家,只要送上文件,說疑犯犯案,而我們根本不能質疑證據的真假,然後特首點點頭,啟動移交,香港人就這樣肉隨針板上。

廣告

在各方反對,條例缺乏全面諮詢下,政府一直堅持上馬,那修訂真正的目的是什麼?是要打通中港法律的屏障?未來,銅鑼灣書店事件不會發生,因為一切都名正言順了。

香港人,走到今天,連催淚彈都嘗過了,你和十六年前的你,有什麼不同?是懦弱了嗎?沉默了嗎?麻木了嗎?還是每年那幾個日子,看見電視上那些年輕人的片段,還是會感到痛心?每天看見那些高官和議員的咀臉,就感到嘔心?我們的香港啊,究竟誰是這裡的主人,又有誰,比起土生土長的你,更明白這裡,更珍惜這裡?

今天的陽光,一如十六年前般猛烈,那時我們在陽光下慢慢地走,汗流浹背,心中只有一個堅強信念,一步一步,我們是香港人,我們用行動表達我們的意見,我們的不滿。

香港人,我們街上見。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