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日西藏、明日香港」?從中國因素探討香港前路

2018/2/4 — 19:26

資料圖片 l Mark Lehmkuhler @ flickr —Attribution-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D 2.0)

資料圖片 l Mark Lehmkuhler @ flickr —Attribution-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D 2.0)

【文:賓尼佛】

最近看多了文章,想記錄此刻對香港政局的認識和看法,望各位賜教(膠)。

無論是831框架、特首選舉、人大釋法、DQ議員抑或一地兩檢,都圍繞香港自治權和憲法的爭議。然而,法律文獻很清楚顯示,香港自治的法律和憲法基礎非常薄弱,就如浮沙上的碉堡。理論上,英國以至國際社會均有義務確保中國履行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保障香港自治,但實則上,因各種原因,西方既無太大能力亦無政治決心維護香港利益。因此有人斷言「今日西藏、明日香港」,既然共產黨可以對香港為所欲為,那麼基本法就如西藏的 「十七條協議」,只是給予共產黨更多時間,慢慢部署消滅和同化敵對力量的計劃(在港的實踐包括掌握對港移民權和西環治港)。

廣告

然而這種說法亦有粗疏之處,不僅忽略了香港的國際地位,亦忘卻了「十七條協議」簽署時共產黨兵臨城下脅迫西藏當局的歷史背景。以下列舉一些看法,試從宏觀角度看香港的政制前路。

(i) 共產黨是想保留香港現狀的,但不是全部保留,可以說,其原意是大部分保持不變。在當前大家憂慮「中共亡港之心不死」的時刻,作出這種判斷是十分重要的。歷史上共產黨曾有多次機會解放香港,將之拼入中共帝國版圖,但最後都沒有行動。包括在1949年美國「失去中國」後,英美都曾估算香港快將不保(這是由於香港保衛戰的經歷,證明深圳河邊界不可守);六七暴動期間,土共曾有收回香港之勢(他們較早前已掌握了澳門政局),最後由周恩來叫停;足見共產黨要「長期利用」香港,絕非虛言。直至港督麥理浩向北京提出97問題,中共才有收回香港的計劃。愚見是,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不僅要保留資本主義,實際上亦把港英殖民政府的行政主導治港模式幾近完整保留下來,與內地的黨國模式截然不同!(在後六四年代,港英實行變革,包括擴大代議政制、訂定香港人權法案,使原有模式「走樣」,這是別話。)

廣告

(ii) 保持香港某些現狀合乎共產黨的利益,這在中共改革開放時是不證自明的。近年流行一種輿論,說香港佔中國GDP的百分比已由90年代的30%下跌至近年的3%,香港地位已不再重要。然而,事實上,香港獨有體制繼續為中共帶來許多好處,不能單純從GDP數字看。詳見本港學者柯衍健的分析

(iii) 香港部分特質愈來愈威脅共產黨在中國的管治。挪威學者Stein Ringen在其著作The Perfect Dictatorship: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詳細描述了中共的獨裁黨國模式,「完美獨裁」是很吸眼球的標題,可能增加了該書銷售量,但細讀之下,Ringen對中共模式的績效,可以說是強烈否定的(effective but not efficient)。中共以爭取合法性(purchase legitimacy)和控制手段(controlocracy),試圖令幅員遼闊的帝國維持穩定,但經濟增長放緩、人民教育水平提升、對政府管治質素要求更高、互聯網促使資訊流通,都對管治者帶來挑戰。Ringen在全書末段推算中國未來發展,提出了多個情景,其中一個便是中共因一連串因素倒台,當中包括由港台傳播的民主思想(democratic contagion)。可見香港的民主自由之風,不止是香港內部事務,而是中共當權者的眼中釘。

威權模式和全面管治權,並非全然是為了報復雨傘運動。事實上,早在831「下旨」前,中共已在白皮書提出全面管治權的概念。站在中共當權者的角度看,為了全國管治穩定,凡是香港在政制、自由以至自治上的訴求,都應不惜代價以舉國之力打擊。但香港民情亦是要安撫的,因此棄黨員689而使用777這種投共港英餘孽,為民情降溫,讓香港順利過渡至新加坡模式,繼續以其獨有角色為中共服務。

筆者無意宣揚大中華統一思想,但香港人與國內人民已經是命運共同體。愚見是,只有香港和國內人民都持續大量動員,進行非暴力抗爭,民主路才見曙光。


作者簡介:翻譯人、左膠、知識愛好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