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仍然沒有忘記六四前的香港

2016/6/3 — 9:43

我仍然記得六四前香港傳媒有文化有文學有教養有學識。香港社會對文化科學藝術文學有感情;六四後香港傳媒全面墮落和退化;香港社會的文化質素和修養全面拉低全面退化。香港人自己不爭氣;六四後自甘墮落;整個社會走進低俗消費主義社會的市場地獄;香港人變成思想復雜頭腦簡單的動物型消費者 ;社會變成了市場。政府變成了一個沒有血性人情味的程序和制度。

六四後二十七年的香港已經不是六四的香港。我沒有忘記那個年代的香港。八九那一年我在港大念大一;那時的港大沒有什麼國際排名的壓力;那時的港大仍然不是一個人山人海的學店。學生參與六四是很自然的低調。後來影視圈的藝人參與;整件事就變成了全港娛樂政治活動了;所以真正忘記六四的是什麼人?

對於六四是反省太少研究太少情緒太多記憶太集中在一些相片上。六四後香港人集體低俗成全了一個八卦狗仔傳媒;把文革清算鬥人市場化商業化。最不幸的是把香港民主運動完全建立在八卦和狗仔傳媒糞土之上。

廣告

古惑仔無間道韋小寶醒目不學無術成為了香港唯一的 role model 。

二十七年後的香港;八卦狗仔傳媒被熱血 Facebook 一百條毛、本土、免費傳媒吸血鬼一樣被抽乾。傳統泛民只爭當官抽水;沒有踏實去實踐執政為民請命;出現本土去取代無力的泛民;官僚座大制度橫行養大領展和各種外判集團鬼仔。令香港人活在一個太平亂世。

廣告

香港要回六四時的正常香港?可以嗎?今天六四常常強調不要忘記;可能香港人是善忘的。所以提醒不要忘記。 八九年出生的香港人今天已經是二十七歲了;他們少年時期正正一本便利垃圾傳媒的高潮;消費享樂主義是核心是一切;平反六四是一年一度的活動。這樣的社會忘記什麼?記億什麼?大部分香港人是什麼?有人把責任推在黎智英身上;好像文革的所有責任推在毛澤東身上。沒有支持黎智英和毛澤東的精英和羣眾是成就不他們的行為。

我們不要忘記。

我們希望年青人不要忘記;不是只有不要忘記六四;中國革命一百多年;死了很多很多無辜的老百姓;這個由血寫出來的中國近代史;我們中國人都不可以忘記。香港在這一百多年的中國歷史裹面;是一個天堂。香港沒有出現比恐怖更恐怖的政治鬥爭;沒有出現鬥父鬥母的恐怖文革;沒有出無法無天的社會失控;最重要的是香港人可以單純地保留中國人的一些人性人情信任。這才是我們今天香港人需要的;民主是個制度;沒有人性人情信任的民主比什麼都更可怕。中國經過一百年的運動已經變成了一個沒有人性人情信任的社會;但世界永遠在變;中國也在變;香港也在變;香港人可以做的是把香港變得更好;香港好;中國好也許是有些一箱情願;有些感覺良好。因為中國好香港也不一定會好的;若果香港人不努力。

共勉之。香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