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仍然要相信 這裏會有想像

2017/3/26 — 17:11

作者按:本文寫於2017年3月26日,往香港船上。

作者按:本文寫於2017年3月26日,往香港船上。

得知林鄭月娥以777票當選的那刻,我在港澳碼頭,正思考着要買哪個時段的船票回港,想着想着,我記起了三年多前,一位前輩問過我的這道問題。

「你當初選擇不回澳門,留在香港發展,是因為這裏的機遇和希望,但當香港已經崩壞,逐步走向澳門,你又會怎樣呢?」那刻的我沒有回答,因為不懂得怎樣回答。

由2008來香港升讀大學到今天,接近十年了,好聽點說,我見證香港近年的急速轉變,難聽一句,我看着香港愈來愈衰: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三權分立早是笑話,連第四權都被收編得七七八八了,你說這裏還剩下甚麼?我會答你,這裏還有人。

廣告

就如不少澳門人一樣,最初來港的我都對香港人帶有「臭寸」、「世界仔」、「冷漠」的想像,但這九年多的日子裏,我有幸遇過有料又好人的良師益友,接觸過對未來有想像,而且身體力行要去改變大環境的同代人,也窺見了作為一個國際都市裏的國際公民應該有怎樣的態勢和量度,他們也許不是大多數,但這些人的確存在,也是這些人令我相信,要鬥/玩/捱下去,靠的,也只有人。

曾俊華是建制沒錯,就算我是1194之一,也未必會把票給他,但他的競選工程裏確實有一句話令我非常佩服:與其相信一個人,不如相信所有人。今天,曾俊華打着「希望」的旗號落選了,但是否代表大家的希望也同樣要被消滅呢?假如我們相信一個人能盛載所有希望、假如我們相信等待明君出現,就不必建設制度、假如我們覺得這裏真的沒有希望,那才是真真正正的沒有希望。

廣告

仍然要相信,這裏會有想像、能有希望。這是買了最快開出的船票,在大海中心的我想說的話,而假如我有幸再見到這前輩,我會說:澳門都還有人在努力,香港也未需要拋白毛巾;有賭未為輸,我會留下來,繼續玩。

寫於2017年3月26日,往香港船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